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首页> 龙泉寺> 学诚法师> 学诚法师>
[开示]大音希声
来源:博客文集六 作者:成蹊 发表时间:2014-10-21 05:05:58
字号: [双击滚屏]
知恩报恩是大悲的根本,是一切善业门的基础,如果不知道报恩,不知道谁对我们有恩,我们怎样去报恩,人这样活着也就没有什么意义!

 

 今天大家在一起共同缅怀、纪念圆拙老和尚一生的功德,前面诸位法师已谈了心得体会,谈得都很好。圆老以前的主要事迹,在塔铭里都有了扼要的叙述。佛教讲知恩报恩就是圣道,如果我们不知恩,或者说我们不知道报恩,这就荒废了圣道,就是凡夫道。知恩报恩是大悲的根本,是一切善业门的基础,如果不知道报恩,不知道谁对我们有恩,我们怎样去报恩,人这样活着也就没有什么意义!反过来说,如果对我们有恩德的人,都不知道报答,都不知道怎么叫知恩、什么叫过失、什么叫问题,没有判断能力,没有善恶的概念,也可以说就是没有自己的思想境界,不具备做人应有的素质。

 

我们从大的因缘来讲,汉地六位法师:太虚法师、弘一法师、虚云老和尚、圆瑛法师、印光法师、慈舟律师,他们的时代离我们差不多100年了,他们的思想、言行和功德影响了整个佛教,一直到现在。他们具有哪些功德?太虚大师解放前担任中国佛教会的会长,那个时候,赵朴老当秘书,励精图治,改革佛教,积极办学,其间培养了很多人才。圆瑛法师、虚云老和尚呢?除讲经、盖庙、弘法,虚云老和尚解放后还担任中国佛教协会的名誉会长,圆瑛法师是会长。他们三位都在佛教界行政上担任过要职。印光法师、弘一法师、慈舟老人,他们三位恰恰没有担任过这些行政的职务。那么圆老呢?他担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咨议委员会主席。其实那个时候,大部分人不知道圆老担任这些职务,要做到这一点也不简单。好多佛学院的学生,都不知道圆老在佛教行政方面有什么职务,直到他圆寂了才知道。在过去,大家都知道中国佛教协会有一个咨议委员会,但一般不知道主席是谁。这个就是韬光养晦,也就是塔铭中谈到的谦默恬淡、志行高洁。我刚才谈到的太虚大师、圆瑛法师和虚云老和尚是一种情况,弘一大师、印光法师和慈舟法师是另一种情况,而圆老恰恰是处于两者中间。他既有实际的行政方面的职务和工作,又有明显的高僧大德的风范。

 

就圆老的功德、风范,我们首先可以谈戒律方面。弘一法师、慈舟法师弘戒律,圆老开始就很注重,比如说,在他的促进之下,《弘一大师全集》编辑出版。当时,弘一大师在世的时候,就很重视律制人才的培养。弘一大师39岁出家,63岁圆寂,出家24年,并且是在兵荒马乱的岁月当中度过,所以很多事情不能稳定持续地来开展。圆老一开始就非常注重戒律,注重培养律制人才。现在我们汉地律学做得比较好的寺庙,比如说太姥山平兴寺、福州崇福寺、甚至五台山普寿寺,都跟圆老有关系。普寿寺的住持如瑞法师过去就是跟通愿比丘尼学,通愿比丘尼则是跟慈舟法师学的。那个时候,通愿比丘尼住在西安,非常艰难,圆老每月给她们寄钱、寄粮食,帮助她们。

 

过去,每个地方传戒,一坛少说十多人,多则几十人,四众弟子在一起受戒,非常混乱,圆老提倡二部僧传戒,一坛三个人,根据律制来传,这都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至今还有很多不懂戒律的人不容易接受,因为你一坛十几、二十个人,这个快,而一坛三个人,传戒的戒师有时岁数很大,那是很麻烦的事情。也就是说,传戒时不是很如法的一些做法,被圆老扭转过来了。现在好多人跑到福建来重新受戒,为什么呢?他过去受的戒不如法,不依二部僧受戒等等。你看现在这几个庙,就是继承了中国佛教的律制。反过来说,如果没有圆老的话,那么这几个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戒律到底成什么样子,真的就很难讲了。

 

其次就是印经。在1986年的时候,毅然法师升座当方丈,那个时候流通经书都是圆老一个人在印,可想而知,责任有多大!

 

办佛学院。1981年中国佛学院恢复,那个时候佛教政策才刚刚落实,但是1983年就办了福建佛学院,这是全国第一所省级佛学院,也是当时最大的佛学院。那要做很多很多的工作,并且要有很深远的眼光才能够办成这件事情。然后各个省逐渐都有了佛学院。

 

刚才谈到印经、办学、还有律制人才的培养。其次呢,老当家提到的念佛,圆老创办了念佛堂。我1982年到这里出家,1984年到北京中国佛学院上学。圆老这么忙——印经、办学等等,还要经常去念佛,这体现了一种精神,将念佛传统与现代弘法结合起来,传递下去。我刚出家,开始去念佛,对了生死、西方极乐世界不是很有体会,但相信老法师不会错,就勤恳做杂务、慢慢学习。

 

这是从客观上讲圆老的功德,反过来,如果当初不是圆老,我们这么多人今天不会聚在这里,这个缘很关键。圆老1997年阴历十月二十六、阳历1125日圆寂。追悼会时,海内外诸山长老、善男信女,还有政府官员,或亲自来参加,或致信吊唁。为什么圆老能做到这步?因为圆老不仅教内事务处理得好,同时处理宗教与政治关系也做得好。圆老讲过一个故事:“解放前,日本要送藏经给灵岩山,印光大师不要,日本人说:‘我们的《大正藏》,你们为何不要呢?’印光大师说:‘日本侵略我们,我们不收!’”很了不起,体现爱国精神。圆老处理好佛教事务、培养接班人,与国家关系也处理得好,所以得到各界的接受。如果没有圆老培养,我今天不会在这里讲话,可能还在读经。最初1982年我到小庙里,有居士说:“要不要出家?”我说:“出家就出家。”本来我准备在小庙出家,那位居士说:“你很有善根,我带你去找大法师。”把我带到广化寺。剃度由执事决定,那时我也不管谁剃度,能当和尚就行。出家后,人手少,参加搞建筑、晚上巡逻,在海会塔巡逻时,很怕,尤其下雨天,那时很苦,建筑材料运不上来,要搬上来,毅力就培养出来了。现在不干活,毅力培养不出来。

 

修行怎么修?记得圆老曾经讲过一个故事:过年丛林中有分橘子的习惯,当库头的把它称好,分成一堆一堆,里面有大的,也有小的,你不要刻意去挑,为什么呢?你如果存心挑大的,那是你贪利;如果你存心挑小一点的,那是贪名。这是很深的哲理。有人客客气气,为得好名;有人任何时候不吃亏,是贪心在作怪。这故事启发我:一切随缘,平常心是道。

【责任编辑:董银生】

标签:慈悲 圆拙法师 念恩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