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修心养性 > 正文
一位法师的生命四部曲
来源:龙泉之声 作者:禅兴法师 发表时间:2015-01-13 08:43:34
字号: [双击滚屏]
出家修行,最主要的工作就是超越自我。怎么样在各种生活境界中,通过修行超越自我,跨越内心的种种障碍、瓶颈,把内心的烦恼一点点消除。当我们内心的善法不断增长,善的力量越来越强,恶的力量越来越小,不断地向着祖师大德、佛菩萨给我们指引的一个目标迈进,这就是自我超越的过程。




 

我把我这三十多年划分为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叫玩乐享受,第二个阶段叫学业有成,第三个阶段叫奉献他人,第四个阶段是超越自我。前两个阶段,是我学佛之前的追求,后两个阶段,是我学习佛法以后的追求。我这四个阶段的追求都是为了离苦得乐,只不过每个阶段,我追求的快乐不同而已。


第一阶段:玩乐享受


这是我的儿童时代。1974年,我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小时候,家庭环境还是比较好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都是教师。那时候还是文革后期,听家长讲,那个年代国家还很贫困,买粮食都凭票,但我的生活是很优越的,因为我是长子、长孙、长重孙。四世同堂,中国的传统又是重男轻女,对这样一个孩子,自然得到几辈人的关注。虽然当时物质生活很困乏,但是我的生活一点也不缺物质,好东西都集中到我这里来。家长省吃俭用,把他们要拿票购买的物资给我来吃。这是后来家长告诉我的,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太多这样的认识。但至少在我小时候的生命经历中,没有感受到什么痛苦。从小过来,一路都是比较快乐的,衣食无忧,家长对我也比较好,印象中我的父母从来没有打过我。


小时候也有些小的爱好,比如下象棋,这也是为得到快乐。下象棋就在琢磨,怎么样战胜对方,去思考,这也是一种快乐。那时我也喜欢集邮,看很多邮票。小小邮票大千世界,通过集邮也能够增长不少知识背景。还有一个爱好,就是我很喜欢读小人书,放了学去书店转一圈,买本小人书。先看小人书,后来慢慢看大书。从小到大我一直对看书都非常感兴趣,到现在也还是很感兴趣。一看书就沉浸进去,我觉得很快乐,周围什么事情我都可以不管,都不去理他。


第二阶段:学业有成


后来就上学了。父母都是知识分子,他们赶上那个年代,种种原因导致没有能够上大学,所以他们把自己没有实现的人生目标都寄托在我的身上,希望我好好读书,好好学习,将来学问上有所成就。我也可以说很争气,让父母没有白费心血,一路学习也很不错,很用功、很刻苦。


我初三毕业的时候,刚刚中考结束,在《中学生数理化》上面看到一则消息,对我产生了比较大的影响。这则消息报道中国学生非正式的参加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获得国际奥林匹克金牌。我内心中就萌发了一种冲动:“人生应该追求这个东西!”内心就掀起这样一股力量,“大丈夫当如是乎!”我学习的动力一下子就提高了一个档次,以前虽然学习很认真,但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学习更加刻苦。为什么呢?因为我的生命树立了一个目标,我将来要向这种人看齐,这也可以说是在当时作为中学生的我能够想到的最高目标。我初中毕业后,暑假两个月大概只休息了一两天时间,马上投入紧张的学习当中。因为我已经有奔头了,有目标了,我要为了我这个目标去奋斗,所以当然要抓紧时间。当时我的学习方式是什么呢?就是超前学习,也是自学。初中那个暑假里面,我就把高一的课程自学了,数学、物理、化学等。开学后继续往前学,准备参加各种竞赛,看参考书、做题,开始钻研。


总之,因为目标很清楚明确,我很有动力,对我来说那时是没有星期日的,也没有寒暑假,所有的节假日自己都是刻苦学习,埋头读书。我印象中甚至到除夕夜,大家看电视的时候我还是在学习。如果说刚开始我读书主要是读文科的书,获得学问的充实,现在转到了理科上面。对数理化特别喜欢钻研。为什么呢?我思考了一下,因为理科要求有真正的思维,逻辑性非常强,通过数理科学的学习,感到内心获得非常大的一种快乐,就是我能够把这些问题思考得很清楚、很周密、很严格,把公式推出来,把问题解出来。这种快乐让我整个高中阶段一直都是这样,没有节假日,没有星期天,没有寒暑假,每天都这么去学。


这样下来,高三时我考上了北京大学附中的化学实验班。我家是在河北石家庄市,上的也是重点中学,但到了北大附中之后,我就发现,这群人层次提高了一大截,而且是非常大的一截。以前我在河北读书的时候那种心理是“老子天下第一”,没有太多的对手,那时我对自己是很自负的,但是到这个环境里才发现,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因为这里都是全国各地选拔出来的尖子,当然我也是其中一个尖子,但是所有尖子碰到一起毕竟还是只有一个尖子,其他的尖子会变成草。到这个尖子堆里面之后我发现,原来比我高的人还很多。那个高人堆里面,自己不觉得自己是高人了。


因为我们这两个班都是全国的尖子,上大学都可以保送,我挑选了清华大学工程力学系流体力学专业,正对口的跟航空航天有关系。在学校里,我每天练长跑,目的是要有个强健的体魄,因为如果身体不好,每天这么高强的学习受不了。学习还是延续我以前那个惯性,还是这么学,到了寒暑假不休息在学习。总之心里面因为有个追求,这个追求就是说,我在钻研科学技术方面的,至少有点东西出来。这么钻研下去,到了大三的时候,面临毕业后后去哪里。当时父母希望我出国,我也想着出国深造。可惜后来发生点因缘,没有去成。


我到大四的时候,很奇怪的,身体就开始变得不太好,本来之前身体还是不错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肠胃不好,长期慢性腹泻,怎么看也看不太好,人就变得很瘦弱,身体一下子就变得不好了。这个时候,我也做了个抉择,现在身体状况不佳,如果出国的话,弄不好命都保不住了,所以就留在了国内,继续读书。我读的是直博,当时看起来可能是坏事,现在看起来当然是好事,为啥呢?因为如果不是这个因缘的话,可能那个时候我就去美国了,之后再能遇到佛法、出家的可能性就非常小了,所以我现在觉得这场病对我来讲是好事,也可能是因缘就是如此,可能是佛菩萨的安排,让我那个时候没有去。实际上我的生命非常简单,没有什么特别复杂的经历,基本上很多年来就是读书。读到研究生要开题、做论文的时候,突然又发生了一个转折。


这时,导师给我了一个题目做论文,但是我拿到这个题目之后,并不满意,觉得这个题目没有什么太多的新东西,所以就看不上这个题目。因为这个原因跟我的导师产生了一些矛盾,有一定的冲撞,但是我自已还没有意识到,因为我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书呆子,很麻木,不会做人,对导师不礼貌,我自己都没有感觉到。但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对于科研的兴趣一下子直线下降,这是一个很大的突变,之前那么多年我一直是读这个专业,孜孜以求,从那时开始,一下子直线下降。为什么呢?实际上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就是发现真正到了做科研的阶段,尤其是高技术科学这方面,真正在理论上面没有太多的创新,所以兴趣下降了;再一个就是人际关系方面,跟导师发生冲突,人际关系遇到困难,内心变得很灰暗,还迁怒到别人身上,对导师观过,对同学也看不顺眼,对周围很多人都看不顺眼,心情很低落,人生好像突然一下子掉入低谷,突然人生的目标没了,不知道人生该追求什么东西了。


目标方向丧失了以后,可想而知这个人一定是很痛苦的,我开始把很大一部分精力都放在怎样把身体照顾好上。总之开始变得颓废了、沮丧了,因为目标没了,以前追求的现在觉得没意义了,又没有什么新的追求出来,那么这时又碰到一个转折——开始真正接触佛法。


以前我有一个佛友,是我大学的同班同学,当年进大学的时候,他睡上铺,我睡下铺,他是班长,我是学习委员,他先学佛,我后学佛。他九三年学佛,很多年一直在影响我,但是我之前一直没有真正进入佛法,只是把佛法当做点缀,聊聊天、讲讲道理还不错,没有真正的产生信仰。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就很不一样了,他拿佛法来开导我,对我这个开导对我产生很大的影响。他给我看了一本书,叫《生命的重建》,是一个美国佛教徒露易丝•西写的,我看了这本书以后,内心产生了不少的转折,产生了很多感慨,以前的一些问题就一下子解决了。之前的一段时间,我的生命很灰暗,对周围的人时常抱怨,读了这本书以后,我发现原来是我错了,我不该抱怨别人。


这是佛法的义理第一次进入我的内心。它告诉我说,我们一切的烦恼,一切的痛苦,根源在哪儿呢?在于自己,不在别人。要解决这些问题,要从自己的内心去解决,不要从外面去解决。化解了烦恼之后,生命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我对于佛法,开始真正有了信心。这位同学又把我拉到一个学佛的圈子里,那时候也学习儒家的东西。学习儒家给我带来内心很大的触动,特别是学习孝道部分,让我突然感觉到我以前原来是非常不孝,对父母是很麻木的,父母那么多恩情,都没有想到去报答,从小到大一直在读书,没有对父母做过什么事情,而且对父母还有一些冲撞的行为。


总之,从这个时候开始,大概1999年左右,我发现我内心中突然涌现了一股新的力量,新的动力来源。是什么呢?追求内心善法的快乐。这时候我内心里,开始笃定地产生这样一种想法:一定要追求善法,做一个善良的人,对父母好好地孝顺,去实践善行,而且,这一生,我一定要跟这些人在一起。因为我发现周围这些人太好了。这群人的特点、追求,跟我周围的人是很不一样的,他们完全在追求人的内心道德的提升,怎样开发人内心的善良,成长心灵的境界。


这时候我突然发现,原来人生有这样一条路可以走!以前我不知道人生还有一条这个路可以走。以前,我只觉得,人生总得有追求吧,总得有一番事业,有学问,要功成名就……总之,以前我对人生的追求就是要有一个外在的东西去追求,这才是实在的。若让我去追求一个精神、心灵的东西,我会觉得很空,什么叫精神?什么叫心灵?什么叫心灵成长?不知道……追求这个东西很虚无缥缈,我也承认做一个好人,但不觉得人这一辈子可以追求这个东西。但是这个时候我的心完全转变,我愿意去追求心灵的提升,把它作为人生的一条道路。这个路是可以走的,有很长的一条路在前面等着我去走,而且不仅是我,有一群人在走,他们已经开始在走了,而且比我要好得多,他们愿意帮助我,带我走。而且后来知道原来还有很多很优秀的出家法师、僧团,像学诚大和尚一样的大善知识,带着我们走这条路。这一下子自己人生的追求方向彻彻底底地转变,从追求外在的知识学问到追求内在的心灵的成长。从一个追求科学,转变追求宗教。这就进入了我生命的第三个阶段。


第三阶段:奉献他人


在这个阶段里,我感受到为别人去付出、为别人去奉献时,能够获得一种快乐,这种快乐是我以前没有感受过的。因为我太多年都在埋头读书,我以前的生命实际上是一个非常狭隘的人生,没有别人,只有一个自己,从不曾想过其他人,只是想充实我的知识、我的学问……因此从没有体验过为别人付出的快乐,没有体验到内心升起善法的快乐。从这个时候,开始去学习为别人付出,做善行,心就打开了,跟以前已经不一样了,做了很多善行。那时候出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以前身体怎么搞也搞不好,现在彻底不管它了,反而好了。现在用佛法看起来,自己不再缘这个身体,反而缘在别人身上,一心做善行,自然福报不断增长,业障也消除了,病自然而然就好起来了。这也让我体会到佛法的真实,也更加笃定这条路是一定可以走得通的。就这样不断地去做一些实践,内心感到很充实很快乐。


真正通过佛法的学习,我体会到人生原来有这样一条路可以走,在内心里面也进行了很多思考抉择。因为我是知识分子,重视思考,重视抉择。我的特点是:一个问题,我只要一旦把它想透了,想清楚了,我就会很一直坚持下去,除非我不明白。现在,在科技跟佛法之间,我很认真地去进行抉择。学了佛法后,我相信生命无限,相信人有前生后世,那么人的生命到底什么是最重要的?我进行了很认真的思考,反复进行抉择。结论是:人作为一个生命体,需要离苦得乐的,离苦得乐的中心是我们的内心。快乐,可以向外求,也可以向内求,都可以离苦得乐。但是向外求的东西是不保险的,因为外在的东西时刻都会失去,有一天迟早要失去,我们死的时候身体都要失去,外在什么东西不会失去呢?但是内心永远跟我们走,造了善业恶业也跟我们走,我们心灵的种种特点、习性,所有这些会一直跟着我们无限生命走下去。所以,对于无限生命来讲,生命的主体就是内心,而不是物质。那内心要走的路是什么呢?心灵成长,心灵提升。我一旦把这条路抉择清楚之后,就义无反顾,而且前面已经有人在走了,还能够带着我一直走下去,我就有这样一种信心、信念生起来,所以后来就有第四个阶段:超越自我。


第四阶段:超越自我


如果说奉献他人还只是在一种简单的在利他中得到快乐,那么超越自我的面就更广泛了,在自他不断的互动当中,如何让自我的内心不断地去改善,不断成长,不断提升。人有种种的烦恼、种种的习气、种种的毛病,所有这些都会给我们带来痛苦。我们要去帮助别人也不是那么简单的,这个过程中也会有很多境界,顺境,逆境,特别是逆境。这些境界,我们怎么样才能过得去?都要从改善我们内心开始,遇到所有的境界,我们佛弟子唯一要做的就是反求诸己,跟儒家是一样的,君子反求诸己,从自己内心去找问题,找原因,找“我错在哪里?”学佛之前我都认为是“别人错在哪里”,学了佛法之后,我终于明白原来佛法告诉我的是“我错在哪里”,在各种境界都要找我错在哪,我应该怎么去改,我怎么提升我的慈悲,提升我的智慧,提升我对人们的关爱,怎么样改变我的种种习性,好让我的人格更加健全、更加丰满。我要向善知识,我周围的同行善友——我身边的榜样,向他们去学习。


总之,这样一条路我看清楚了,树立起来之后,我就很明确了,人生无限生命走的路就是心灵提升。心灵提升的内涵就是自我超越,之前是一个小我,我读书的时候那么多年只缘了我自己一个人的快乐,现在慢慢要把我扩大一点,变成大我,不只关照自己的快乐,而且关照周围人的快乐,为别人去付出,在为别人付出当中获得快乐,这个小我就慢慢变成大我。佛法最究竟的是告诉我们无我,希望从我执迷惑当中解脱出来,自我超越的过程就是从小我怎么样变成大我,再一步步向无我这个最高的境界去提升的一个过程。


现在,我出家修行,最主要的工作就是超越自我,怎么样在各种生活境界中,通过修行超越自我,跨越内心的种种障碍、瓶颈,把内心的烦恼一点点消除。当我们内心的善法不断增长,善的力量越来越强,恶的力量越来越小,不断地向着祖师大德、佛菩萨给我们指引的一个目标迈进,这就是自我超越的过程。

【责任编辑:贤文】

标签:龙泉寺 禅兴法师 生命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