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首页> 龙泉寺> 僧团>
父子情深之六:人生因不同而精彩
来源:学诚法师博客文集之十八 作者:成蹊 发表时间:2014-12-18 06:08:18
字号: [双击滚屏]
我觉得,总是试图用一种行为模式和价值取向,来衡量另外一种行为模式和价值取向,是一种相当不明智的做法。因为,这常常会导致诸多不必要的烦恼。

       早晨起床后,来到办公的房间,发现贤甲法师正在陪同父亲看《了凡四训》。这一幕,让我内心很受触动。



      

       在这个时代,大家似乎变得越来越忙。越来越忙,换句话说就是,时间越来越宝贵。这样一来,愿意花时间在某件事或者某个人身上,说明这件事或者这个人,对我们很重要。这是一种无声的语言,虽然听不到,却能感受到。


       越来越觉得,生我育我、念我爱我的父母双亲,对自己的生命来说是无比珍贵的,因此,自己愿意花时间在父母身上。


       可是,法师呢?父亲对他又有什么重要呢?为什么他愿意花时间在父亲身上呢?我有理由确信,这并不是随意的作为。记得上一次父亲来,法师也是如此。那次他也是放下手头的工作,整整陪父亲聊了大半个上午!


       刚才进门的时候,我注意到师父房间的灯已经亮了。这说明师父已经开始办公了。


       需要到小院打扫一下卫生,我心里想。而此时,也刚好收到师父的短消息,提醒我做此事。


       打扫卫生,是一件费时费力的事,除非你想三下五除二, 草草了事,那另当别论。


       但,当人们不断重复一种观念和行为,然后觉得这件事变得重要的时候,情况就全然不同了。


       我觉得,这就是个人价值观的确立过程。因为每个人的观念不同, 所以日常累积的行为模式也不同,价值观自然也不同了。这就导致了不同的生命轨迹。

      

       人们大多都有一种体验,觉得做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事情,无论需要付出多少时间和精力,都是值得的。


       可是,为什么我会觉得,打扫卫生有价值,因此很愿意做呢?


       这源于儿时的体验。母亲很勤劳,也喜欢干净。从小,在我的印象里,母亲总是把庭院打扫得干干净净的。等我大一点,能拿动扫帚的时候,也开始学着扫地。而这一点,总能让母亲很高兴。


       于是,一个很简单的逻辑就这么产生了:我很欢喜扫地,原因是,这能够让母亲高兴。


       而今天,我很注重为师父打扫卫生,也是基于相同的理由。这一点就足够了,不需要其他的理由。


       之所以对这么一件小事深究,还要略略提及和贤甲法师的一次相处经历。


       那天,我叫上法师一起给师父打扫卫生。结果还没有打扫好,师父就来了。


       “有没有打扫好?”看我们正在清扫,师父一进门就问。


       “还没有,师父。”我回答。


       因为没能提前打扫好卫生,给师父带来了不便,心里深感不安。希望以后能早来一会儿,这是我对师父问话的解读。


       而法师的解读,却非常不同。他觉得,我们应花更多的时间在师父交代的事情上,作师所喜。


       当时听到法师的解读,明显感受到彼此认识上的差异。尽管我赞同法师的观点,却并没有尝试改变自己的观点和行为。


       于是,法师总是全力以赴,做师父交代给他的事情。


       而我,总是会花一些时间,做一些类似打扫卫生这样的事情。


       写到这里,对于法师为什么愿意花一些时间陪同我父亲,我心里已经比较明朗。这也是一种价值取向在起作用,法师也是在做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事情。


       我觉得,总是试图用一种行为模式和价值取向,来衡量另外一种行为模式和价值取向,是一种相当不明智的做法。因为,这常常会导致诸多不必要的烦恼。


       难道不是这样吗?当人们没有按照我们的理想和愿望生活时,难道我们能认为,人们都在浪费自己的人生,而惟有自己是在珍惜生命吗?


       因此,抱着一种欣赏的眼光, 待不同的人生和事物,已经慢慢成了自己潜在的一种追求。


       今天,带父亲去了三个地方,一个是王府井大街,一个是毛主席纪念堂,一个是动物园。返回广济寺时,已经是17:00了。


【责任编辑:崔松梅】

标签:父子 不同 精彩 明智 累积 深究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