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首页> 龙泉寺> 学诚法师> 学诚法师>
[开示]真清楚与假糊涂
来源:博客文集六 作者:成蹊 发表时间:2014-10-19 05:16:39
字号: [双击滚屏]
我:很多人讲“难得糊涂”! 师父:那也不一样,那是“真糊涂”。佛法讲对境界是要用心去观照的,观照得明明白白,就像镜子一样。

 

师父、水利法师和我要去看山上水库的储水情况。在路上,师父想起昨天跟我的谈话,对我讲:“昨天跟你说,城市里搞建筑,楼房盖成了,工人要进新房子的厕所里解手,主人不让使用,周围又没有公厕,结果他们就在周围空地上拉大小便,然后就没人管了。”

 

我有点不明白,就问:那这个说明什么呢?

 

师父:这是说明,世间很多事情都是说不清楚对错的。

 

我:对,是非对错都是相对的。

 

师父:有一次,一个工人乘飞机,途中去厕所。因为好久没有洗澡了,身上很臭,他就想着现在有时间、有条件,不如趁机洗个澡,他就在里边洗澡。结果其他乘客要进厕所,打不开门,等很久都不开门,很着急,就去找空乘。空乘去敲门不开,就强行打开了。打开门,看见一个裸体的人,他还伸出头要“飘柔洗头水”。你说,这里边谁对谁错呢?

 

我:是,的确是说不清,如果飞机上没有明确规定不许洗澡以及洗澡时间,那对工人来说趁机洗澡就是很好的选择。

 

师父:而且你没有规定时,工人他有权利洗,其他人可以用,他也可以用;他正洗澡,空乘把门打开反而不对了。

 

我:对空乘来说,他也没办法说工人错啊。

 

师父:对,有标准就有对错了,就有是非了,它都是人分别出来的。

 

我:对,制度是人制定出来的,制定以后,其他违反的人就出了问题,标准其实也是执着。

 

师父:对,世间法就是这样子,所以你不能执着,你只能堪忍,执着就出问题。有什么事情发生时,要当作风吹过一样,过去就过去了,你不起心、不动念,就好了。

 

我:不起心、不动念,那不是什么都不知道了吗?

 

师父:不是,它不一样。他还是知道得清清楚楚的。

 

我:那很多人讲“难得糊涂”!

 

师父:那也不一样,那是“真糊涂”。佛法讲对境界是要用心去关照的,关照得明明白白,就像镜子一样。是鲜花来,它就显示出鲜花来;是大便来,它就显示出大便。镜子本身不动,境去了就什么都不留了。

 

我:它不去分别什么鲜花香大便臭的。

 

水利法师:它不会“黏着”在上边。

 

我:就是不会执着它,粘着是因为有我执。

 

越过一块一块巨石,水利法师怕师父累,就劝师父坐一会儿,正好有一块平坦的岩石,于是我们就坐了下来。

 

我:刚才那个问题是说不清对错,可是它还有业果嘛,工人洗澡影响了其他人,不还是有问题吗?

 

师父:当然啦,不过那是另外一个问题了,它是一个总相与别相的问题。

 

我:总相与别相的问题?

 

师父:就比如一个人和社会的关系,一个社会就是整体,社会问题就是总相,个人问题是别相。很多问题,从个人看成问题的,对社会讲不是问题;对社会讲是问题的,对个人不成问题,看你从哪个角度去看了。

 

我:哦。这就出现矛盾了。今天听说山上居士在住宿上就出了点小问题。昨天办公室去云水堂调整床铺安排,有个居士起了烦恼,因为她来这里已经换过五次床位了。因为法会来的人多,临时来的居士经常要换床位。有的常住义工床位是固定的,但是下山时就被临时来的人给占了。其实办公室的义工发心真的很好,他们想办法让尽量多的人能够住在寺院里,大家住庙里能够得到关怀,也想让大家省点钱。这个从整体上看是应该的,也是很好的事情,可到了个人身上就成了大问题了。

 

师父:对,除了这一层,也有个刚才讲的是非标准问题,它说明我们对住宿管理前后有问题,一开始就没有说清楚什么行为是对的,什么行为是错的,你没有说明白常住义工下山以后空位能不能保留,保留多久。别人来了没有床位,看你这里有空铺当然就想住,他不会理解你为什么不让他住。

 

我:是,然后他就会起烦恼了。

 

师父:这个时候就看你们对境时有没有佛法了,看你能不能运用佛法来引导他们解决问题了。对常住义工来讲,铺位空着也没用,人家用了正好来修布施嘛;对临时来的人来说,要服从管理,应该问一问有没有人住嘛;对办公室管理人员来说,不要因为有人起烦恼自己就起烦恼,正好可以想办法来改善嘛。问题的本身是我们管理不主动,管理系统没有跟上,义工下山应该怎么管理,有没有个办法。什么事情都必须要主动,要有主动性、积极性、灵活性、创造性,你一弄成被动就很难办了。

 

小憩一会儿,师父站起来又往上走,我们也跟上去。起来时,腿被什么刺了一下,虽然感觉很痛,由于师父刚才谈话的加持,心里很轻松就过去了,回头看了一下,应该是一棵“蝎子草”,前一段听说过附近有,这个可能就是了。我说:我被蝎子草蛰了一下,也没有是非对错。从我的角度说似乎它刺了我,从它看可能是我打扰了它呢,它可没有想刺伤我。

 

师父:对呀,不从自我去分别,就没事了。

 

岩壁还是蛮陡的,师父看起来很有劲,没有什么困难就上去了。站在水坝上,看到水库的水已经满了,前天的雨并不大,没想到水畜积得还真多,“十一”法会应该不会有问题了。这里已是山林深处,凉风徐徐,天上的白云从北向南赶去……

【责任编辑:董银生】

标签:烦恼 智慧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