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龙泉寺 > 义工 > 正文
雨中的白莲(五)
来源:学诚法师博客文集之五 作者:成蹊 发表时间:2015-06-08 04:32:36
字号: [双击滚屏]
一天在痛苦中过去,我心里很想逃避,很想回家。也有点赌气,想自己走了之后,把工作留给其他组员,让他们也尝尝承担的滋味。还好有三宝和师父的加持,我不知怎么想到了师父,问自己说:“你不是想扩大自己的心量吗?你不是口口声声要替师父分担,承担教法吗?你就是这样做的吗?就是遇到问题就逃避吗?”猛地,我下定决心,死也要死在山上!脑子里想起白天法师的开示,“在你最困难、最绝望的时候,还有一条路可以走:皈依祈求。”


今天,组长赵师兄下山了,我要承担起带领小组工作的责任。本来我心里还觉得满不在乎的,因为我做过督察组义工,觉得工作量不大,再加上忙碌的捐衣和蒙山活动都已经结束,剩下的只是常规的诵经、用斋排班,维持秩序而已。虽然也有好几位小组成员下山了,但是还剩下好几位呢,怕什么!


慢慢地却发现不对劲,大家似乎都不愿意听我招呼,工作也没有什么主动性。甲师兄总是独来独往,该诵经就诵经,该上晚课就上晚课,根本没法商量安排工作;乙师姐做什么事情都淡淡的,用斋排班时就站在那里举牌,一句话也不说;丙师兄,安排点人数,每次都忘记,大寮那边催我好几次,最后我只好自己报数;丁师兄总是闷声不响,安排了工作岗位也常消失……我心里又气又急,不停地对他人观过,小组成员几乎都被我“观”了一遍!发现自己观过了,我更加不好受,因为我知道观过不对,也想起法师说过:“如果你看别人都不对,那你自己就有问题了。”我意识到是自己的问题,但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一方面被习性左右,对同行观过;一方面责备自己不该观过,心里被两股力量扯来扯去,痛苦不堪。


我知道自己不该对同行观过,可是怎么想都想不通,他们明明做得不够好啊。我到底错在哪里?


中午吃饭时,本来队伍前应该有人带领排班、供养,在岔路处需要有人疏导,队伍长了还需要有人带领大家唱圣号以稳定队伍,用斋场地内还需要有人不时提醒大家止语、惜福等注意事项。可是我发现,除我自己之外,没有人能完成这些工作。有几位组员,倒是很好心想替我,可是他们就算是拿了喇叭站在那里,也常常一言不发,起不到督导的作用。我只好都自己来做,跑上跑下的,又热又渴,身体都软了。一位组员看到我没吃饭,就问我说:“督察组的人是不是应该最后吃饭啊?”然后他们就决定等着,三个人坐在一边聊天,直到排队的人都散了。我在这边跑来跑去的,都快累趴下了,嗓子也快哑了,实在忍不住气,就对他们说:“不是为了最后一个吃饭而最后一个吃饭的,是有这么多事情做。如果不做事情,光在这里坐着,还不如去吃饭。”然后——他们就去吃饭了。我实在无语,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能看到这么多活儿呢?


晚课时,快下雨了,场地紧急从室外调到室内佛堂。于是我招呼小组成员,吃过饭后都尽快赶回佛堂准备引导排班。结果我们刚刚赶到佛堂不久,就下起了瓢泼大雨,先到的人只好坐在佛堂休息,而大部分信众被困在了云水堂和山门避雨。我很着急,下雨时情况容易乱,正是督察组帮助大家疏导的时候。我匆匆找了两位组员,请他们赶快出去找伞接人,结果一位师兄回答我说:“我们自己也没伞啊,怎么出去呢?”我听了这话,心都凉了半截,转身就走。他们两位就继续坐在佛堂避雨、聊天。没办法,我想出去找伞,自己一个人却跑不过来;另一方面,佛堂内还需要有人引导,所以我只好站在门口维持秩序,也随时给新来的人开门、关门。佛堂里大家三三两两聊天,虽然有好几位督察组的组员,却没有一个人站起来维持秩序,我在门口又走不开。心里那个凉啊……



雨小了一些,刚刚不知去哪里的一位组员来到佛堂,我本来准备给她安排一些工作,结果她先开口对我说:“天下雨了,我没带伞,想先回去了,就不上晚课了。”我一听,火一下子就上来了,心想:这人怎么一点没有身为义工的自觉!正因为下雨,大家都有麻烦,才需要义工呢!你怎么就顾着自己的感觉?但是我忍住没开口,只是说:“那好,等会儿你就回去吧。”她在门厅里等雨停,那里是交通要道,她站在那里很不方便。我心想,你不但不工作,还妨碍工作,气得脱口而出:“你要么进去,要么出去。”我想自己当时的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了,师姐可能也意识到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晚课开始了,我裤脚已经湿了大半,也不想进去打扰了,就孤独地站在门口,给迟来的人开门,放伞。门厅有一个凳子上放了一个香炉,我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的,见很多人拿了伞都往凳子上靠,我也拿了伞往凳子上靠。一会儿,法师拿着香出来了,一看见凳子边这么多伞,赶紧把伞全部拿开,把香插在香炉上。我这才知道原来这个香炉是做这个用的。后来又进来一些人,混乱中挤到了香炉,我赶紧帮忙移开,结果那支香断了,我也不知道是别人碰断的还是我弄断的,也没多想,就把两截香都插上去了。一会儿,法师出来施水、施米,一看见半截没燃的香也插在上面,赶快拔下。我看见后吓得脸都白了,也不敢问法师。法师进去后,我又害怕又委屈,怔怔地站了一会儿,泪就下来了,赶快关了门,走出佛堂。我在外面漫无目的地走着,淋着雨,心中又难过又生气。我想问题也许出在我身上,可是我到底哪点做错了?抬眼望着天空,我在心中呼唤着佛菩萨,德尘居外新种的小竹在风中轻轻摇晃,仿佛在安慰我。


(法师评语:吓得脸都白了?没事的,你的发心是好的,就是善业,怕什么?别自己吓自己。说来说去,还是无知最可怜,一定要下决心好好突破无明!)


一天在痛苦中过去,我心里很想逃避,很想回家。也有点赌气,想自己走了之后,把工作留给其他组员,让他们也尝尝承担的滋味。还好有三宝和师父的加持,我不知怎么想到了师父,问自己说:“你不是想扩大自己的心量吗?你不是口口声声要替师父分担,承担教法吗?你就是这样做的吗?就是遇到问题就逃避吗?”猛地,我下定决心,死也要死在山上!脑子里想起白天法师的开示,“在你最困难、最绝望的时候,还有一条路可以走:皈依祈求。”


我心里拼命喊着:“佛菩萨,我知道是自己的问题,但不知道错在哪里。请您加持我,让我发现这个问题,解除心里的痛苦!”我不知道该祈求什么样的结果,但是相信佛菩萨一定会给我最好的答案。


(法师评语:很好,最苦的时候能够想到师长、想到三宝!)


【责任编辑:贤一】

标签:祈求 解除痛苦 观过 逃避 困难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