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首页> 龙泉寺> 学诚法师> 学诚法师>
[法音]文化的力量
——学诚法师与美国、新加坡客人对话录
来源:《法音》2009年第8期 作者:见闻 发表时间:2009-07-21 14:12:20
字号: [双击滚屏]

7月21日上午,美国宗教联合代表团先遣工作团一行四人访问中国佛教协会,访问团团长就中国的宗教状况与学诚法师进行了探讨与交流。7月23日上午,新加坡驻华使馆一位工作人员专程到中国佛教协会,就佛教在构建和谐社会中的作用等问题对学诚法师进行了专访。两次对话交流的主题具有一定的相关性,故将对话内容集录如下,以飨读者。


7月21日上午与美国客人的对话


美国客人:非常高兴!我是第二次来到这里。听说在中国,见面三次就会被称为老朋友,不久后我们还将再次会面,因此今天我想称呼您老朋友!


学诚法师:有缘!有缘!


美国客人:神的安排,决非偶然。我叫傅柏柢,是美国北卡罗来那州森林山浸信会国际事务主管,同时也是美中多宗教交流会行政主管。今天与我同行的,有杰克·伍德先生,他是美中多宗教交流会的策划主管;还有桑德拉·哈金斯女士,她也是该会的主管;哈金斯先生是该会的财务主管;当然还包括郭伟女士。非常高兴来到这里,再次与您见面,我们感到很荣幸。


学诚法师:首先,我代表中国佛教协会对各位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佛教在中国流传已经有两千多年的历史,有极其深厚的信仰基础。佛教与儒家、道家已经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主干。我接待外宾的时候,常常有人问:佛教是从印度传来的,为什么能成为中国文化的主干?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是佛教的本土化,无论传到哪里,都能与当地社会的生活、习俗、文化等各方面相结合。中国佛教门派最为齐全,有汉语、藏语、巴利语三大语系,汉语系佛教还发展出八大宗派。这三大语系、八大宗派构成一个完整的中国佛教体系。佛教在世界各国流传,中国佛教徒从目前状况来看,人数是最多的。中国民间有句谚语:家家弥陀佛,户户观世音。由此可见佛教在中国影响之广、影响之大、影响之深。


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佛教对外交流进一步扩大和加强。我们不仅参加了世界佛教徒联谊会,也参加了各种多宗教国际会议和活动,如世界宗教者和平会议、亚洲宗教者和平会议等。在今年7月初,我们同中国道教、伊斯兰教同仁在哈萨克斯坦参加了第三届世界与传统宗教领袖大会。由此可见,无论是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都已经成为维护世界和平的重要力量。我们相信,通过贵代表团的来访,将进一步促进中美两国人民和两国宗教界的友谊,对促进世界和平也将发挥积极作用。祝愿贵代表团的访问取得圆满成功!


美国客人:如您所言,不同宗教间的交流,与国家、政府间的交流一样重要。宗教中有关道德伦理的教义成为人类文化发展的源泉。我们回溯历史,有如此多世界级的领导人从不同宗教的圣典中获得启示,胡佛总统就曾关注宗教在中国社会中的重要作用。我相信,为建设一个更加和谐的社会,从事宗教教化的领袖们是不遗余力的。因此,我希望即将访问中国的美国宗教联合代表团能够促进中美两国构建更加和谐的关系。令我们感到兴奋的是,您将再次帮助我们增进这种关系。显然,家家户户都供奉同一尊菩萨(观音菩萨),这非常重要,我们必须面对这样的信仰。众所周知,佛教在美国发展很快,不但表现在佛教徒数量的增加,还表现在更多美国民众开始认识佛教、了解佛教,有关中国的事物也越来越为美国人民所熟知。我想给您说一件有趣的事情,我们教会一名主管牧师,最近重新布置了他的办公室,再走进去你会觉得很舒服。当你说:这挺不错的!但是这盏灯为何放这边、不放那边?他说:是啊!你知道,这是风水。看起来佛教已经对基督教堂产生影响了,这表明我们在许多方面都可以相互学习。


今年10月我们将组织一个宗教联合代表团访问中国,20名成员中有美国的宗教领袖、学者和政治家。代表团访华的目的在于更多地了解宗教在中国社会中的作用,并与多位令人尊敬的中国宗教领袖会面,比如贵会会长和您本人。我们希望安排一个对话活动,还希望再享用一顿精美的素食午餐。因为我们将拜访中国不同宗教的领袖们,所以将组织一个多宗教联合代表团,代表团的宗教领袖们分别来自佛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基督新教等不同宗教。我也期望来这里访问时,请您给我们讲述佛教在中国的历史、佛教的教义以及如您所言的佛教对中国的发展和中国人的心灵所产生的巨大影响。虽然美国民众已经了解了一些中国佛教的知识,但我认为还是非常有限的,至少大部分是非常有限的。因此,这也是您将中国佛教介绍给美国各宗教领袖的一个机会。当他们回国后,可以将这些新鲜的知识讲给更多的人听。我想这将对未来的中美关系产生影响,成为代表团访华的一项巨大成果。您说佛祖教导我们要共同合作,他们会说耶稣基督也教导我们要共同合作。我确信,我们将建立一种圆满的友谊。我希望提供一些意见给您,这也是郭伟女士建议我做的。希望以你们的方式,来帮助美国宗教界代表们了解中国佛教正在发生的一些变化。我们很关注,从佛教的角度,您是如何抓住机遇寻求未来发展的?您认为佛教面临怎样的挑战?你们能够让你们的年轻人长久保持他们的佛教信仰吗?有的时候我的孩子们不愿意去教堂,这是我要面对的一个挑战。也许您的挑战是不同的,我希望所有的中国儿童都愿意去教堂或寺院。另外我们也想知道,你们是如何培养宗教领导人,尤其是青年领导人的?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上,每个宗教都有可以互相学习的领域,比如如何来培养我们的领导人,使他们成为优秀的领导人。另外,我们还希望了解,中国佛教是如何以具体的方式来服务社会的?比如扶危助困、救助疾患及消除饥饿等等。最后,我想极少数宗教领袖也许会提出一些好奇或敏感的问题,比如西藏佛教现在的状况等等,希望佛教界在这些问题上谈谈自己的看法,还有就是民族冲突或宗教歧视的话题。我们教会也常常要面对这样的话题,在今天的美国,人们还常常谈论如何保持黑人与白人之间的和谐关系,这也是您可以给我们指教的方面。在任何一个国家,宗教领袖都发挥着同样的作用,即如何促进人群与社会的和谐,保护信徒的权益。我们盼望从您那里获得指教。


学诚法师:您刚才提的这些问题很有意义,但我觉得其中一些问题属于常识性问题。去年年底我去韩国访问,看到一份报纸说据调查有28%的美国人认为释迦牟尼佛是中国的民族英雄。


美国客人:嗯!很有意思!


学诚法师:我觉得,民意调查的结果能不能代表美国的真实民意不是主要问题,问题是为什么有那么多美国人对佛教的教主——释迦牟尼佛不了解。


美国客人:相信在我们的代表团到访之后,情况会有所改观。


学诚法师:美国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我们两国之间的对话和交流,包括两国宗教间的对话和交流,对增进共识、扩大了解、促进合作、发展友谊都是非常重要的。刚才说28%美国人认为释迦牟尼佛是中国的民族英雄,由此可见,还有不少美国人对中国佛教、中国宗教存在诸多误解。我也常常在思考:为什么会存在这个问题?后来逐渐明白:中国少年儿童从小学英语、读英文图书,而美国少年儿童对汉文图书了解很少,能看得懂的更少。我们有许多信徒移民到美国以后,告诉我们说:在美国要听中文广播、看中文电视和杂志,都非常困难。但在中国,要看美国、英国的书刊,书店里都有卖的。像CNN、BBC在酒店里都能看得到。我觉得,如果有一天中国文化进一步普及,您提的这些问题就都不成为问题了。


我想无论哪一个宗教,要在所在国家生存和发展,都要处理好跟所在国家人民和政府的关系。像去年拉萨3·14以及今年乌鲁木齐7·5打砸抢烧事件,都严重破坏了社会秩序,也给人民的生命财产带来非常大的损失。我想这些打砸抢烧事件,无论哪个国家、哪个民族,无论信仰什么宗教,都是众所难容、不被称许的。我觉得,无论我们信仰什么宗教,与所在国家人民和政府共同维护良好的社会秩序,在这方面的责任是一样的。政府也好,宗教也好,都要共同促进社会和谐。所使用的方法,可能宗教有宗教的方法,政府管理社会也有政府的一些方法,这些方法都是必要的,也是必须的。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物质财富可以说已经有了相当程度的累积,所以,大家对信仰方面、精神方面的需求就越来越旺盛,并且越来越呈现出多元化的趋势。各个宗教在发展过程中,有些宗教在分化,有些教派在异化,有些人在利用宗教、打着宗教的旗号去做种种危害社会的事情,这样无形当中造成很多人对宗教的诸多误会。


美国客人:您可以帮助美国宗教领袖们多了解今天在西藏发生的积极变化,他们带着您的介绍与期望回去,这很重要。美国宗教领袖们常常从电视、报纸或美国政府那里获取信息,所以我认为,这样的访问对双方来说都是一个独一无二的机会。我希望您不要过于介意他们诸如此类的问题,他们只是为了了解更多情况,我不认为他们有其他特殊任务,他们只是来学习而已。


学诚法师:我觉得各个传统宗教只有回到各自教义上,回到各自的基本主张上,比如基督教说上帝爱世人,佛教说普渡众生、大慈大悲,那么一些邪教,一些利用宗教从事非法活动、甚至破坏社会秩序的做法,才能真正从宗教本身分离出去。


美国客人:作为基督徒,我们也面临同样的问题。我们必须不断去关注原始教义,因为人们的心灵总是习惯于远离那些原始教义,而宗教领袖的作用就是不断提醒我们回到那里。我们都有这样的艰巨任务。


学诚法师:基督教在中国发展得非常快。常常有佛教徒反映,他们本来习惯于到寺庙烧香、进行宗教活动,但经常有基督教的牧师、信徒拉他们去信基督教。


美国客人:也许他们希望把教堂变得更好一些。


学诚法师:但佛教徒不会到基督教堂去拉人,拉来拉去,非常容易发生冲突。


美国客人:我想这也是我们应该进行对话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我们应该对彼此的信仰、实践和感受多加留心。


正式交流结束后,学诚法师代表一诚会长设素宴招待美国客人。在宴会上大家边吃边交谈。寒喧中,美国客人饶有兴味地询问起学诚法师的个人情况。


美国客人:跟我们说说您自己吧!


学诚法师:我自己没有什么好说的。


美国客人:您是什么时候出生的?


学诚法师:1966年。


美国客人:在什么地方出生的?


学诚法师:在福建。


停了一会儿,学诚法师说:移民到美国的信徒写信说:中文节目在美国不能入户,不知是否有这回事?


美国客人:可能不是这样。


学诚法师:您家里能不能收到中文节目?


美国客人:我可以收到两套中文节目。只要大城市里都可以,其他地方可能比较困难。


学诚法师:萨缪尔·亨廷顿写《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说基督教文明和伊斯兰教文明的冲突会在这个世纪继续存在,您认不认同这种观点呢?


美国客人:很抱歉我没有读过那本书。


学诚法师又问:您来中国多少次了?


美国客人:十三四次了。


学诚法师:最早是哪一年来的?


美国客人:1999年。


学诚法师:最长一次住了多久?


美国客人:三个月。


学诚法师:这十年来,您觉得中国社会和中国宗教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美国客人:我毕竟在中国的时间很短,要一两句话概括很困难。我得多呆上些时间。


学诚法师:先前您问我是如何看我们自己的,现在我想知道您是怎么看我们的?


美国客人:我认为宗教在中国社会将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历史转折的关键时刻,宗教所起的作用会越来越突出。在今后,宗教与政府之间的合作会加强。这是我的简短概括,您是否同意?


学诚法师:这说明您对中国宗教的评价还是比较积极的,我听了非常高兴。宗教的作用越来越重要,但怎样把这个作用发挥好,就很有文章可做了。


美国客人:那该做些什么呢?请向我们介绍些许。


学诚法师:我认为,世界各个国家、各个民族、各个宗教,首先面临的是全球化问题。在国际上,有些人在抵制全球化,另一些人在推广全球化。因为全球化无形中会把某一种社会制度、生活方式、宗教信仰强加到不同的国家和民族,所以如何在全球化过程中,保持不同国家、民族、宗教信仰的特色就很重要。就比如说,中国有很多人学习英语,其中包括许多西藏的藏族民众和新疆的维吾尔族民众,不是别人强加的,而是他们自己愿意去学,因为学习之后能更好地发展自己。他们在全球化过程中,如何既学好比较通用的语言,同时保留好原先的语言和文化?我觉得在这个过程中,应该本着多元和谐的思想。单一的文化、单一的信仰、单一的民族在发展过程当中会有很多问题。生物需要保护多样性,文化、民族也需要保护多样性。


美国客人:明白了。


7月23日上午与新加坡客人的对话


学诚法师:欢迎您的到来!有什么问题,就请直说,大家一起探讨。


新加坡客人:我这次来主要是出于个人兴趣。新加坡跟中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联系日益频繁,所以,我想进一步了解中国各方面的发展情况。我到国家宗教事务局与郭伟司长进行了交流,她向我介绍了中国宗教的一些情况,这次我来是想了解佛教在中国改革开放过程中的发展情况。中国政府大力提倡构建和谐社会、和谐世界,那么宗教在其中扮演怎样的角色?佛教又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呢?想听听您的看法、想法。


学诚法师:佛教在中国信仰的人数最多。虽然在近现代遭遇诸多困难,但并没有断绝。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信仰佛教的人数不断攀升,信仰层次也在不断提高,信众涵盖了社会方方面面的人,尤其是白领阶层。三十年改革开放的成果,可以说基本上解决了温饱等物质层面的问题。但物质层面只能解决人衣食住行的问题,比如说,衣服穿得越来越好,住的条件越来越舒适,吃的也越来越考究。吃的方面来说,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冬天的时候,北京只有土豆、大白菜之类品种很少的蔬菜,现在不管在哪个城市,蔬菜的种类基本不受气候和地域的影响,在南方能买到北方的菜,在北方能买到南方的菜,在中国能买到外国的菜。行的方面来讲,过去谁有条件坐飞机?一般人根本不可能,航班航线也很少。现在大家坐飞机出行很普遍,还有高速公路、快速铁路等等,交通非常发达便捷,这在三十年前是难以想象的。还有手机、电话、电脑的普及,通讯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除了衣食住行以外,人还有心理、精神领域的需求。这是物质财富替代不了的,所以,就要靠文化、靠宗教、靠信仰。佛教就是在这样的时代因缘和社会背景下发展起来的,而且佛教在中国扎根和发扬光大已经有二千多年历史了,这本身也说明它和中国文化融合得非常好,很适合我们华人社会。另一方面,中国政府有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国家允许大家自由信仰宗教。社会有这样的包容度,人本身又有这方面的精神需求,所以佛教能够得到发展也是各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谈到佛教对构建和谐社会有什么作用,刚才我说到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物质和精神这两方面的发展没有成正比,精神领域的发展相对滞后。这主要是因为我们国家长期以来的发展战略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在中共十七大报告里面强调,要弘扬中华文化,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佛教恰逢这样一个大好机遇,也是伴随着时代的进步而发展起来的。佛教发展起来以后,对于许多有信仰的人来讲,他就能通过修学佛法来平衡自我,从而和睦家庭、和谐社会,进而促进世界和平。所以,佛教稳定社会的功能和作用是很大的。总的来说,佛教的发展是因为时代、社会和民众都有这方面的精神需求。


新加坡客人:郭伟司长说中国有一亿佛教徒?


学诚法师:我觉得比这个数还要多,因为没完全统计过,也不好统计。一是因为人多,二是因为社会上好些信仰佛教的人往往不说“我信佛”。


新加坡客人:新加坡信佛的超过40%,但不一定真信佛,很多仅去寺庙拜拜,对佛经了解不深。华人社会的情况有些类似。


学诚法师:中国人的信仰跟美国、欧洲人的信仰不一样。欧洲人主要信天主教,美国人主要信基督教,中东人主要信伊斯兰教,我们华人社会以信仰佛教为主,印度人以信仰印度教为主。我们的圈子再扩大一点,像越南人、朝鲜半岛人、日本人,还有新加坡、马来西亚,甚至欧美的华人,都与佛教有很大关系。实际上从外延来看,佛教不仅是文化,而且已经变成了文明——佛教文明、东方文明。当然,东方文明有佛教、儒家、道教、印度教等,但佛教至少是很主要的部分。


新加坡客人:佛教是主流。


学诚法师:佛教既是一种宗教,也是一种文化、一种文明,作用是很大的。


新加坡客人:有一点我感觉得到,在中国讲和谐社会、和谐世界,人们经常会把它们跟佛教联系起来,相对于其它宗教,佛教被提到的更多。在新闻报道里就可以看到这样的趋势。我想了解,为什么社会对佛教会有这样一种欣赏?是佛教在和谐社会、和谐世界构建中更能起到配合作用吗?


学诚法师:我觉得,这是由客观事实决定的。佛教以外的其它宗教——基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等,虽然在中国也存在,但还没有完全融入到中华文化当中。平时我们一谈到中华传统文化,都是讲“儒释道”。


中华传统文化,先秦是诸子百家。秦始皇统一中国,时间很短,文化上主要是法家。到汉朝的时候,主要是儒家。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把儒家赋予了宗教的涵义,就是开始祭天了。其中也是有原因的,因为他要解释皇权的合法性问题。比如说,你当皇帝,谁给你这个权利?他说皇帝是“天子”,董仲舒解释说“皇权神授”。我觉得在这一点上,反而跟西方文化有点类似。中国的封建王朝就是靠这样的作用延续了两千年。


新加坡客人:利用这种说法给他合法性。


学诚法师:所以历朝历代皇帝都要祭天,甚至到泰山祭天。只有皇帝有权利祭天,别人没权利祭。到魏晋南北朝时,佛教已相当兴旺,翻译了很多经典,那时儒家文化有了一种危机感。怎么办呢?于是,就把道家文化掺到儒家里面,产生了魏晋玄学。到隋唐的时候,完全是佛教文化占主流,八大宗派成立,佛学和文化成就都非常高。


新加坡客人:辉煌时代!


学诚法师:唐武宗灭佛以后,禅宗盛行。禅宗是佛教中国化最主要的一个标志。中国禅宗的禅属于祖师禅,印度的禅是如来禅。如来禅是四禅八定,一步步去修,修到最后再开悟。祖师禅是“悟后起修”,开悟以后才算修行,没有开悟之前的修行都是盲修瞎炼。祖师禅跟如来禅不一样,这是中国禅宗祖师的功劳。宋明理学出现的背景是因为佛教理论很成系统,而且影响非常大,所以朱熹、王阳明等人就把佛教里面的一些理论、修行方法吸收到儒家里头,慢慢成立宋明理学。我要表达的意思,就是自从佛教传入中国后,儒释道三家互相交融、互相影响、互相促进,共同构成中国传统文化的三大部分。


新加坡客人:是历史原因。


学诚法师:这不是人为的,而是由很多社会条件、客观因缘所形成的。中国人遇到什么事,就说:“阿弥陀佛!”就像西方人说:“我的上帝!”


新加坡客人:不同的文化习惯吧!


学诚法师:文化跟人的生活联系在一起,就是生活化、民族化。


新加坡客人:宗教必须融入当地文化,不然不能长久生存下去,这是大背景。再问一下,佛教在未来社会的发展局面会怎样?


学诚法师:至少可以说,它的作用会越来越突出。


新加坡客人:是指精神上的作用吗?


学诚法师:社会力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物质力,一种是精神力。我们的物质力跟精神力没有成正比,所以现在要提升精神力。提升精神力就要提升文化软实力。文化软实力里面就包括了佛教文化软实力。比如,我们国家在文化方面的进出口存在巨大逆差,进口的达95%,出口的才5%。这种文化逆差是造成西方人对中国不了解、不理解的主要原因。如果解决了文化方面的逆差问题,那么很多事情,包括新疆乌鲁木齐的7·5事件、去年西藏拉萨的3·14事件,国际社会就没有那么多误解了。中国信仰基督教的人越来越多,懂英语的人也越来越多,对西方了解、理解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但是,因为西方人不了解中国文化、不了解中国和谐文化的构成要素,就会对中国产生诸多误解,很多问题和矛盾都是这样引起的。


新加坡客人:西方很多时候确实不是从正确的角度来认识中国。


学诚法师:你看,我们加入世贸谈判的时候,他们一定要求中国每年进口多少部外国影片、多少部电视剧,对不对?


新加坡客人:一年至少十部影片。


学诚法师:西方国家对文化方面的要求是很苛刻的。


新加坡客人:中国电影市场的发展比好莱坞慢。


学诚法师:有些导演拍的反映中国人比较落后的影视,欧美人就说好,很不可思议。


新加坡客人:在某些西方人的思想当中,还是觉得中国比较落后,好形像的影片接受不了。


学诚法师:其实,美国手机更新没有中国手机更新快。


新加坡客人:中国的手机五花八门。


学诚法师:至少品种比他们多。电脑的使用,中国在全球也是居多的国家。


新加坡客人:上网的人是最多的。


学诚法师:现在上网是宽带,非常容易。我到过很多国家,上网很费劲。


新加坡客人:在中国上网,一个小时两元左右吧?


学诚法师:我们这里一个月上网的月租才几十块,很方便。


新加坡客人:前个月我到俄罗斯一趟,那里上网一个小时两美元。


学诚法师:包括对中东的宣传也是这样。因为现代整个世界的媒体是西方人占主导地位,CNN、BBC、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他们长期以来对伊拉克、伊朗、阿富汗等国家,天天播哪里发生凶杀、哪里爆炸,所以人家就觉得那些地方到处都是谋杀。


新加坡客人:因为负面新闻多嘛!


学诚法师:实际上那里也有美好的东西,他们不报道。对我们也一样,他们天天报道西藏、新疆什么民族问题、什么宗教问题,最后给人造成许多负面印象。这是媒体的舆论导向问题。


新加坡客人:的确。他们是有这样的偏向。我昨天才跟一个新闻记者聊天,他前一段时间去了乌鲁木齐,说了那边的见闻。他说有一个西方记者到处访问维吾尔族人,就一个问题:“你讨不讨厌汉人?”一直这样问,刻意诱导他想要的答案。后来找到一位六岁的小孩子,问:“你讨不讨厌汉人?”起初的答案并不是他想要的,他就一直说话,诱导那个小孩子,直到听到他想要的答案。他们是刻意延续一种偏见。


学诚法师:中国对少数民族有很大的政策优惠,比如税收减免;高考的录取分数比较低;计划生育,汉人只能生一胎,他们可以生两三胎;穆斯林可以土葬,汉人只能火葬。西方人不宣传这些,人家有一点情绪,他们就拿出来大力宣传,还刻意宣传,那样只会助长、激化不良情绪。新加坡对少数民族有什么优惠政策?


新加坡客人:没有。新加坡是多元种族的社会,有华人、马来人、印度人,还有欧洲人。在新加坡执行民族平等、种族平等、宗教平等的政策,没有哪个民族有什么特权。有很多法律确保大家都是平等的。


学诚法师:中国不一样,少数民族有优惠政策。有些少数民族群众发生违规事件,警察不敢管。久而久之,他觉得你不敢惹我,就有恃无恐,有一些人就超越了国家法律允许的范畴了。比如少数民族群众打架,一些警察不敢管,首先意识到他们是少数民族,别破坏了民族政策。但实际上,按新加坡民族平等的政策,你闯红灯照样要罚款。我们国家汉族人占绝对多数,为了维护少数民族利益,维护他们的生活习惯,制定少数民族政策是必要的,但有时会被人滥用。我觉得关键原因,是中国人口世界上最多,目前又在和平崛起,而且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发展很快,所以一些周边国家、西方国家觉得中国发展太快,心里就担心害怕,从而引起种种问题。实际上,中国很注意这方面的问题。但因为有各方面因素的作用,就容易产生误解。现在网络、电视非常发达,再怎么屏蔽也屏蔽不了,无形中一些少数民族群众会受境外舆论的影响,甚至受一些偏见舆论的左右,这样就很麻烦。


新加坡客人:确实比较难管理。


学诚法师:并且中国幅员辽阔,管也管不过来。实际上其它国家真的没有必要害怕中国,中国人是很善良的。中国从周、秦,一直到现在,几千年下来,国家基本上是统一的,虽然春秋战国、三国、南北朝、五代十国的时候有过分裂,但持续时间很短,很快又统一了。这跟欧洲、中东地区的国家不一样。美国毕竟也只有两百多年历史。中国这么长的历史,统一是主流,即使暂时分开,也很快能合到一起。


新加坡客人: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学诚法师:分开的时间都是很短的。南北朝时间很短,五代十国的时间也很短,但是统一的时间却很长。因为有一种内在的力量使中国整合为一体。这种力量,西方人往往理解不了。


新加坡客人:不理解就会产生某种恐惧。


学诚法师:有些国家一分裂,就不容易整合了,所以世界上的国家越来越多。


新加坡客人:小国容易控制,所以某些西方国家一直以来在台湾问题上炒作。


学诚法师:某些西方国家一直想分化中国,我认为他们这种幻想不可能实现。中国民众从内心里都希望统一,并且几千年来一直如此,现在更是这样。过去发生改朝换代、国土分裂,很大因素是农民起义。农民起义大多是因为发生自然灾害——旱灾、洪灾、地震、瘟疫,大家没饭吃,就发生动乱。现在中国经济发展了,人们的生活大大改善了,不可能发生这种状况。你看去年四川地震,大家都去支持,不仅国内支持,甚至全球华人也都支持。


新加坡客人:新加坡也支持。地震以后,新加坡华人社会大家都出来捐款,都是自发的,不是政府带头或中国使馆带头,而且捐款的数额非常大。


  学诚法师:所以这些自然灾害或伤害事件反而会促进中华民族的凝聚,决不会动摇国家统一的基础。另外,现在人民的生活总体上越来越好,包括少数民族在内。所以普遍来说,大家都希望稳定。这是中华文化的认同感,跟西方文化是不一样的。

【责任编辑:郑琰】

标签:文化交流 多元文化 美国宗教 中国佛教 学诚法师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