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首页> 龙泉寺> 学诚法师> 学诚法师>
[法音]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学院暨中医药文化研究院成立典礼上的致词 ...
来源:《法音》2014年第02期 作者:学诚法师 发表时间:2014-01-17 06:30:00
字号: [双击滚屏]
当今时代,中医文化若能与佛教的心文化相辅相成,则不仅有助于治愈人们的身病,更能抚平人们的心病;不只在消除疾病之苦果上倾心尽力,更能以智慧和慈悲断除人们痛苦的原因。


尊敬的徐安龙校长、张其成院长,


各位专家学者,各位老师、同学们:


今天,很荣幸能够参加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学院暨中医药文化研究院成立典礼。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学院是全国高等中医药院校第一家国学院,以传承、弘扬中医药文化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使命,旨在展现中医药文化魅力,提升中医药文化软实力,在当前国家提倡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大势中,可以说是应运而生。


中医药伴随着中华民族的成长轨迹一路走来,从神农尝百草开始,其创制传承始终关注着民生的疾苦和安乐,是民族文化的结晶,蕴含着中华民族天人合一、身心和谐的精神特质,寄寓着积极向上、生生不息的民族精神,体现着仁义精诚、好生济世的民族美德,透脱着相互转化、动态平衡的民族智慧。


中医药历史悠久、内涵丰富,不能把它仅仅当作一门实用的技术,而应从民族文化和民生安乐的宏阔视野认真审视并重兴其优秀价值,将这一中华文明的珍美奇葩广植于时代土壤之中,令更多的生命远离痛苦、得到安乐!


在继承发扬中医药优秀传统、发挥其新的时代价值的努力中,修复、壮大中医药体系的文化思想根基,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基础工作。历史与现实都已证明,中医药深深植根于中华文化的沃土,具有自成系统的理论体系、诊疗方法、伦理精神,透射着中华民族的完整生命观。因此,如果忽视中医药的文化根基,就很难真正了解中医药的精髓,也无法有效地继承发扬其珍贵价值。


今天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学院暨中医药文化研究院宣告成立,充分说明中医药界有识之士对传统文化根基的深刻认识与高度重视,也是重建中医药文化的开拓之举。只有通过文化的复兴、思想的重建、理论的厘清,才能为中医药的复兴之路铺下坚实的基础。


药王孙思邈在《千金方•大医精诚》中说:“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宋代张杲《医说》曰:“医之为道,由来尚矣。原百病之愈,本乎黄帝;辨百药之味,本乎神农;汤液则本乎伊尹。此三圣人者,拯黎元之疾苦,赞天地之化育,其有功于万世大矣。万世之下,深于此道者,是亦圣人之徒也。”(《古今图书集成医部全录》卷五百二)徐大椿《医学源流论》中则说:“医之为道,乃通天彻地之学。”(《医学源流论》卷下《猎涉医书误人论》)古人认为,医术、医学、医德都是通于天地圣人之道的,这些思想的渊源便是深厚的儒释道传统文化。如果不了解传统文化,缺乏民族文化的底蕴,中医的发展就会成为无本之木、无源之水。正如孙思邈所说:“若不读五经,不知有仁义之道;不读三史,不知有古今之事;不读诸子,睹事则不能默而识之;不读《内经》,则不知有慈悲喜舍之德;不读《庄》《老》,不能任真体运,则吉凶拘忌触涂而生。至于五行休王、七曜天文,并须探赜。若能具而学之,则于医道无所滞碍,尽善尽美矣。”(《千金方•大医习业》)由此观之,北京中医药大学首创国学院,实在具有深远的意义。


在传统文化资源宝库中有许多值得重新认识和借鉴的优秀精华,佛教便是渊深广袤、取之不竭的一座大宝山。佛教教主释迦牟尼佛一向被尊为“大医王”,不仅教导众生祛除贪瞋痴等根本大患,还留有许多医治病苦的史实记载。因承佛陀的慈悲与智慧,医药学成为菩萨度化众生的一个重要法门,被称为医方明。《瑜伽师地论》中说:“若诸菩萨求医明(医学、药学,又称医方明)时,为息众生种种疾病,为欲饶益一切大众。”(卷第三十八)《大藏经》中记载有多种体现医方明的经典,比如《佛说佛医经》、《佛说医喻经》、《佛说疗痔病经》等,包含了丰富的医药理论和方法。历代佛教僧人中也不乏名医圣手,如世尊时代的东方医圣耆婆、使医药技术远播东瀛的鉴真大和尚等,他们将修行与医术融为一体,行医本身就是拔苦与乐的慈悲精神之体现。正是因为以上原因,历史上佛教与医疗福利事业一直如影随形,如唐朝寺院曾兴办“悲田养病坊”,日本奈良时代一度以寺院为中心设立医院。长期以来,佛教医药学,特别是藏传佛教医药学,因为受到宗教体系的荫护,史料保存相对完整,在文化传承与教育传播方面,既有丰富的传统经验可供中医借鉴,自身也仍然具有相当大的探索空间。由此可见,佛教自古以来便与中医药传统有着辗转增上的不解之缘。


探溯因缘交织背后的精神渊源,会发现二者的志趣本怀实则相通。悬壶济世、仁心仁术是中医的基本情怀,而佛教本身就是一种系统完整的生命教育,是对生命最全面和终极的关怀。释迦牟尼佛当年正是由于四门出游,看到了老病死等人生痛苦现象,于是决定出家求道,最后彻底证悟了人生的真相,获得了圆满解决痛苦的方法。在佛陀看来,痛苦的根源在于业和烦恼,无论是身体的疾病还是心灵的苦恼,都是人的思想行为的综合结果,同时也是人自身与周围环境——正报和依报之间相互影响的结果。净化内心、多造善业、爱护环境,自然会身心健康、生活和谐;反之则会身心混乱、疾病丛生、环境恶化。现代社会物欲至上,由贪欲的炽盛而引发更加强猛的烦恼,各种富贵病、抑郁症,前所未有的怪病、绝症、瘟疫滋生蔓延,雾霾等环境污染问题也日益严重,此时若能将中医注重个体的养生祛病之术与佛教关注内心、重视因果、着眼整体的思维方式相结合,在调理身心的同时,增进心灵净化和共业环境的改善,则更能起到标本兼治的效果。《大般涅槃经》云:“一切众生有四毒箭则为病因。何等为四?贪欲、瞋恚、愚痴、憍慢。若有病因则有病生。”对于医生来说,身病好治,心病难医,再好的方药也无法弥补不良生活方式带来的身心损耗,更难以制止烦恼对人自身和生存环境的过度伤害。而佛法正是净化烦恼的清凉散、安顿身心的补益汤。


佛陀揭示贪瞋痴等烦恼的根源是众生的我执,由此导致的个人中心主义和人类中心主义已将人类社会推向了充满危机的境地,优秀的中医药传统在这种大势之下也面临着时代的挑战。因此,要想复兴中医,必须借助传统文化的复兴,从思想观念和社会大环境的全面提升中迎来中医药发展的新机遇。大乘佛教中身心不二、自他不二、依正不二的思想,恰恰是对治各种现代综合症的阿伽陀药;因果观念、苦空无常的认识、众生一体的生命观、缘起的世界观,都能帮助人们警醒自心、净化烦恼、善待他人、尊重环境。当今时代,中医文化若能与佛教的心文化相辅相成,则不仅有助于治愈人们的身病,更能抚平人们的心病;不只在消除疾病之苦果上倾心尽力,更能以智慧和慈悲断除人们痛苦的原因。


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学院暨中医药文化研究院的成立,为复兴中医药文化奠定了坚实的传统文化根基,同时也为深入研究佛教医药学及与中医药学之间的关系提供了很好的平台。承蒙北京中医药大学及国学院的信赖,聘我为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学院的荣誉教授,感到非常荣幸,也真诚期待未来佛教界与中医药界有更深入的交流合作,并衷心祝愿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学院暨中医药文化研究院蓬勃发展、硕果累累!

标签:中医药文化 北京中医大学 国学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