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首页> 龙泉寺> 僧团>
从概念中慢慢超越
来源:学诚大和尚博客文集之十七 作者:成蹊 发表时间:2014-12-18 06:09:04
字号: [双击滚屏]
老禅师说:“那点心还真甜啊!”说完便圆寂了。像这位大禅师,临终时你请他赐给你一句话,他说这东西很甜。非常简单,像小孩儿一样,他内心的境界到一定的高度了,我们很难了解。

      


       我:“法师,昨天您在课上公布新拟定的《丙班规约》,但最后问题全落在您自己身上了,让我半宿没睡着觉。”


       法师:“这也是我的一个体悟。管大家管得严,实际是因为我的问题多。我的境界如果非常高的话,就感不到这个果了,感不到管这一群人的因缘。所以说我感到的会是另外一种环境,也就是说还是我的问题,而我现在和你说的又比在现场说的高一个层次。”


       我:“法师,修行的时间越长应该对自己越敏感,是这样吗?”


       法师:“那是肯定的。”


       我:“但我反而越来越矛盾,越来越模糊。”


       法师:“那是错误的,修错了。应该要非常灵敏。”


       我:“面对事情应该更简单明了?”


       法师:“对。”


       我:“但我对事情往往想得越来越复杂。”


       法师:“那也是错误的,走对了应该越来越简单。有一个公案,说一位大禅师要示寂了,弟子们聚到一起时,其中有一位弟子想到了师父很喜欢吃的一种点心。于是,他就跑遍大半个城市买来给老禅师吃,老禅师也很高兴地吃了一些。当老禅师渐渐虚弱的时候,弟子们就请求说:‘师父,再赐我们一句话吧。’老禅师说:‘好。’弟子们便全凑到他身边静静地等待着。最后,老禅师说:‘那点心还真甜啊!’说完便圆寂了。像这位大禅师,临终时你请他赐给你一句话,他说这东西很甜。非常简单,像小孩儿一样,他内心的境界到一定的高度了,我们很难了解。”


       我:“昨天晚上我没睡着觉,就在想自己怎么会出现这么多问题。就如同考试的时候,观功念恩的那张卷子一发下来……”


       法师:“就想了一堆。”


       我:“对,我一看这题——解释‘观功念恩’,脑袋都快胀开了!我努力想经论上是怎么写的,其他的书上是怎么写的,结果没有想到。这就已经用了很长时间了,然后我就在想是不是要按照词面的意思解释。不!应该不是!应该还要和‘法’联系起来。但是怎么想都想不出来。后来我实在没办法了,就把法师对我讲的‘爱别离苦会思其功德,念彼胜利’给写上去了。最惨的是第二道题:为什么要观功念恩?我想到了观功生信、念恩生敬,但几次下笔,几次停止。我就觉得一定不是这样,因为这些大家都知道啊!法师要问的应该不会这么简单!”


       法师:“就是想得太多了。”


       我:“后来实在想不到了,就把常忆的偈颂给写上去了。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偏到这种程度。”


       法师:“分别心。直接把当下自己最深的体会写上去就行了。”


       我:“我还在想呢,怎么发下一张这么简单的卷子?当时我都愣住了。坐在对面的同学和我一样,大家都拿着笔,好久没写,愣住了。之前还不确定自己的想法存在问题,后来听到师父谈到丙同学的时候,我才确定原来所有的问题出在自己身上。”


       法师:“肯定是自己的问题。”


       我:“还有一件事情挺有意思的。今天下课后,净人甲对我说,他喜欢打篮球是因为可以锻炼身体,没有法师说的那种战斗的心、争强好胜的心。”


       法师:“是因为他还没有体会到那个细微的程度。”


       我:“我想到有一次法师下课之后在佛堂和沙弥甲辩论,说到辩论是一件好事情。今天我和净人甲就‘大打出手’了半个小时。说打篮球可以带来健康,健康可以导致长寿,最后我说如果前世种了长寿的因,现在的缘起条件下就能感得长寿果,这样就不用打篮球了。那如果想健康长寿,这辈子还要种因,那才能感得花报,并且下辈子还能感得长寿的果。”


       法师:“走正道了。”


       我:“花报和正报就都可以感得健康长寿。”


       法师:“锻炼身体是必要的,这个我绝不会反对,哪有不锻炼就能活动开筋骨的。”


       我:“嗯,对!所以要出坡。”


       法师:“问题就是到底想用什么方法来锻炼。”


       我:“最后净人甲说,他之前打篮球是一种发泄。我想到了发泄是一种感受,受即是苦,当下就会是苦的。是这样吗?”


       法师:“对。”


       我:“他也说到了之前打篮球还有一个目的:打篮球的男生比较帅,可以吸引女生。由此我想到十二因缘讲到的因位识和果位识,当下的因位识是这样,遇到了缘起,意识上也会感得这样的果。如果一直串习的话,反而会增加男女的问题。”


       法师:“对,还不如不打。”


       我:“不过最近确实觉得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上次的‘榴莲事件’,给了我不小的触动。加上您昨天结合自身做的业果分析以及定《丙班规约》,还有您的自我反省,这些给了我很大的触动。不过我还是很希望这样的触动多一些,能够让自己变得清醒一些。今天要是以之前的状态和法师一起送师父,我可能会很痛苦!”


       法师:“为什么?”


       我:“因为之前师父在我心目中是一种形象,在脑海中是另外一种印象,心中的师父感觉很近,而脑海中的印象却是和师父距离很远,根本无法靠近。但今天发现师父确实如同心中所想的那样,若换做以前的我就会很难接受,甚至完全不能接受。当真正接触到师父的时候才感觉到,虽然在外相上彼此离得很远,但实际上师父对弟子很了解。”


       法师:“心里是很清楚的。”


       我:“对,其实是很近的。如果是以前,让我扭转心中的影像,我会调整很久。”


       法师:“这就叫名言安立,就是概念上的一种安立。扭转这种安立是很不容易的,现在世间上很多人都是陷在概念当中,包括我们也是陷在某种概念当中。只是我们现在能从这种概念中慢慢地超脱,世间人陷在概念里就很难超脱。陷在名言概念里面,要想超脱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反过来说,以我们目前的状态,倘若不陷在名言概念里,我们也活不下去,因为我们没有所缘境,没有攀缘的东西,没有东西所依,我们便会受不了。”


       我:“不太理解。”


       法师:“先种个因。”


       我:“我想到了小时候很喜欢问妈妈为什么。后来把妈妈给问烦了,妈妈就说你怎么那么烦,什么事情都没完没了地问。以后我在父母身边就不敢问问题了。上学的时候也只是偶尔举手问老师问题,私下也不敢接触老师,这成了我很大的一个障碍。


       “对了,法师!我从昨天开始加大了背书的力度,其实我早就可以将《四书》背完了,只是之前是以听《菩提道次第广论》为主。昨天有人问沙弥应该以学什么为主,法师说要先以背书为主,我便加大了背书的力度。”


       法师:“一个时间段有一个时间段要学习、熏修的内容。这段时间《四书》要赶快背。”


       我:“法师,听到了之后,重点是当下就要努力去做,是吗?”


       法师:“对,最起码要知道这是自己应该去做的。”


       我:“我之前依着自己的想法去背《沙弥律仪》,后来才发现心变得很散乱,三心二意。背了一小段之后便放弃了,走了弯路。”


       法师:“至少要先了解十条戒。”


       我:“之前有偏执,觉得就那十条戒,威仪和它挂不上边。”


       法师:“威仪是保护十条戒的。”


       我:“我和净人甲辩论之后,有一个很大的感触。想打篮球是爱取,之后会苦。但和善法相应,爱取就是善法欲。对善法欲我当时有一点感觉,但不是特别强烈。用过午斋之后,我在洗碗,法师从甲班教室向我这边走,我就想,赶快洗好,然后和法师一起去散步。我一回头却发现法师不见了,心里‘嘭’地一下,当时的感觉是善知识就如同闪电一样,就这样晃一下便不见了。明明看着法师向我这边走过来,一念间便找不到了。我当时很痛苦,怎么连法师是如何上楼的都没有看到?我去放碗的时候就一直想,怎么会这么快。由此想到要从这样的境界中策发自己对善知识的希求。


       “当我看到法师在净人乙旁边站着的时候,心中就想,真好,只要种对因,就会有希望。当时就已经特别欢喜了。后来法师又和我说可以带我一起去送师父的时候,心里的那种感受就不只是欢喜了。我觉得和此时相比,之前最快乐的时候也不能叫快乐了。这种快乐是依着法如理思维所获得的那种快乐……”


       法师:“能获得三摩地,资粮够了的时候,一高兴就会获得三摩地。《大方广佛华严经》里,善财童子亲近善知识,一高兴就获得诸多三摩地,这是一种加持。”


       我:“我觉得这次超级提心力,之前提心力要好久。”


       法师:“对,这个提心力比较轻松。”


       我:“今天中午在想,送师父的路上应该会困,困了的话岂不耽误事?这时就想自己应该去休息一下。原本我是不困的,但是这么一想之后,马上就困了。后来我想到在师父旁边怎么能够困呢?又想到自己此前的欢喜,心力一下就提起来了。”


       法师:“你中午没有睡觉?”


       我:“没有,我最近几天特别有心力,中午都没有睡。我想看看自己能坚持多久。上学的时候目标很清楚,一想到如果不努力学习,之后连工作都很难找,就会很有力量。来到庙里之后变得比以前还要散乱,经常没有力量。”


       法师:“因为没有方向。”

【责任编辑:顾阳】

标签:概念 修行 简单 考试 辩论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