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首页> 龙泉寺> 学诚法师> 学诚法师>
[法音]《现代僧伽作持手册》序
来源:《法音2012年第8期 作者:学诚法师 发表时间:2012-08-15 00:00:00
字号: [双击滚屏]

  自古以来,戒律一直被视为佛法所以住世的根本命脉。佛陀临涅时,殷切付嘱比丘们以戒为师,方能令正法久住。《善见律毗婆沙》说:“佛语阿难:‘若我灭度后,毗尼即是汝大师也。’是名令正法久住。下至五比丘解律,在世能令正法久住。若中天竺佛法灭,若边地有五人受戒,满十人往中天竺,得与人具足戒,是名令正法久住。如是乃至二十人得出罪,是名令正法久住。因律师故,令正法久住。是名持律五德。”唐代道宣律祖《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说:“今戒律大藏住持功强,凡所施造并皆粗现。以人则形服异世,法则轨用有仪,住既与俗不同,杂行条然自别。由世随相有,法逐相成,便能纲维不坠于地。又以法能资人,亲成众行,使人能弘法。故律云:以众和合故,佛法得久住。”


  中国佛教之兴盛,实与汉地戒律之广弘密不可分。公元5世纪初,鸠摩罗什大师首次将完整系统的大乘佛法引入汉地,令中国佛教的整体面貌为之焕然一新之际,亦正值《十诵》、《四分》、《僧》、《五分》等完整律典相继从陆路或海路传来,律学蔚然流行,律匠接连涌现。经过两百多年的发展,隋唐时代的中国佛教进入了开宗立派的全盛时期,性相珠联,禅净合璧,天台贤首,双峰对峙,展现出一派雄健壮阔的大乘气象。而印度佛教却从笈多时期的鼎盛日益步向衰落,中国俨然崛起成为新的世界佛教中心。与此同时,道宣律祖开创南山一宗,著述三大部,会通小大,综揽诸说,以心识戒体、三聚净戒为究竟指归,奠定了汉地律幢的千年基业。可以想见,若无律风普被群机、戒德粲然皎洁,怎能有佛教大厦之安稳?故戒律与经教,虽形异而体一,皆归之于“法”,皆秉之于“心”,可谓经律本一、化制不二。


  会昌一难,诸宗偃息,曹溪五叶,禅林独盛。禅宗的祖师大德,以印度律制为基础,契理契机地制定丛林清规,为宋元佛教得以延续正法、重振宗风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随着清规不断发展完善,中国佛教也逐渐真正实现了本土化。在此过程中,汉传戒律在形式上逐渐脱去了异域的色彩,而其核心精神则借由丛林清规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保存。正如《百丈清规证义记》所言:“大小二乘,毗尼律藏,一言以蔽之曰:止作双持。兹清规亦然。各堂条约禁过防非等,止持所摄也;种种礼仪参禅念佛等,作持所摄也。具此止作,与律相扶,外以仪德感人而生正信,内则守护正法常转法轮。不期然而然,自利利人矣。此所谓扶律内护为宗也。”禅门有言:“精进以持戒为第一。”可见,制定清规的目的正是扶护戒律、延续戒律,绝非是取代戒律、断绝戒律。因此,清规与戒律互为表里,相辅相成,实为一体,不可分割。可以说,清规之灵魂就是戒律,戒律之形体就是清规。


  明清两代,宗纲弛废,戒坛久封,鬻牒泛滥,律宗虽有一度中兴,挽狂澜于末世,终因陈弊日久,积重难返,汉地佛教之颓势难以整体改观。直至清末民初,清规祖制徒具形骸,戒律精神涣然离散,佛教原本的健康之躯,已然貌合神离,形同走肉。


  历史的现实告诉我们,要想让古老的佛教在当今时代焕发出新的生命力,必须重新复兴戒律之真正精神,发扬持戒之优良风气,使其在僧团管理、行者自律及日常生活中起到核心的作用,同时辅以丛林清规以及现代管理制度,方能形神兼备、内充外显。


  如今,重振律风之关键有二,一则受戒持戒,二则僧伽作持。


  当今社会,僧人的持戒环境较以前已经有很大的变化。僧人若想清净持戒,必须依靠团体的力量,这样个人的戒行亏失,可以相互忏悔或者羯磨共忏,重得清净,否则忏悔还净相当不易。同时,现代僧团之维系根本也当回归于戒律。佛陀之所以制戒,正是考虑到戒律具有摄持僧团的十种殊胜利益,如《四分律》云:“一、摄取于僧,二、令僧欢喜,三、令僧安乐,四、令未信者信,五、已信者令增长,六、难调者令调顺,七、惭愧者得安乐,八、断现在有漏,九、断未来有漏,十、正法得久住。”如果将戒律所辖,用行政手段来处理,反而容易产生诸多流弊,得不偿失。因此,依律摄僧,才是长久之策。


  若要僧法能够发挥其真正效力,就需要一系列的众法辅助,如法结界、如法受戒、半月诵戒、安居自恣等等。佛世时这些根本教制,本身有着穿越时空的力量,其对于僧团清净和合的作用力是巨大的。而众法的成就,又离不开每一名比丘自身的清净持戒。只有每个出家人都能够如法受戒,圆满得戒,并且始终如一地珍视自己的戒体,同时依靠僧团,清净持戒,自利利他,和合共住。果能如此,则僧团得以建立,正法得以久住。


  近代以来,幸得弘一律师以其勇猛大愿与不懈努力,使沉寂了数百年的南山戒幢,重现神州。大师曾立誓曰:“愿尽未来普代法界一切众生备受大苦,誓舍身命弘护南山四分律教久住神州。”赵朴初居士赞其著述为:“致力之勤,用思之密,方之古德,诚无多让。”


  “文革”结束,全国百废待兴,教内更是一派凋敝。自1980年起,曾依止弘一律师学习的恩师圆拙老法师率众恢复福建莆田广化寺,高度重视律风建设与律学人才之培养,在广化寺创造条件,培养年轻法师学律,为日后戒律弘传造就了一批人材。


  先师志愿不敢忘怀,编者考虑编辑一套比较齐备完整又便于现代僧众阅读、理解和操作的结界、说戒、安居、自恣乃至忏罪等常用作持手册,以及帮助戒子们如法如律地受持三坛大戒的实用手册,以期促进戒律在现代寺院僧团的顺畅落实以及佛教自身的健康发展,因而不揣谫陋编写了《现代僧伽作持手册》和《三坛大戒受戒手册》。


  《现代僧伽作持手册》一书的编纂内容,本着弘一律师所言:“当今之时……具持非易,幸有舍微细戒遗教犹可依行。制限多寡,人各随力,且约最低标准而言:止持之中,四弃、十三僧残、二不定法及余篇性戒,悉应精持。作持之中结僧界、受戒、忏罪、说戒、安居、自恣等,亦易行耳。”止持已有很多书籍广为宣讲,而且止持也需要作持来辅助,因此基于律藏所说,针对现代机缘,细致编辑常用作持仪轨,而受戒较复杂,单独编书。另外考虑要威慑、治处恶行比丘,以使僧团安稳、和合,所以加上治恶比丘法。又考虑到出家五众都需要依循戒律,且为了让比丘众了知如何摄受、引导下众,故列出沙弥别行法和尼众别行法。现今多是三坛大戒一起受,菩萨戒如何忏悔清净,多有人困惑,所以给出菩萨戒忏法。另外,出家人还应该了知作羯磨的正确方法,避免错误,因此给出羯磨方法概述。


  求受“三坛大戒”作为出家人的终生大事,代表着出家人身份角色的重大转换。一个出家人对于戒律是否具有正确的知见、清晰的认识和完整的心理建设,以及受戒后的戒品高低、持戒态度认真与否等,都直接关系到比丘个人的身心安稳和学修成效,以及僧团的清净和合与弘法利生事业的顺利开展。《三坛大戒受戒手册》的编写,旨在提供一部事理兼备、深广而实用的受戒教材,以便于戒前教育的系统开展,帮助受戒沙弥从容求得上品戒体。


  这两本书尽量充分考虑现时机缘的施行方便,宗于南山,兼采众善,兴废随机,方便行事。对于常用的作持,以延续传统、不失依据且易于实行为原则;遇有机缘变化、是非难明之处,则把握戒律精神并借助典籍资料加以会通。


  希望通过这两本书,为中国佛教复兴,为正法久住世间,略尽绵薄。若帮助到一些戒子圆满受戒、认真学戒,并使更多的道场得以依律摄僧、和合兴教,则为大幸!


    
  佛历二五五六年  


  公元二零一二年  


【责任编辑:郑琰】

标签:僧团 戒律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