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与社会 > 教育•成长 > 正文
拿什么留住你,乡村教师
来源:中国教育报 作者:柴葳 白宏 发表时间:2015-03-12 06:31:27
字号: [双击滚屏]
“两年多时间里,十多个省份跑下来,我几乎每到一所农村学校都会问那里的老师,增加多少收入,可以安心留在农村学校从教?老师们要求并不高,多给1000元钱,就可以留下来,多给2000元钱,就可以永久在农村从教。”

    “高中毕业时,我曾梦想过当一名民办教师。”全国政协委员、儿童文学作家、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汤素兰虽然早已远离农村,但她始终觉得农村才是她的根。


    一年暑假,汤素兰和学生在湘西一所农村学校目睹了校长的无奈:眼看要开学了,学校的生物、数学等3门课的教师还没着落。一问才知道,原来暑假有好几名教师在县城或南方找到了新工作。


    为什么农村留不住好教师?这件事带给汤素兰不小的震动,因为这与她幼年时的农村教师记忆相去甚远。


    今年两会,农村教师队伍建设又一次牵动着像汤素兰这样一直情系农村教育的代表委员的心。


   农村教师收入少、地位低、职业吸引力不强


    3月10日,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举行第三次全体会议,马德秀委员代表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民进中央作《让老少边穷岛地区乡村教师下得去、留得住、教得好》的发言。她动情地说:“春节前,我们考察了老少边穷岛地区多所农村学校,我们为广大农村教师不计名利的付出和默默无闻的奉献感动落泪。”


    马德秀调查发现,长期以来,农村教师收入少、地位低、职业吸引力不强、优秀教师留不住等问题,严重影响了农村教育的健康发展,加剧了农村的衰落和“空心化”。


    截至2013年,我国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便有620万名专任教师,均占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和教师总数的70%左右,他们面对的是超过一亿名的农村学生。


    去年,东北师范大学农村教育研究所发布的《中国农村教育发展报告2012》,在对全国9个省份、19个区县、174所学校共5285名教师的调查显示,农村教育虽然得到了硬件上的改善,但由于工资待遇低下,职称评定难,在荣誉体系处于末端,农村教师职业对优秀人才的吸引力日益减弱。


    调查发现,乡镇初中教师晋升高级职称,平均要比城市和县城晚近两年,村屯小学教师要晋升高级职称,则要比县城小学教师晚4年半。在工作压力方面,农村教师要承担比一般城镇教师更重的教学任务,村小教师平均每人要教2.38门课程,县城和乡镇小学教师则只教1.14和1.41门课。


    农村教师到底有多苦多累?据马德秀了解,农村教师工资水平与城镇教师相比有较大差距,总体上农村教师平均收入只有当地外出务工人员收入的一半;住房公积金、医疗保险等缴纳问题不同程度存在,安置房、周转房等配套设施建设难以满足需求,农村教师住房困难成为普遍问题。



   城乡二元结构矛盾致农村教师流失


    “在我小的时候,农村里拿工资的‘国家老师’是很受人尊敬的,甚至民办老师也是很令人羡慕的职业。”在汤素兰的印象中,尊师重教的传统即使在最偏远的乡村也是那般浓郁。


    不少代表委员将这种改变定义为城乡二元结构带来的发展性矛盾。优秀教师在农村学校待上几年,便通过各种渠道“走人”,已经不是个案,巨大的城乡差距导致不少农村优秀教师纷纷流向城镇、重点学校。


    “两年多时间里,十多个省份跑下来,我几乎每到一所农村学校都会问那里的老师,增加多少收入,可以安心留在农村学校从教?老师们要求并不高,多给1000元钱,就可以留下来,多给2000元钱,就可以永久在农村从教。”常年通过全国人大执法检查、教育调研等渠道深入农村学校调研的经历,让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国家督学、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副院长庞丽娟明白,待遇问题始终是解决农村教师流失一个绕不开的关键词。


    庞丽娟在调研中发现,近年来,随着国家对农村教育逐年加大投入,农村教师的基本工资已达到当地公务员同等水平,但津补贴、社会保障等方面尚未“达标”。受地方财力限制,有些地区并没有拿出增量经费补充教师绩效工资,导致教师绩效工资不升反降。


   身份认同、生存环境是问题的另一个方面。


    全国人大代表刘蕾所在的黑龙江省同江市街津口乡小学,属于少数民族地区的乡镇学校,收入差距与城镇教师并不大。但这里的教师一旦考出去深造,几乎没有回来的,即使回来了,也会再出去。


    “农村教师吸引力降低的因素是多方面的,但其中重要一点,是要让在农村长期从教的教师感受到社会的尊重和身份的认同。”庞丽娟建议,现阶段依法落实农村教师的身份地位,非常紧迫的是先期将农村教师纳入公务员序列管理类,实现社会保障同轨。


     要让农村教师看到未来的希望


    伴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人口流动、产业变革背景下,如何为农村教育留得住人也留得住心?


    “农村教师待遇还是偏低,刚工作的只能拿到打工工资的一半。”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县第一完小校长蒙兰凤坦言,年轻教师留在农村学校需要面对很多现实问题。


    “教师周转房规定不超过35平方米,新来的特岗教师四五年后成家生子就住不下了,只能租住条件比较差的民房。”蒙兰凤说,要留住农村教师的心,就要让他们看到未来的希望,在收入待遇、职称评定、荣誉给予等方面让他们获得比城市教师更多的满足感和自豪感。


    “能不能考虑随着教师在农村教龄的增加而逐年提高津补贴标准?能不能将农村教师教龄工资纳入退休补贴?”蒙兰凤反问记者。


    蒙兰凤在调研中发现,教师素质也深深束缚着农村教育的手脚。现实中,旨在为农村教育补充新鲜血液的特岗教师、免费师范生政策的落地,也遭遇苦乐不均。


    “有些比较偏远的山区,报上120个特岗教师需求,能招到60个就不错了!”蒙兰凤说,免费师范生更是稀缺资源。以通道侗族自治县为例,全县30多所学校,每年只有几个免费师范生的名额,蒙兰凤的学校更是5年都没有“摊”到一名。


    “如果能在国家层面专门设立一个针对艰苦边远地区农村教师的特殊岗位津贴,会解决一定问题。”庞丽娟忧虑地说,目前,很多农村教师依据地域不同仅有每月50元至300元的交通补贴,很多时候都无法弥补教师翻山越岭去农村学校上课的交通费。“现在的特殊岗位津贴只覆盖集中连片特困地区,采用中央奖补的方式,但不少地方拿不出这笔经费。”


    汤素兰说,如果只是把人放到了农村,他的心并不在农村,其实并不能起到真正的作用。而农村教师经济地位下降,必然导致社会地位下降。


    汤素兰建议,在制度上作出保障,给予乡村教师培训、休假、学习的机会,并在职称评定、荣誉称号方面,给予乡村教师政策上的倾斜,让农村教师感受到幸福感和成就感。(本报记者刘盾对此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贤予】

标签:乡村教师 两会观察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