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首页> 龙泉寺> 僧团>
父子情深之四:孝悌心的扩散
来源:学诚法师博客文集之十八 作者:成蹊 发表时间:2014-12-16 07:23:10
字号: [双击滚屏]
“法师,让我给您剃剃头吧?”法师的神情,能让人的心变得像棉花一样柔软,一种莫名的力量,推动着我坐到法师身边,向法师请求道。

      感情上的事情,通常都是无常的,除非你不断地去升华它。

 


      最近几天全程陪同父亲,也让自己与父亲之间的感情不断地升温。能感受得出来,这让父亲内心很舒畅,当然,也让做儿子的心里充满温情。


     坦白地讲,我当然不希望自己对父母的感情稍纵即逝 ,而是希望这种感情能得到稳固和升华。


      于是,我想到把它记录下来,并与更多的人分享。这样做虽然辛苦一点,但心里却是踏实的。

 

      昨晚因为熬夜的缘故,今日凌晨,虽然在朦胧之中听到打板声,却一如既往地沉浸在酣睡之中。唉!寺院的规矩,都是被我这等我行我素之人破坏了。

 

      再一觉醒来,已将近七点钟,早斋的时间早过去了。不知父亲有没有去斋堂用早斋。我心里忽然产生了一种不安。同寮房的居士去用早斋,应该会叫上父亲。我这样安慰自己。

 

      起床的时候,下铺的兄长— 贤甲法师关切地问:“你父亲情况怎么样?”

 

      “昨天看了中医,医生说有点肝胃不和,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我答道。

 

      “那就好!我觉得,你这样花点时间陪父亲是对的。”法师说。

 

      “听说,你前段时间回家了?”我问。

 

      “是。不过,没有到家里去。”法师语气变得有些低沉。

 

      “为什么?”我有些惊讶。既然回去,为什么没有到家里?“父亲不让进家门。”法师有些难过。

 

      “他还在生你的气?”我有点明白了。

 

      “是。以前做的事情,对父亲伤害太深了。”法师悔过的心情,表露无遗。

 

      “以前的事情?”好奇心促使我很想知道这些,尽管让法师重提旧事并不那么厚道。

 

      “一件事情是,当时父亲知道我出家,到寺院里去找我,而我却连见也没有见父亲一面。”法师提到这些事情,难过的心情溢于言表。“父亲说,如果我能见他一面,即使把我带回家,我自己再返回寺院,他心里也不会那么难过。”

 

      “是啊!做父亲的,遇到这种情况,心情当然可以理解。”我自言自语地说。

 

      “另一件事情是,出家三年,我竟没有给父母打过一个电话!”法师又提到了第二件事情。

 

      “那怎能不让父母担心呢?”好像是说给法师,其实是说给我自己。因为我并不比法师好到哪里去。

 

      “其实,父母并不要求我们什么。可是,我们却连最基本的都做不到。”法师喃喃地说。

 

      是啊!连最基本的都做不到。扪心自问,自己不觉得对待父母有点太吝啬了吗?是太吝啬了!每次,当父母、哥哥、嫂子暗示我,应该过段时间给家人打个电话的时候,我总有千百个不打的理由。

 

      “这次母亲来,我陪她看病,还为她洗脚。母亲说,她活这一辈子,已经知足了。”法师继续说道。此时此刻,我的双眼已经含满了泪花。这就是为人父母的,对儿女的期许啊!

 

      “后来,我送母亲回家。尽管没有让我进家门,但父亲内心却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他觉得很奇怪,我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法师抑郁的情绪,已经变得开朗了。

 

      “精诚所致,金石为开。只要有这份心,慢慢就会化解开的!”我对法师与他父亲的和解充满了信心。又有谁能相信,父亲会真的不认自己的儿子?

 

      “如果对自己的父母都是一副硬心肠,又怎么谈得上度众生呢?”法师最后总结性的话语,让人感到畅快淋漓。说实在话,很喜欢法师的风格,因为他的直率,没有一点弯曲,也因为他的真诚,不会有半点造作。

 

      起床后,简单地洗漱一下,并没有马上去找父亲。一方面,这次回来,确实有一些事情需要办理;另一方面,既然父亲来到山上,也希望给他点自由的时间,让他到处走走看看,续上该续的善缘。

 

      10:00,事情处理完毕,我来到德尘居父亲的住处。

 

      “我们出去转转吧?”我对父亲说。

 

      “已经转了一圈,刚才去提水了,刚刚回来。”父亲兴致未消。最近气温超低,山上的水管上冻了,因此吃水要靠人挑。父亲说的,便是和僧团一起大出坡,用扁担挑水。

 

      “那,我再带你去一些你没有去过的地方?”既然父亲说已经转了一圈,好像再去转就没有必要了。不过,我还是试探性地向父亲建议。唉!老人啊,都是嘴上一套,心里一套。因此,绝对不能轻信他们的言语。

 

      父亲不再说什么,便跟着我走出了德尘居。

 

      先到了见行堂旁边的东配楼。东配楼主体工程已经完工,但还没有清理和装修。我和父亲从窗户爬进去, 一层一层走到和见行堂二层相平的地方,通过新搭的天桥——连接见行堂和东配楼的通道——来到见行堂。

 

      父亲已经参观过底层,我就带父亲来到顶层的禅堂,然后来到禅堂外的顶层阳台上。由于阳台是背阴的,因此我们能看到的,并非是远方的城市景观,而是朝向山脉的自然景观。我想,这也是师父独具匠心的体现。禅修的空档,不仅可以来这里锻炼身体,还可以欣赏怡人的自然景观,放松心情。

 

      从顶层阳台下来,我们来到四层甲班法师的教室,刚好遇到僧团当值贤乙法师在教室独自用功。

 

     “对不起,法师,打扰您了!这是我父亲!”看到法师因为我和父亲的到来而站了起来,我有点不好意思。但既然已经打断了法师的用功,我就顺势将父亲介绍给法师。


      没想到,法师与父亲一见如故,甚是投缘,很快攀谈起来,把我晾到了一边。当然我也不甘寂寞,不失时机地将这和乐的场面拍了下来。

     

      得知父亲做了二十多年的生产队长时,法师热情地邀请父亲将来上山做义工,为僧团做大贡献。

 

      “来到山上,还让父亲做他的生产队长吧!”我插了一句,三人都笑了起来。

 

      不知不觉,午斋的时间到了。告别了贤乙法师,带父亲来到见行堂一层的居士斋堂,安顿好之后,我又回到二层的僧团斋堂。师父倡导的僧俗有序,我当然不能打破。

 

      午斋过后,考虑到父亲可能会回去休息,而我此时也已是困倦缠身,就没有再去找父亲。这次回来,还有些物品要交给贤丙法师,便来到法师门口。一看门上的名字:悟光法师、贤丁法师、贤丙法师。呵呵,三位上座法师同住一屋啊!

 

      敲门,得到应允之后,进房间。贤丙法师不在,悟光法师在使用电脑,这个场景已经再熟悉不过了。然而,悟光法师对面坐着的贤丁法师,着实让我吃了一惊。法师的头发已经长了很长,身体两侧还放着双拐。

 

      “法师,让我给您剃剃头吧?”法师的神情,能让人的心变得像棉花一样柔软。一种莫名的力量,推动着我坐到法师身边,向法师请求道。

 

      “ 好啊!”没想到法师竟然爽快地答应了,“头也确实该剃了!”

 

      得到法师的应允,心情别提多高兴了,身心的困顿,此时早已荡然无存。我拿上水盆来到四层洗澡房,接上温度适中的热水,返回法师房间。此时,法师也将刀片和毛巾准备好了。

 

      要帮法师洗头,法师执意不肯。但我并没有放弃努力,不时地用手向法师头上洒点热水,发现法师并不拒绝。最后,法师还是做出了彻底的让步。呵呵,万法皆无自性!看来还真是如此!

 

      只要不放弃努力,很多事情都可以慢慢改观。

 

      “前几天,我还给师父剃了一次头!”为了让法师对我的剃头技术放心,我还王婆卖瓜似的自我炫耀,“并且还得到了师父的肯定!”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给师父剃头时,刚下第一刀,师父就称赞说剃得不错。

 

      说起那件事,其中还有一个有趣的插曲。

 

      那天下午,师父发短消息,问我剃头怎么样。

 

      我一听就来劲了。这说明师父有意让我帮他剃头,而在这之前,僧团惟有极个别的法师才有这样的机会。说实话,自己的剃头技术也就是一般般,给师父剃,自己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发虚。

 

      不过,在给师父回复时,我却斗胆地说:“还可以。师父需要我剃头吗?”

 

      “再等等看。”师父的回复,让我有点泄气。

 

      尽管不抱希望,但也不能完全放弃希望。我开始尽力为此做准备。为确保不伤到师父,我想到可以先给楼上两位法师剃头,也算是练练刀。嘿!现在想起来,这种想法和做法也真够低劣的!不过,当时也确实想不到别的更好的办法了。幸好,他们都非常配合。

 

      给两位法师的头剃得非常成功。随后我请求贤戊法师,看能不能给师父发个短消息,也顺便推荐一下我的剃头技术,让师父放心。法师按照我的请求做了。

 

      很快,我就得到师父的回复:“你现在可以过来了!”收到师父短消息时的感觉,真是爽!

 

      记得师父曾经说,人通常有三类:一类人,经常错失机会;一类人,能够把握机会;还有一类人,能够创造机会。我当然不敢自认是属于创造机会的人,但这件事情,也确实让我略微体会了一把“创造机会”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言归正传,说到给贤丁法师剃头的事情,可真是把我给急出了一身汗。法师的头发不但长,而且很硬。最要命的是,法师不肯用新刀片!通常我们每个刀片只用一次,而法师却能用四次!

 

      对我来说,这可真是个莫大的考验!好在法师非常随和,对剃头的结果基本上没有什么要求,头发渣子一大堆,还说我剃得好。真是无语!

 

      不过,过程中倒是有一个很大的收获。法师向我透露了如何用钝刀片将头剃干净的秘诀,效果还真是不错!

 

      “法师,您的腿怎么了?”剃完头之后,看到法师走动极其不便,我忍不住问道,“我记得以前都好了,怎么现在又撑起双拐来了?”

 

      “你还不知道吗?后来又被石头压过一次!”悟光法师解答了我的困惑。

 

      “ 啊?原来这样!”听到这个消息,心像被针扎了一样。每每想到,现在能住进条件这么优越的房子,

 

      有这么安定的学习环境,内心都会生起对法师无限的感恩。法师完全是因为我们而承受了如此多的、常人难以忍受的病痛。真不知道我们这些晚辈如何做,才能报答这份恩情。其他的还太遥远,那就先从近的开始吧!

 

      帮法师剃完头,又花了点时间,完成悟光法师交给的修改文章的任务,就再也忍不住了,倒头酣睡。

 

      醒来时,已是14:30。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在贤己师的陪同下来到德尘居。没想到,父亲此时正和贤庚师的父亲聊得开心。

 

      看来两位长辈的缘分也是不浅。贤己师一直将我和父亲送到景区门口才返回。返回广济寺的路上,父亲饶有兴趣地给我介绍,在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里,他和某某法师及某某义工相处的美好时光。

 

      看到父亲开心的笑容,心里啊,就像喝了蜜一样甘甜,像沐浴了甘露一样清爽!

 

 

【责任编辑:崔松梅】

标签:父子 震撼 精诚所致 和解 善缘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