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首页> 龙泉寺> 学诚法师> 学诚法师>
[开示]追随师父的脚步
来源:博客文集十六 作者:成蹊 发表时间:2014-11-25 06:17:19
字号: [双击滚屏]
事情本身是没有大小的,与做的人有关系。比如一个人看似在做一件很小的事情,但如果他能认认真真地去做,那么周围的人就会觉得这个人很了不起,慢慢有缘的人就会受他的感召。孔子说:“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

 

现在已是23 00了,刚结束完新教室的整理,便迫不及待地坐在电脑前记下今天亲近师父的一段经历。

 

为了配合夏安居,我们乙班的教室由内院搬到现在的斋堂,为了让斋堂的环境更适合作为教室来用,便发心整理一下斋堂的卫生和布局。真正开始干起来,发现活儿还是挺多的,看来晚殿要泡汤了。不过心里还是很高兴做这件事情:庄严道场,令僧欢喜师欢喜!当正在埋头洗钵的时候,听到师父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仰起头来时,发现师父和几位法师已经进了斋堂。师父看到我在忙活,就笑着问:

 

“你在做什么?”

 

“师父,我在洗钵,准备腾出一个钵架来,放一个书柜,专门放我们平日里要诵的经书。”

 

与师父接触久了,就会发现师父有一个很突出的特点,就是常爱问我们这些弟子一些问题。看起来一些问题的答案是很明确的,但师父还是会问。比如像刚才这个问题,师父明明看到我在洗钵,但还是问我在做什么。看起来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但静下心来品味的时候,会从中受益颇多。因为从这简单的一问一答中,师父就可以了解到很多很广的事实,并能够了解对方内心的所思所想以及心理状态。这让我想起孔子“入太庙,每事问”的风格来,在一般人看来似乎是失“礼”的行为,而夫子则认为这就是“礼”。这种“礼”背后透露的是什么信息呢?是对人事物的一种谦下与尊重以及一种强大的学习心态。正是因为这样的特点,夫子的弟子对自己老师的评价是:“子绝四:毋臆、毋必、毋固、毋我。”这四个“毋”是有它的先后顺序的,首先就是“毋臆”,也就是说不要随随便便地去臆测什么,否则臆测习惯了,就很容易形成了一套经验的思维模式,并用这套模式来套别人,还以为对别人很了解,对事情很熟悉,岂不知弄来弄去,都是自己的概念,与事实毫不相关。一旦到了这种状态,人就很容易走极端,说话办事常常会把事情给办“绝”了,让周围的人常感受到一种强大的压力,这或许就是“必”的过失吧!一旦处于“必”的状态,实际上已经将自己认知和体验的窗口给关闭了,任何其他的可能性都没有办法再进来了,渐渐就会变得非常“固”!“固”得让人无法动摇,“我”的形象也就这么慢慢树立起来了。因为有这么一个鲜明坚固的“我”的存在,无论他至何处,何处就开始变得不够和谐;无论他至何处,何处就开始变得充满不快甚至是痛苦。那时可能还会因为不知道不快和痛苦的原因而更加痛苦,岂不知源头却在于一个“问”字。

 

“为什么把书桌搬过来了?”师父看到斋堂放了一些书桌,就问道。

 

“这里安居期间做乙班同学的教室,就将乙班同学的书桌搬过来,既当餐桌,又当书桌。”贤甲法师应道。

 

“那这样会不会将书桌弄脏了?” 

 

“应该会的!”法师开始意识到这确实是个问题,就开始想解决的办法:“到时每个人可以发一条大一点的毛巾垫上。” 

 

师父又扫了一眼斋堂的书桌,转身准备离开,我不由自主地跟随上来,手里的活也顾不得干了。刚出来就碰到负责建筑的贤乙法师,贤甲法师又将刚才的问题向贤乙法师说了一遍,没想到贤乙法师听了以后很确切地说:

 

“这个没问题,因为这种书桌上面涂了一层防护膜,并不全是木制的,耐脏!当时贤丙法师买的时候,还特别注意这一点。”

 

大家听了以后,不约而同地发出了欢快的笑声。

 

在其乐融融的气氛中,师父向锅炉房走去,贤甲法师意识到师父就要去净人今天新搬的寮房了,就提前过去。师父刚进门,法师就给师父介绍这里的情况:

 

“今天刚搬进来,还没来得及整理,寮房显得有些乱。”师父看到一个净人刚从床上爬起来,就微笑着跟他打招呼:“呵呵,某某!很辛苦!” 

 

这位净人进内院也将近半年了,虽然人已经进了内院,却一直在承担相当重要的工程任务。他和另外一位净人是焊接队的主力,前段时间负责焊接新居士楼的楼梯,技术难度是相当大的,而且这之前又没有什么经验,就是在承担中学习,结果做得很好,得到了师父的赞许。焊接楼梯的任务刚结束,他又开始介入综合楼建设的质检等重要工作,工程任务紧的时候还常常熬夜。这不,今天任务稍微松一点,他想好好补补觉,没想到给师父碰个正着,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师父很爱惜地看了他一眼,主动和他打过招呼,便离开了净人寮房,顺着弯弯曲曲、凹凸不平的山路走下去。一边走,贤乙法师一边给师父汇报有关建筑方面的一些进展。

 

“今天我出的那个主意怎么样?”师父笑着问贤乙法师。看来今天建筑工程上遇到了什么困难,面对这个困难师父提了一个解决方案。

 

“确实挺好的,这样问题就解决了!”法师很赞叹师父的洞察力。

 

这么一个看似简单的应对,如果对师父不了解的话,可能会非理作意:师父怎么这么在乎自己的想法,怎么这么在乎别人的评价?如果真的这么想的话,那我们听闻的污器行相也够严重的了。

 

一位真正的善知识,他内心所求的绝对不是别人对自己的恭敬,绝对不是那些名闻利养。正像一位善知识所说:“任说几许法,我未曾受赞一善哉,以无众生非苦恼故。”他讲法的目的不是要得到别人的称赞,而完全是与慈悲心相应的动机来说的。师父也是一样,如果他不是为了得到别人的称赞,那么他是为了什么呢?我觉得,一方面师父是在对治我们的一个毛病:就是经常关注自己的想法,而对别人的想法常常忽视和不在意。师父这么一提醒,迫使我们不得不先放下自己的想法,看看善知识的想法是怎么一回事情。同时在认识上还要有一定的深度,否则面对师父的发问心里一定很空虚,很难应对得当;另一方面,这种“自我标榜”在凡夫看来可能是抬高自己的一种途径,但善知识的重点却不在这里,善知识是想通过这样的问答来了解我们内心对问题认识的角度和深度。

 

师父接着简要地谈了一下龙泉寺的建筑工作方案,尤其是谈到如何充分利用综合楼地下室的问题,我们都听得很欢喜,贤乙法师感叹:

 

“不做寺院的方丈,考虑问题就不会这么长远!” 

 

“所以就成不了大器啊!” 

 

我们都笑了。我为什么笑呢?因为觉得师父的应答很自然随意,却又能发人深思。法师的意思是,当了方丈以后,考虑问题的格局自然就会宽广一点。但师父强调的却是考虑问题要长远,这样才能当领导(方丈)。认识到这种不同,我斗胆问了师父一个问题:

 

“是因为有了这种格局才当了领导,还是因为当了领导才慢慢会有这种格局?” 

 

“要立大志!”师父似乎没有正面回答我,但师父精彩的开示就此开始了:

 

“事情本身是没有大小的,与做的人有关系。比如一个人看似在做一件很小的事情,但如果他能认认真真地去做,那么周围的人就会觉得这个人很了不起,慢慢有缘的人就会受他的感召。”听师父说到这里,想起了孔子曾经说过:“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这是多么令人向往的一种境界。


“现在像我们僧团里大家每天有那么多时间可以读书学习,这在世间几乎是不可能的。在世间,人一过三十就要开始工作了,而我们在僧团里有居士供养,可以不为衣食而奔波。”经由师父这么一对比,才意识到今天这种宽松的学习成长的机会是多么宝贵!

 

“这样带来的一个问题就是,日子久了,慢慢地人容易变得很懒惰,并且不是一般的懒惰!”师父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情是相当认真的,可见这个问题的严肃性。

 

“这种懒惰的表现就是做事没有责任心。很多事情,让他参与一下是可以的,但你要让他去负责任的话,他就不干了。养成了这样的习性,将来无论到哪里,都会成为周围人的一种负担,这是非常可惜的!” 

 

“像我现在做的工作,是没有什么好炫耀的。因为在这个位子上,就是要做事情的,而不是为了好玩。如果是那样,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我们做执事法师的也是一样,在这个位置上,就是要为大众服务的,而不是徒有虚名。世间的领导,也都是一个假名安立,只有在这个位置上发挥它应有的作用,那么这个假名安立才有它实际的意义。否则,哪怕你当上国家主席,又能怎么样?” 

 

后来师父又提到,当真正发心承担,要为所做的事情负责任的时候,他所考虑的事情、承担的压力就不是一般人所能体会得到的了。对我们来说,每天出出坡,到工地上传传木板,好像任务完成就尽到我们的责任了。但对于师父而言,为了能顺利地进行寺院建设,他要考虑多少方面的事情,又承受怎样的压力啊?这些我们都不得而知了,只能从师父那不断为皱纹所侵占的额头上,读懂一点师父的那种操劳。

 

不知不觉又回到了德尘居的丈室门口— 这是生命的起点,也是生命的归宿。

【责任编辑:董银生】

标签:发心承担 服务 假名安立 懒惰 格局 大器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