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首页> 龙泉寺> 学诚法师> 学诚法师>
[开示]佛教对中国的推动和影响
来源:博客文集十五 作者:成蹊 发表时间:2014-11-05 06:31:30
字号: [双击滚屏]
我现在想,办好一个庙、培养一个人,就要踏踏实实去做,不能去求太大太快。否则,欲速则不达。中国太大,牵扯面广,要大部分佛教徒接受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师父发短信叫我到他的办公室一下,我赶紧拿了笔记本和笔,快步走到师父的办公室。师父正坐在电脑前,见我进来了,指着电脑的屏幕说:“你看,中央政治局18日下午集体学习了,专门谈宗教工作,这可是大事!” 

 

看得出师父非常重视这件事。我急趋向前,看到网页上的文字:“新华网北京1219日电:中共中央政治局1218日下午进行第二次集体学习,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主持。”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师父又说:“这是政治局第二次集体学习了,第一次是谈依法治国,这次就谈宗教工作。” 

 

师父经常告诫我们要了解宗教形势,多年来时时处处讲佛法与国法的关系。我现在总算弄清楚一些了。看着屏幕上的报道,我问师父:“有什么大事吗?” 

 

师父没回答我的话,只是用手指着一行行的文字,并念给我听。我知道了此次中央政治局学习的主要内容是“当代世界宗教和加强我国宗教工作”。过了一会,师父问我:“你带U盘了吗?” 

 

“带了。”最近师父经常拷贝一些佛法文章让我们学习,随身携带U盘已经成了习惯。

 

“这样吧,你把网页的内容下载到U盘里,拿到你的房间慢慢看,我还有工作要做。” 

 

“好的,没问题。”网速很快,几秒钟就下载完了。我回到房间,告诉另一位法师这个好消息,“甲法师,师父让我看了一则重要新闻!” 

 

“什么新闻?” 

 

“中央政治局开会了,不,是集体学习,主要内容是宗教问题!” 

 

甲法师瞪大了眼睛望着我,好像有些惊讶似地说:“真的?” 

 

“嗨,这还能有假吗?快过来看吧!”我打开电脑,插上U盘,像师父给我看一样,一行一行指给甲法师看。并把师父给我讲的话复述给他听。

 

不一会儿,听到隔壁小会议厅师父的声音:“不拜,不拜,坐坐坐。”正在疑惑之际,师父敲门让我过去。

 

原来是五台山普寿寺的如瑞法师等三位尼众法师来拜见师父。今天在广济寺斋堂用早斋时就看到她们三人了。早就耳闻如瑞法师带领普寿寺几百位法师在学戒、弘戒方面做了许多工作,所以就留意了一下她们是怎样持戒的。果然名不虚传,的确非同一般,非常有威仪,并且她们都带了吃饭用的钵。说来惭愧,我的钵好大,行李箱根本装不下,出这么远的门,行李已经够多了,还要带个超大的钵,没意乐!其实,也是给自己找理由了。以前外出时,师父见我随身带着三衣,还夸奖我持戒认真呢!正自我陶醉时,师父又说:“怎么不带锡杖和钵呢?”我知道师父不是责备弟子不持戒,而是以这样的方式提醒我们别忽视了戒律的精神内涵,不要单单在戒相上下功夫而忘记了内涵。

 

普寿寺的法师把戒律的法体行相都做得相当不错,师父也赞叹有加。

 

如瑞法师先转达了梦参老和尚的问候,她说:“梦老常常提起您,他对您很赞叹。” 

 

“哪里,哪里,做了该做的事情而已。” 

 

“您是‘巧把尘劳做佛事’啊!”如瑞法师也不简单,“球”接得很精彩,有水平!

 

“现在普寿寺有多少人?” 

 

“六百多位吧,现在接了一个下院,叫大乘寺。与普寿寺的功能分开,以后普寿寺专门修行,大乘寺办僧伽教育,因为大乘寺地处都市,各方面都比较方便。” 

 

“弘法会比较方便。”师父回应也不迟。

 

“有了大乘寺以后,曾经有不少基督教徒来示威。其实,接这个庙也是因缘,我并没有想过会做这么多,都是因缘成就的。只是他们(指基督徒)在寺门口喊叫,影响不好。” 

 

“宗教之间要和睦、和谐,也可能是些比较偏激的信徒。以前《中国宗教》杂志上有些佛教的照片,个别基督徒都会给撕掉。” 

 

“我们寺院墙上的佛字都被抠掉了。”看来个别偏激的宗教徒不是很友好。

 

旁边的乙法师打断了这个话题,说:“大和尚,我们还是非常希求您去带我们打‘佛七’。七年前,就是您带我们打的‘佛七’。”原来师父和她们缘分挺深的,这件事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是啊,一晃七年过去了。”

 

“以后大乘寺会举办‘佛七’,请各方大德开示、讲打坐。”

 

如瑞法师接着说:“我经常看到您的网络弘法信息,虽然我不熟练用电脑,但很多学生会告诉我。我们也收到您的《和尚.博客》这本书了。”法师真会照顾别人的感受,不时会谈起龙泉寺和博客来。

 

“用这种方式弘法,世人比较容易接受。”师父好像谈家务事一样自然。

 

“有些年轻人也劝我开博客。”法师说。

 

“要对佛教信仰、历史负责。每个时代的出家人都有不同的责任。”师父回应。

 

“我们那里有人说起您,就说现在佛教有希望了。”如瑞法师笑着说。

 

“不敢当!整个时代的众生对佛教都有希求,只是少数人不同程度的对佛教现状有些不满意而已。有不少佛教徒甚至出家众,说难听一点是不务正业。如果我们一味去管别人的事也不一定合适,各做各的事情,各造各的业。正面的树立起来了,负面的现象自然就会少,扶正祛邪嘛。” 

 

“我的下院开始以后,希望不分宗派,只要正信就可以来学习。”法师接着说。

 

师父:“佛教在弘法方面,社会是认可和接受我们的,但现代人文化素质高,怎样诠释佛教就很重要了。并且,后勤保障要跟上去,像都市里的一些寺院,虽然地处市中心,但依然有不少工作跟不上,弘法就受影响。我观察基督教,他们在一起只是唱唱歌、祈祷祈祷,容易感动别人,布教方面很善巧,佛教有些方面显得教条主义。很多人会偏向出离,消极,不愿承担佛教事业。” 

 

法师:“佛教的现状也有历史的因素。” 

 

师父:“有人讲嘛,基督教在最繁华的地方,佛教在风景最优美的地方。” 

 

法师:“他们在街上举着小旗子,大喊大叫,向寺院示威。” 

 

师父:“这不是友好与和谐的行为。我想,今后佛教的戒律方面要规范传戒、提倡安居,我想与国内强调安居的道场就这点达成共识。若能做成功,全国佛教状况会有大的转变。现在大部分的寺院都不安居,所以我也一直挂念这件事。” 

 

法师:“是啊,我也想对外就要弘法,对内就要学戒、安居、学习,一年四季都要有所学,对外要轮班弘法。普寿寺一直发展得很缓慢。” 

 

师父:“不缓慢,已经这么大的规模了。” 

 

法师:“希望大和尚您以后忙里偷闲,到我们那里弘法,给世人树立一个正确的出家人的形象。” 

 

师父:“我想现在办好一个庙、培养一个人,就要踏踏实实去做,不能去求太大太快,否则欲速则不达。中国太大,牵扯的面广,要大部分佛教徒接受还需要很长的时间。为什么呢?一、正信、正行的标准不清楚;二、大部分僧众做了太多与佛教不相关的事情,商业化太严重。我主张商业退出庙门,否则,必将永世不得安宁。如果这样做,经济发展会受一定的影响。许多学戒律、讲戒律的僧尼做事谨慎如法。” 

 

法师:“我打算把修道的道场建好,完善僧伽教育和居士教育,并做一些慈善事业,但要保持寺院的圣洁。” 

 

师父:“慈善事业的起因,一个是慈悲心,一个是善良的心。具体的做法归根到底是居士组织的问题,而其前提是僧团的稳定发展。台湾佛教为何能做那么多慈善事业?因为它的宗教已经是同社会息息相关。大陆佛教与社会还有距离。慈善要落实到具体基层的人,救灾物品要送到灾民手里,要做一件善事也不容易。” 

 

“大和尚,您有没有可能到普寿寺传一次戒?”法师把话题拉回到具体的事情上。

 

师父:“看因缘了,我也想今后要好好规范传戒。你们打算传二部僧戒吗?” 

 

“不,是内部传戒,式叉尼学完本部的戒律后,受比丘尼戒。” 内部传戒对人了解,比较好把握。

 

“是的,式叉尼必须先学相关戒律,然后才可以受大戒。” 

 

“我想受完比丘尼戒后,就不受菩萨戒了。”三坛大戒本来就是有次第而受的,违越次第的做法是个陋习。

 

“这样好。”师父接着说,“在佛世的时候,受戒是件很简单的事情。现在集团式的传戒不一定好,许多寺庙并不具备传戒的能力,有的为了庆祝建寺多少周年,为庆贺殿堂开光,甚至为募款,根本不了解戒律是怎么一回事,动机非常复杂。” 

 

“我们很简单,只传比丘尼戒,一天就够了。要请就请真正能做尼众依怙的法师,太原和北京并不远,请大和尚务必考虑!我们是爱国爱教的,不管什么事情都会向上面领导汇报的。打扰大和尚了!” 

 

在如瑞法师等尼众法师身上,我看到了佛陀的教导、僧团伦理在一步步恢复和完善。比丘、比丘尼是佛法的住持者,僧众做好了,佛教就有希望了。

 

客人刚走,师父就请《法音》编辑部主任卢浔到办公室,专门讨论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的新闻及胡锦涛总书记在主持学习时发表的讲话。师父谈了他对胡总书记讲话的理解,并说:“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次讲话,《法音》明年第一期一定要转载。”午饭的时候,师父边吃饭边和陈文尧副秘书长交代要发一个文到各省级佛教协会,一定要认真学习总书记的讲话,说:“下午我就要走了,你要把这件事情抓好,落实好。”过后,我问:“师父,总书记讲话的重要性在哪里?” 

 

“你知道吗,这可是代表了十几亿人业力的大事,一般人说的话没人听,就是因为你没有代表性。” 

 

的确,这是大事因缘,也许是众生的福报善业感得正法将兴的征兆吧。

 

下午,中国佛教协会一行18人,乘坐南航CZ3154航班飞抵深圳,在一家居士开的餐厅用晚餐后,入住富临大酒店,据说这都是台湾中台山方面安排的。一路上,有位导游先生详细给大家介绍深圳的政治、经济、文化、环境等各方面情况。“深圳”地名于1410年(明永乐八年)始见史籍,建墟于清朝初年。当地的方言俗称田野间的水沟为“圳”或“涌”。深圳正因其水泽密布,村落边有一条深水沟而得名。深圳是个新兴城市,没有那么深厚的文化积淀,却是个年轻而富有朝气和活力的城市。

 

据了解,改革开放初期,许多广州青年的户口被迁移到深圳,大家都不愿意过来,因为那时的深圳还是个山区。如今,全国各地的年轻人涌入深圳谋求事业发展,总数多达一千多万。

 

听到导游的话,我想起佛教的发展,在国民价值观发生紊乱的今天,物质文明单方面的畸形发展,造成越来越多的人人生方向迷茫、价值取向错乱、道德底线面临崩溃。当年邓小平那样具有历史的眼光,在大家看不清方向的时候,在中国的南方画了一个圈,从而给全国人民带来了无穷的幸福和希望。同样,在社会道德滑坡的时代,加强宗教工作,尤其是发展与中国传统文化密不可分的佛教,也必定能够起到维持和巩固社会道德、稳定和团结广大民心的作用。正如胡锦涛总书记所说:“正确认识和处理宗教问题,切实做好宗教工作,关系党和国家工作全局、关系社会和谐稳定,关系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进程,关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 

【责任编辑:董银生】

标签:佛教与社会 影响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