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首页> 龙泉寺> 学诚法师> 学诚法师>
[法音]中国佛教协会第六次全国代表会议大会发言
来源:《法音》1993年第12期 作者:学诚法师 发表时间:2014-01-02 10:34:15
字号: [双击滚屏]

尊敬的赵会长,


尊敬的各位领导,


尊敬的各位大德法师、护法居士,各位代表: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全国佛教徒与中国佛教协会一道,经历了“正常发展、曲折反复、严重挫折、恢复振兴”的不平凡四十年。今天,大江南北改革开放,经济发展,国家安定,社会繁荣,在三宝慈光的普照下,我们全国三大语系十一个民族、三十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351位四众弟子的代表,聚集在祖国的首都,举行庄严隆重的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四十周年的庆祝活动与中国佛教协会第六届全国代表会议。千载一时,一时千载,真可谓盛世、盛时、盛会。因缘殊胜,得未曾有。


几天以来,本人认真学习赵朴老《中国佛教协会四十年》的报告与《中国佛教协会第五届理事会工作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这里谈点个人的理解与认识,如果有差错与出入之处,恳请大家给予指导与帮助。


个人认为,这两个《报告》都写的非常中肯、真实,并且有互相发明、互相补充之妙用。我觉得朴老四十年的报告,是在“回顾过去、正视现在、放眼未来”,系统总结了中国佛教协会四十年的基本经验,为我国佛教事业继承传统、面对现实、开拓未来提出了方针、任务和一系列重要措施,是新中国佛教史上重要的指导性文献。


回顾过去,中国佛教确实有着许多优良的成绩;正视现在,中国佛教确实也存在着许多严重的弊端与极其不良的现象;展望未来,中国佛教的命运与前途,确实非常需要全国各民族佛教四众弟子共同来关心,共同来努力,把个人的命运前途、佛教的命运前途、国家的命运前途三者有机紧密地结合起来。


佛教辉煌灿烂的方面,已经成为历史的事实,已经载入史册,我只想对佛教目前存在的问题与困难以及佛教未来的发展略陈己见。两个《报告》中对佛教徒的主体——僧尼,佛教徒的组织——佛教协会,僧尼与佛协赖以生存与依靠的外部因缘,都分别作了充分阐述,我想就此谈三点意见。


第一,由于外缘给佛教带来的负面影响。《报告》中说:“有些地方宗教部门直接干预佛教团体、寺院、院校内部具体事务的包办代替现象也确有存在。个别地方的宗教工作部门巧立名目,与寺争利,侵犯寺院经济利益的情况也相当严重,有的部门的一些负责人曲解中央文件有关落实佛教房产政策的规定,借以阻碍佛教寺庙管理体制的正确解决。”例如,福建漳州的南山寺产权问题,福建鼓山涌泉寺、泉州开元寺的门票问题,福建莆田广化寺释迦佛塔的归属问题,福建省宗教局与福建省佛教协会,虽然作了极大的努力至今依然得不到最后的落实与完全的解决。“有些地方甚至发生驱赶、殴打、侮辱僧尼,毁坏佛像”的恶性事件,给佛教徒的人身、财产安全构成了极大的威胁。作为经济特区的佛教大省,又是全国汉族地区首批开放的福建大寺庙,时至今日,依然存在某些“老大难”问题,其他省份以及中小寺庙的境遇,更是可想而知。由此可见,外部势力的干扰对佛教及其事业产生的阻力与负面作用,绝对不可低估。这些问题不能不引起全国广大佛教徒共同来关注。对于这个问题,《报告》中明确指出:“协助政府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是中国佛教协会与地方佛教协会一项经常性的重要任务。遇有问题,要如实反映情况,讲求方式方法,合情合理地提出要求和建议,依靠政府主管部门和佛教组织解决问题,必要时可诉诸法律。”看起来,我们只有拿起法律的武器,才能解决佛教的老大难问题,热切盼望《宗教法》早日出台,使我们的宗教在国家与社会上有着合法的地位与真正的保障。


第二,佛教组织本身存在的问题。全国许多地方的佛教组织都未能尽如人意地发挥其应有的组织作用。中国佛教协会章程第二条庄严地写着:“佛教协会的宗旨是:协助人民政府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维护佛教徒的合法权益,弘扬佛教教义,发扬佛教优良传统,加强佛教的自身建设,兴办佛教事业,团结各民族佛教徒参加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为改革开放、经济建设、祖国统一、世界和平作贡献。”而现在的情况是,我们佛教徒(主要指僧尼)与寺院,寺院与教会,三者之间不但说不上三位一体,有些地方恐怕还不知道僧尼、寺庙、教会三者之间有什么内在的联系,我行我素,各行其是。寺庙是住持三宝的体现,僧侣学修弘法的道场,联系信徒的纽带,是佛教界服务社会、造福人群的立足点,出家人必须依靠寺庙才能成就佛教事业。寺庙依靠教会,佛教事业的发展才有根本的保障。假若人、寺、会三者脱钩,互不衔接,佛教的面貌与事业是不难想象而知。出家人如果不把寺庙当作自己修学的道场,必将把寺庙当作自己生活的安乐窝;出家人如果不把教会当作自己的组织,必将把教会看成可有可无的一块木牌子。理顺佛教徒、佛教寺庙、佛教协会三者之间的关系,无疑是佛教自身建设的前沿工作。


然而,我们现在佛教协会的情形是怎样呢?工作的重点是什么呢?《报告》中指出,几年以来,佛教协会的主要工作“是忙于接待事务,疏于研究、资料工作。接待力量较弱,处于被动应付状态。”被动应付,极其生动形象的四个字,如何能够履行得了章程所规定的任务与时代所赋予的历史使命?


针对这一“被动应付”的弊端,朴老在报告的最后明确地指出:“全国和地方佛教协会都要健全组织,领导班子要以德才兼备的佛教徒、尤其是僧人为主体。地方佛教协会,尤其是省级佛教协会,必须建设成为领导班子、工作班子健全,有会址,有经济来源,具有法人资格,联系信教群众,正常开展会务的实体。”这段话,为全国和地方佛教协会组织指明了方向与任务。


第三,佛教徒本身存在的种种不良现象。佛教徒分在家与出家二类。出家佛教徒肩负住持佛法的责任,在家佛教徒负有护持佛法的义务。出家在家四众弟子共同组成佛教的教团。出家学佛的目的,本来是想把自己整个身心纳入佛法的轨道,二六时中,常与佛法相应。古来的高僧大德,他们的言行、学问、道德、能力,足以“垂范三界”,堪称“人天师表”。而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中国佛教的学统、道统、僧统,受到了严重的破坏与摧残。学统方面虽然逐渐有所恢复,而道统、僧统,僧规法纪却迟迟未能形成与恢复。从某种意义上讲,佛教某些混乱的局面,给未来中国佛教的发展笼罩了一层深深的云雾。难怪经常有初心出家者慨叹,我们出家是在干什么?如果知道这种模样,我们当初绝对不会出家。那么,既然出了家,应该怎么办?佛教的僧团与佛教的寺庙,该给这些青年僧伽提供什么条件与保障?如何创造有利的条件,使我们佛教的接班人能够顺利成长。


然而,如今的寺庙,适合不适合出家人用功办道,适宜不适宜有正信的佛教徒居住?《报告》中极其严肃地指出:“目前,从整体上看,寺庙管理水平不高,僧人素质偏低,有些寺庙制度不健全,管理不善,滥收徒,滥传戒,滥挂海单,滥赶经忏,拉山头,搞宗派,互不团结”。“在对外开放、市场经济的大潮中,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极端个人主义腐朽思想泛滥是难以避免的。在这种情况下,佛教界有相当一部分人信仰淡化,戒律松弛。有些人道风败坏,结党营私,追名逐利,奢侈享乐乃至腐化堕落。个别寺院的极少数人甚至有违法乱纪、刑事犯罪的行为。”面对这些不良现象,朴老抱着对佛教前途与命运高度负责的态度,大声疾呼:“这样的腐败风气,如果任其在广大教职人员,特别是中青年教职人员中蔓延开来,是会把我们佛教事业葬送掉的。”


针对这种流行病,《报告》要求全国各大寺庙应该“继承和健全寺院丛林组织人事制度。这个制度是具有佛教特色的寺院民主管理制度。凡是有条件的寺院都要建立和健全两序大众按期推选或礼请住持,以及住持到期退位,住持对班首、执事的请职,住持同班首、执事对重大寺务的民主议事等丛林僧团组织制度。”


以上根据两个报告,谈了一些有关佛教徒的自身建设、佛教徒的组织与有关佛教界的外缘的情况。报告中一一都开了药方。那么,这些问题的主要根源在哪里呢?关键问题,在于佛教人才的大量缺乏以及佛教接班人不能顺利成长两大因素。


1980年恢复了中国佛教最高学府——中国佛学院,然后成立了中国佛学院灵岩山分院、栖霞山分院。接着,福建佛学院、闽南佛学院、上海佛学院、四川尼众佛学院、四川省佛学院、普陀山佛学院、九华山佛学院、岭东佛学院、黑龙江依兰尼众佛学院等一批汉语系佛学院如雨后春笋般在全国各地相继开办。《报告》中说,据不完全统计,单这六年以来,全国就培养了一千三百多名学僧。一千三百余名,一个多么惊人可喜的数目。


然而,十几个佛学院是否诚心诚意地在办学?有没有条件办学?会不会办学?能不能办学?对办僧教育真正关心、热爱、支持的大德长老、护法长者,又不知有几许?已毕业的一千三百多名学员和现在在学的各佛学院学僧,他们是在一种怎么样的环境中来修学佛法、接受教育?这恐怕唯有置身于佛学院的法师与同学,才会有深刻的体会与切肤的感受。


构成学校的三块硬件:课堂、食堂、图书馆,组成学校的三大要件:领导、师资、学生。然而,如今国内佛学院的情形怎样呢?《报告》中指出:“佛学院领导班子不健全,缺乏师资,缺乏统一教材,办学条件较差,影响教学质量的提高。”这些佛教院校的问题与困难,无容回避,也无须回避。身为各级佛教组织的领导,作为青年僧伽的先辈,和佛教事业虔诚的护法者,有责任、有义务关心与解决佛教院校存在的一系列问题与困难。


去年1月在上海召开的全国汉语系佛教教育工作座谈会上,赵朴老高瞻远瞩,极力号召全国佛教徒、佛教寺庙、佛教协会把开光、修庙、升座用的人力、物力、财力,大幅度地倾斜到佛教教育上来,真正造就出一批法门龙象,否则,就会犯无可弥补的历史性大错误。


朴老的这一伟大号召犹如邓小平的南巡讲话一样,在佛教界引起了巨大的震撼。顿时,把佛教教育工作摆上了最为重要的议事日程上来。


然而,两年即将过去了,唯独中国佛学院在朴老的亲自领导下,进行了全面的整顿与完善,中国佛学院的面貌与条件有了很大的改善,逐渐步入到新的发展轨道上来!此外,其他地方佛学院,据个人所知,并无长足的进展与重大的举措。


《报告》说,中国佛教协会第六届代表会议是在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四十周年之际,佛教事业迎来大好机遇,面临自身建设严峻挑战的关键时刻召开的。关键的时刻,提出“人才缺乏”的关键问题,毫无疑议这是我们本次大会乃至今后更长时间里所要解决的重大问题。


朴老说,中国佛教协会已经迈入“不惑之年”,衷心祝愿我们的佛教事业不惑,人人不惑,信仰建设、道风建设、教制建设、人才建设、组织建设,随着本次大会的圆满结束而真正在全国佛教界大兴这五个建设,三大语系各个民族的佛教徒在爱国爱教的旗帜下,共同创造更加美好的佛教明天!


最后敬祝赵朴老健康长寿、祝各位领导、各位法师、各位代表,身心康泰,福慧增长。

【责任编辑:郑琰】

标签:中国佛教协会 全国代表大会 学诚法师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