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龙泉寺 > 僧团 > 正文
心不外驰
来源:学诚法师博客文集之二十一 作者:成蹊 发表时间:2015-04-21 06:10:11
字号: [双击滚屏]
无所求,是内心对外在的人事物不要有期待,但不是不发心,发心是愿力,内在的动力。心向外求就会随境转,就不容易平静。无所求是不执著,发心是动力的源泉,我们修行就是既要发心,又要不执著,达到一种平衡。

忍辱,对一个修行人来说是一项必要的修行内容,尤其是六度中的忍辱波罗蜜,更是详尽地阐述了忍辱的重要性。很惭愧的是自己几乎没有好好修过忍辱,反而总是让别人在修忍辱,实属不该。忍辱只是忍的一部分,并不代表忍的全部内涵。



俗话说:“忍字头上一把刀。”如果把刀放在心上,那是何等痛苦的一件事情。以前总觉得“忍人所不能忍”,就是忍受别人不能忍受的各种痛苦和侮辱。现在我要忍受的却不是痛苦和侮辱,而是各种各样的人事接待以及名闻利养的诱惑。我现在的浅薄认识是,五欲—财色名食睡的诱惑要比痛苦和侮辱更难以忍受,稍微不留神,心就跑掉了,因为太相应了。


财的诱惑,令人难以抵抗,尤其是在客堂这个位置,内心的希求总是有的,因为现在寺院建设太需要钱了。尽管当初的发心是为了建寺需要,但是慢慢发现自己的心有些扭曲了,在接待来供养的护法菩萨时,比较和分别的心不但没有放下,而且在不知不觉之中长养,心开始腐烂了。善知识总是观照着弟子的身心状态,并适时点拨。记得去年7月的一个晚上,在金龙桥头遇见师父,特别喜悦地向师父汇报说:“某某准备供养一千尊尼泊尔工艺的文殊菩萨像,总价值四十万。”“不要高兴得太早了,你应该用无所求的心来面对这些人事境界!”师父微笑着,我却有些不理解了:人家供养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师父为什么要我以“无所求的心”来面对呢?如果什么也不求的话,那么我整天在忙些什么呢?这个问题思考了一个星期也没有想明白,而且心力下降了很多。“无所求”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呢?


心里有个问题装着就很苦恼,希望尽快找到答案。佛菩萨加持,甲法师从佛协回来,我就迫不及待地上前请教:“什么是‘无所求’?无所求是不是就不用发心了?”


“无所求,是内心对外在的人事物不要有期待,但不是不发心,发心是愿力,内在的动力。心向外求就会随境转,就不容易平静。无所求是不执著,发心是动力的源泉,我们修行就是既要发心,又要不执著,达到一种平衡。”


“这个对我来说有难度,我是一发心就执著,不执著就不发心了,很难将两者平衡。”


“是啊,我们是凡夫,不容易做到既发心又不执著,所以我们要修行。师父给你这个教授是对你的学修有了更高的期望,很随喜你!”


“原来是这个样子的。”总算是看到了光明。现在想想师父开示的“因上努力,果上随缘”,就是既要发心承担,又不执著结果,“随缘”就是对外在事物的“无所求”。


后来的因缘告诉自己,师父的教授是对的。去年11月从台湾回来之后,才得知那期待很久的一千尊文殊菩萨像不能供养来了,有了之前的心理准备,自己感觉很平静,至少四个月前师父已经给过指点。


随缘,无所求,发心还是要的!虽说达不到那种任运平衡的状态,但至少有了努力的方向。感恩师父、三宝!现在还没有达到无分别的境界,依然很执著,但是知道不应该执著。


有一个成语叫做“利令智昏”。想想甚是有道理,对利益的贪求会导致智慧的心迷昏!对财的希求没有那么强烈了之后,求名的心似乎又在不断地滋长,想着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告诉别人我很行,有那么一点功夫。更糟糕的是这一点不容易比量,言语上就变得有些夸张了。为了展现自己总要有个比较的对象吧:我比某某法师如何如何。似乎在事相上我还是有那么一点成绩的,但透过慢心的放大镜看过去简直是不得了的事情一样,乐此不疲!


师父总是在自己需要的时候给予一剂良药—注意内敛!我是很需要内敛了,而且是需要好好反省一番。感恩师父让我内敛,否则我会被世俗化,因为如果我表现得不俗就会不易和访客沟通。我总觉得自己像“变色龙”,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给人的感觉好像是变化无常,一瞬间就会变成另一个面孔。


别人的不理解,我早已习惯了。但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把自己关起来几天,好好“静坐常思己过”,不会“闲谈论及人我是非”。


我感到疲倦了,想睡觉,自然的反应。我对上殿诵经的修行方式不相应,总想着能够闭关禅修什么的。现在还不能实现自己的想法,还好我也不觉得很烦,因为真正的禅修是可以在生活中实现的,于是我试着在平时的生活中运用禅修的方法。感恩师父能够给我去台湾参学的机会,学到了一些动中禅法,虽说用得并不好,但是没有像以前那样容易烦恼了,而且能够在动态中快速地镇定下来,处理突发事件。在境界中历练后,我体会到了更多佛法的甚深微妙之美。


记得师父曾经开示过:“佛法是很实在的,能够在生活中随时随地使用,让你离苦得乐!”我还没有达到随时随地可以使用佛法让自己离苦得乐的境界,总是在苦受来了之后才想到要用佛法,可见佛法还没有成为自己生命的自然状态,真的很希求“随心所欲而不逾矩”!


【责任编辑:崔松梅】

标签:忍辱 惭愧 名闻利养 扭曲 执著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