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首页> 龙泉寺> 僧团>
父子情深之八:重续未竟的故事
来源:学诚法师博客文集之十八 作者:成蹊 发表时间:2014-12-22 06:22:46
字号: [双击滚屏]
看着父亲离去的背影,我忽然意识到,其他工作,将来还有机会,而这份工作,一旦失去,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在我去泰国的几天里,父亲选择回龙泉寺住。
  

 

说实在话,父亲很喜欢龙泉寺。至于确切的原因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但我觉得这个问题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父亲打心底里认可龙泉寺。
 
按照原先的计划,从泰国返回的那天,也正是贤甲师陪同父亲进城做核磁共振的日子。检查完之后,我陪父亲和贤甲师一起吃了个饭。饭间,父亲饶有兴趣地向我描述了几天来在寺里各种各样的经历。
 
那一刻,我忽然发现,父亲竟然像一个孩子,而我却成了一位长者。
 
心里很清楚,说这话,并非出于不敬,而是由此产生的一种慢慢走进父亲内心世界的感觉。
 
因为离专家出诊还有三四天的时间,父亲的意思是,希望能到山上再住几天。对于这一点,我当然不会有异议。
 
感情需要时间去培养,因缘需要空间去铸就。这段时间陪同父亲,内心竟慢慢产生了这样一种体会。而这种体会,甚至让自己的身心倍感舒畅。这真有点像夏日的白云,随风飘荡,自由自在! 
     
父亲又返回龙泉寺,而我,则开始了泰国之旅随笔的写作。
     
培根说,阅读使人充实,会谈使人敏捷,写作使人精确。
 
坦白讲,这句话说得真是好极了!我的感觉是,阅读,是思想的交融;会谈,是语言的锤炼;而写作,则是文字的音符。
 
孔老夫子说,辞达而已矣。
 
这真是又高出了一个境界。一句话,涵摄了三句话。
 
这样一来,记载孔老夫子语录的《论语》,便具有了多重的价值。思想的价值,使它成为一部哲学著作;语言的价值,使它成为一部文学著作;而文字的价值,则使它成为一部美学著作。
 
或许,这就是经典之所以被称为经典的理由了。一旦进入,便不会让你空手而返。
 
连日来的写写画画,也让我体会到多重价值的内在统一性。这是生命中从未有过的一种踏实感。
 
但,如果就此匆忙下个结论,认为这是写作的功劳,那我认为,这种荒唐,真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我觉得,这功劳,完全来自于父亲。
 
这怎么可能呢?!自己不是说过,父亲连斗大的字都不识一筐吗?
 
是的,父亲是不识字。但,父亲却无私地给予了我世界上最宝贵的财富,那就是,让自己污浊的生命得以净化,贫瘠的生活得以充实。
 
到现在,我才终于明白世上所有经典诞生的缘由了,那无一不是感恩与爱的结晶。
 
等泰国随笔写得差不多的时候,父亲也要看病了。
 
今天一大早,我又挣扎着爬起来,到医院排队,挂那位刘大夫的专家号。
 
一想到刘大夫,她说话干脆、态度严肃的形象,便自然浮现于脑海。尽管不容易亲近,她却能让人产生一种深深的信任感。人与人之间的感觉,有时真的很奇怪!
 
排队的时候,背后站了一位和我同龄的小伙子。看我是个出家人,便好奇地问了我一些问题,还一口一个“师父”地称呼,我也趁机真切地体会了一把受人尊重的感觉。但心里很清楚,人家尊重你,说明人家心里有功夫,与你何干?你能尊重别人,那才说明你的功夫。
 
缘分如此,我也不做推脱,就自己的理解,谈了一些个人的看法。没想到,他听了非常高兴,觉得很受用。这让我越发觉得,这个人确实有功夫。有功夫的他,无论向谁请问,都能学到东西。
 
顺利挂了号,一看时间,离父亲来医院还有一段时间,我也就惰性十足地坐在约定的地点,好好补了一觉。
 
八点多钟,在寺里净人的陪同下,父亲来到医院,此时哥哥也从广济寺赶来了。
 
这里需要顺带一提,我有个哥哥,比我大四岁;还有个妹妹,比我小八岁。这样一种年龄上的差距,让我的成长受到哥哥不少影响,而妹妹的成长则更多受到我的影响。因此,我们三人感情还算深。因为出差的缘故,昨天哥哥刚好来北京,顺便过来看看我和父亲。
 
拿着所有检查结果报告单,我和哥哥陪着父亲来到刘大夫的诊室。刘大夫一一查看了所有的检查结果。
 
“没有什么大问题!”刘大夫对父亲说道,“从检查结果来看,应是良性胃间质瘤。你目前犯胃病,主要不是因为这个,而是由情绪引发的。”除此之外 刘大夫又叮嘱了一遍,平时不需要吃药,犯病的时候吃一些相应的西药就可以了。另外,以后隔上一两年,可再做个胃镜B超,跟踪一下间质瘤的动向即可。
 
听了刘大夫的话,父亲、哥哥和我都完全释怀了。
 
“这个大夫诊断很干脆!”回来的路上,父亲说道,“有些大夫问问东,问问西,绕了很多弯子,最后也说不明白什么结果。”
 
父亲的总结,我深表赞同。见到刘大夫,先前的认识更加明确了:一个人说话准确、干练,是需要资本的。
既然结果已经明朗,父亲无意继续留下来,而哥哥也希望能陪父亲一起回去。既然如此,我也不再勉强。这么决定以后,他们先回广济寺,我则顺路到北京北站买了14:00的火车票。
 
用完午斋,将父亲和哥哥一直送到北京西站,我才返回。
 
从父亲来北京,到今天返回,屈指一算,刚好半个月。
 
“这段时间,你父亲去北京,让你跑了不少腿,操了不少心……”晚上给家人打电话时,母亲的哽咽声让我心酸。
 
“这个算什么!即使再跑这么多的腿,操这么多的心,我也心甘情愿!”我打住了母亲的话,语气中没有丝毫的犹豫。
 
“其实,你父亲很早就想过去,一直担心你忙……”电话中传来母亲喃喃的声音,这给我复杂的心情,增添了无限的悔意。
 
“以后能陪陪您和父亲,就是我最重要的工作了!”我奇怪地发现,自己从小到大说话的语气,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坚定过。
 
“……”电话的另一头,传来母亲再也抑制不住的抽泣声。
 
下午看着父亲离去的背影,我忽然意识到,其他工作,将来还有机会,而这份工作,一旦失去,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责任编辑:崔松梅】

标签:内心世界 自由自在 踏实感 感恩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