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首页> 龙泉寺> 学诚法师> 学诚法师>
[法炬]法轮功是地地道道的邪教
来源:《法炬》第十一期第一版 作者:学诚法师 发表时间:2001-05-01 14:56:40
字号: [双击滚屏]
宗教与法轮功邪教分明:正信宗教一般持自我谦卑态度,坚持反对人自比神明和具有神力之举,承认现实世界的存在,并以一种超尘脱俗的精神积极致力于服务社会,使人的境界获得提升。法轮功邪教则打着真、善、忍和做好人的幌子,实际上反其道而行之,膨胀私欲,追求名利,泯灭人性,丧失天良。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来,从美洲、欧洲到亚洲,邪教组织制造了一系列集体自杀和恶毒攻击社会的事件,震惊世界。如美国“人民圣殿教”和“大卫教”、加拿大等国的“太阳圣殿教”,教徒相续集体自杀身亡,日本“奥姆真理教”制造地铁杀人事件,引起国际社会的普遍关注。在西方,一般把膜拜团体那些邪恶、怪诞的组织称为邪教。从行为上看,邪教完全不同宗教领域内的教派问题,成为从事违法犯罪对社会构或严重威胁的邪恶势力。当我们剖析“人民圣殿教”、“大卫教”、“奥姆真理教”这几个被世人公认的邪教时都会发现,无论是在思想指导上还是行为活动上,它们都有一个显著的特征,即绝对的教主至上,在信仰教义上则是都鼓吹具体的末世论我们在邪教组织中发现这种绝对的教主至上,可以说是教主崇拜极端化,即教主高于一切,是其组织构成的核心,是其教徒行为活动的指南,是其教徒顶礼膜拜的唯一对象;教主的话也是绝对真理,教徒自愿为教主牺牲自己的一切。甚至教主的好恶、性格也成为其组织的准则或规范,成为教徒生活的内容。与之相对照,李洪志也将自己吹嘘为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唯一”者,说自己乃“具大神通,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把自己打扮成能“往高层次上带人”、“度人去天国”、能帮助世人躲过“末世劫难”、“把整个人类超度到光明世界中”的救世主。“法轮功”邪教有明显的极端教主崇拜的特点。


邪教的第二个特征,即信仰教义上的具体末世论。所谓末世论是关于人类及世界的最终结局的信仰和理论。世界上虽然个别宗教也有末世论的理论和信仰,如基督教的末世论就相信世界有末日,在弥塞亚来临之前,将有巨大的自然变异和灾难,天使和撒旦将展开激烈的战斗,然后在地上建立以基督为道的义人统治新天地,恶人受永刑,最后出现新天新地。然而,基督教的末世论并无明确的时间界说。邪教的末世论却完全不同,几乎所有邪教的末世论都是一种具体末世论;这种“具体”有两种表现:一、是确实提出了具体的时间,例如,麻原在多次讲演中提到2000年将爆发“世界最终战争”,甚至胡说什么中国灭亡之日是2004年末至2005年初。二、是把发生在某些事件作为标志,例如琼斯认为政府取缔该教是末日来临的标志,儒雷认为当今世界的各种问题如种族战争、爱滋病、环境污染等都是末日的征兆。不过李洪志可以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比麻原等人好象更“高明”一点,麻原宣布地球某日就要爆炸,结果到时间没有爆炸谎言立即就会被戳穿。李洪志说,  94年彗星没有撞击地球,是他改变了方向。又说,地球就要爆炸了,是有他发功,才让地球晚爆炸几十年。他用末世论来恐吓群众,使不少入被他所俘虏,去依靠法轮功变神成佛,逃过劫难。但结果是地球的劫难根本就没有到来,法轮功痴迷者的劫难到了。几大邪教出现的集体自杀事件和杀人事件,都是邪教这两大特征相互配合的最终结果。


  在中国,邪教也不是宗教,特指那种利用宗教危害社会的邪恶势力。清代雍正就曾说过:“所谓邪教者,非指世俗寻常僧道之流而言”,“大抵妄立名号,扛诱愚民,或巧作幻术,夜聚晓散。此等之人,党类繁多,踪迹诡秘”。明清以来的一些邪教组织大都以习法祛病、练功健身为名,欺骗群众,招徕徒众,发展势力。李洪志承袭了邪教的这一“传统,”,说人的病是前生的业形成的,如果吃了药就等于不还业。因此有了病,就只有靠发轮功,靠李洪志。我们佛教主张多行善事,忏悔业障才能消业,从没有听说过生病不吃药才能消业这样的谬论。佛经中记载,释迦牟尼佛曾经多次为患病的弟子熬药、送药,照顾病人,并把看护病人列为八种福田中的第一福田。


  几年以来,随着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罪恶活动的事实不断得到嚗光,特别是在今年元月23日全国人民正在欢度传统的除夕佳节之际,李洪志及其追随者有预谋有计划地制造了举世震惊的天安门广场集体自焚的悲惨罪恶事件,全国人民无不表示无比的愤慨,对受到李洪志所蒙蔽与毒害而走上绝路的追随者、痴迷者深感可怜与悲哀。


  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不断进行蛊惑、煽动并千方百计利用种种方法欺骗善良的群众练功,毒害练功者的身心健康,因练功而造成的精神崩溃,致死、伤残、家庭破裂何止成千上万,从这一方面来说,李洪志及其法轮功是地地道道的邪教。其次,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罪恶活动的结果,严重地干扰了全国人民的生活秩序,经济秩序、工作秩序和社会秩序,肆无忌惮地破坏了来之不易的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并已沦为西方某些敌对反华势力的工具与走卒。所以,从这一方面来看,李洪志及其法轮功政治背景更为复杂,政治图谋更为突出,对社会、对人民,对宗教、对国家所造成的危害更是远远超过一般意义上的邪教,对于这一点,我们务必保持高度的警惕与清醒的认识。


  李洪志说释迦牟尼佛只说到如来层次,只代表第六层宇宙,释迦牟尼佛一生开创了八万四千法门都是基础功法,唯独法轮功释迦牟尼佛没有说到。


  李洪志打着佛教“法轮”等旗号,比起其他歪门邪道、]附佛外道,它对佛教所造成的破坏更具有隐蔽性,李洪志一方面狂妄地宣称自己的法是宇宙大法,比佛更高。他说,今天真正的佛法已经不存在了,佛经百分之九十都是假的,只有我一个人在传正法,他还说西藏的密宗,我根本不看,在许多场合李洪志直接或间接地说明自己是佛的化身,甚至还篡改自己的生日,企图与历史圣人释迦牟尼佛同日诞生,这简直是无耻荒谬之极。


  佛教向来提倡慈悲、随缘、忍让、超脱,但面对法轮功邪教一而再、再而三地毁谤三宝,直接损害了佛门形象和声誉,为维护佛教,正信、张扬正义,我们再也忍无可忍,不得不正本清源,还我佛教清白。


  稍有点佛教常识的人都知道,“法轮”本是佛教中一个非常神圣的术语名相,用来比喻佛法,具有摧伏邪魔、辗转不停、圆满无缺的涵义。佛教经典常将佛陀说法称为“转法轮”.将佛教的发展弘传喻为“法轮常转”。“法轮”图案逐渐成为佛教的标志和代名词,寄托着全世界佛教信仰者的宗教感情。特别是1956年在斯里兰卡科伦坡召开的世界佛教徒友谊会上,正式把“法轮”确定为佛教的教徽,为全世界佛教徒之所公认,具有着崇高、神圣的权威性。但现在,它却因为李洪志的盗用和歪曲,而蒙上难以洗刷的耻辱。


  李洪志冒天下之大不韪,假冒佛法,歪曲“法轮”本义,胡诌什么“法轮大法”,招摇撞骗,欺世盗名。胡说什么可以在人体的某一部位装上“法轮”,摄取宇宙能量,可叹可笑。而竟然有人笃信不疑,荒唐到剖腹寻找“法轮”。邪教害人,无逾此道!


  圆满也本是佛教术语,指修行者最后要获得的功德,人们常说“功德圆满”。佛教认为,众生要达到圆满,就必须要做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也就是要积德行善,自利利他,普度众生,才能得大圆满,只求自度,不顾他人绝不是真圆满。而李洪志却以“圆满”为借口,控制和驱使痴迷者,以“自残”、“自焚”、“升天”等为“圆满”,哪有些许佛法和人性?这分明是自私自利和冥顽愚痴!佛祖释迦牟尼以无缘大慈、同体大悲,不惜舍身饲虎,率先垂范。请问李洪志先生自己为什么不“放下生死”、“走向最后圆满”呢?孰正孰邪,于此判断分明。


  我们佛教徒慈悲为怀,看到活生生的人被法轮功迷惑以自杀求解脱感到难过,我们佛教历来都不以末世说来恐吓人。许多自杀的人有一种幻想,他自己能变神成佛,世界上哪有自杀可以变神成佛的事呢?人只能在觉悟中得到解脱。


  我们佛教主张“不二法门”是指不走两边,立于中道。也就是反对走极端,认为任何事物都有一个度的问题,过犹不及。而李洪志不明白这个道理,他胡说“不二法门”就是不能兼修两种法门,学习了法轮功,就不能学不能信其他一切道理,唯以法轮功的歪理为道理。正因为李洪志不懂得“不二法门”的道理,事事走极端,组织练功者到处围攻电视台,甚至围攻中南海,最后酿成集体自杀。极端主义是一种无明,李洪志的无明竟敢冒充圣人,不仅破坏了我们国家的社会稳定,也坑害了法轮功练习者。


  因为李洪志信口雌黄,诋毁佛法,早在几年前就引起了全国佛教界的极大公愤,并把法轮功说为附佛外道,邪教魔说,强烈呼吁要求早日取缔,1999年8月1日正在生病住院的赵朴老得知政府决定依法取缔法轮功非法组织时,立即公开发表谈话,指出这是一件大快人心的大好事,它为人民消除了一个大祸害,为国家清除了一个大隐患,为社会割掉了一个大毒瘤,为科学扫除了一个大障碍,也为佛教清除了一个最大、最毒的附佛外道!


  国家宗教事务局的负责人以及相关的新闻媒体在揭批法轮功邪教组织时,多次强调,法轮功邪教问题不是宗教问题,宗教信仰自由是国家宪法所规定的,要把正常的宗教信仰、合法的宗教活动与法轮功邪教组织的活动区别开来,完全代表了宗教界爱国人士与广大信教研众的心声,为进一步贯彻落实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指明了方向,为全国人民群众的身心健康与宗教信仰自由提出了根本的保障。


  在全国政协九届四次会议上,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圣辉法师作了“除恶反邪,去伪匡正”的大会发言,他特别指出:


    1、在信仰观念上,宗教与法轮功邪教真假可辨,正信宗教的信仰观念一般是对绝对的信仰与追求,这种绝对并非人的神化或将之相对扩大,而是人对超越有限存在的无限整体的感悟和把握。


    2、在道德行为上,宗教与法轮功邪教分明:正信宗教一般持自我谦卑态度,坚持反对人自比神明和具有神力之举,承认现实世界的存在,并以一种超尘脱俗的精神积极致力于服务社会,使人的境界获得提升。


    法轮功邪教则打着真、善、忍和做好人的幌子,实际上反其道而行之,膨胀私欲,追求名利,泯灭人性,丧失天良。


    3、在组织形式上,宗教与法轮功邪教判然有别:正常宗教活动方式有严格的教规礼仪作为指导和监督,这些仪轨是在长期的宗教实践中形成、为信众信守。


    法轮功邪教组织自称是一种游散的练功群体,但在实际上采取了秘密结社的方式,成为组织严密、行动诡秘的带有封建会道门性质的邪教组织。


    4、在政治立场上,宗教与法轮功邪教完全对立:我国宗教把维护法律尊严,维护人民利益,维护民族团结,维护国家统一作为自己的基本行为准则。


  法轮功邪教则公然宣称一切法律规定无用,无视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扰乱社会秩序,破坏安定团结与政府对抗,企图推翻人民政权。


  我们取缔法轮功邪教,其目的是要坚决制裁堕落成为民族的败类,人民的罪人——李洪志等极少数别有用心者,团结、教育,转化、挽救、解脱一般练习者和受蒙蔽者,我们要用科学的方法与切实有效的手段,把混在法轮功邪教组织中极少数别有用心者甄别出来,并给予应有的法办;把痴迷者,中毒者,分离出来;用宗教的宽容、慈悲博爱等精神关心他们、帮助他们从恶梦中醒悟过来,把因练功而造成精神病患者诊断出来,并给予及时的治疗,使他们尽快恢复健康,帮助他们建立对未来及社会充满信心、希望与欢乐,过上一个正常人应有的生活与幸福。


  法轮功邪教实质是打着佛教旗号反佛教,赵朴老早就说过:“法轮功与佛教是根本对立的,和宗教界根本对立的”。法轮功如此毁谤佛法,不仅受到国内佛教界的一致声讨,也遭到世界各地佛教界的共同遣责。祈求社会安宁,稳定,祥和,是佛教信众的共同心愿。我们相信,只要全世界几亿佛教信众本着佛陀慈悲济世的本怀,发大愿力,勇猛精进,以正知正见摧伏其谬理邪说,法轮功邪教这一冒牌货必将无处容身。


  我们相信,有党中央的正确领导,有全国人民群众的广泛支持,深入开展揭批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的斗争一定能够取得全面的、彻底的胜利。

【责任编辑:郑琰】

标签:法轮功 邪教 末世论 取缔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