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首页> 龙泉寺> 僧团>
自性之苦
来源:学成大和尚博客文集之十七 作者:成蹊 发表时间:2014-11-17 06:37:51
字号: [双击滚屏]
佛法的入门是皈依,正皈依为法。法是什么?法相是什么?法的内涵又是什么?我皈依了吗?实际上我皈依的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用一生来修持?

      这是一个习惯性的行为了:当我心情比较低沉的时候,不太习惯去深入地探究自己难过的原因。而解脱的方法,更多的时候是去依赖— 只想找法师诉说心中的种种不痛快。在倾诉的过程中,难过的感觉渐渐就没有了…… 现如今,我的心情又一次落入低谷,心里面的第一念,依旧是找法师诉说。

 

 


       我在与大家相处的过程中,越来越发现同学们的进步,而我自己好像没有提高,心里很难受。一种无奈、彷徨和害怕的情绪时不时地萦绕在我的心扉。

 

      这似乎演变成了一种周期性的心理反应,每次它靠近我的时候,我都会莫名其妙地难过,似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也寻找不到多少值得反省的理由。我也不愿意在那种状态下去做其他事情。它总是走得那么匆忙,似乎每一次都会在它的风影中留下些许值得回味的气息。那是一种可以暂时忘却自己,关顾大家苦乐的气息。然后,我会心情高昂地为大家做点事情,在同行的笑脸中,我大概品味到了成长的味道。


      几次之后,我不再那么傻乎乎地沉寂于那种味道里。因为我发现,在那种短暂的快乐之后,一个崭新的、无法预料的、比以往更强大的苦受又要到来了…… 但往往,顶得住苦受,在最后都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就是这般……在来来去去的苦受中生活……

 

      在来来去去的快乐中悄悄长大……


      时间久了,身边的同学说我进步了。这样的声音对我来说,多少还是有点作用的。至少,我会少去想一些吃的、玩的,虽然这种状态持续的时间并不是很长。


      偶尔,上位的法师也会说一些肯定的话,我真的很欢喜,是为名么?我不太清楚。或许我本来很清楚,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总之,自己还想做得更好,想用一种更加清纯的意乐来做事,这样的结果大概也是法师所预想的。或许,我本可以领受到更多的东西,只是自己不够坚信,还没有认识到自己是块好料。


      肯定的言语,在生活中总是少的。


      有时候,身边的同学会不客气地指出、批评我的一些言行,结果往往会因事、因人、因时、因地的不同而有所差异。应该是我骨子里面的性格,不太适应那些说辞。事后的结果也时常让人认为应该有更好的方法来做成这件事。难道我就不能很自然地把同学们的言行领受成一种指点吗?


      与一些法师接触久了,自己也会观察和学习法师的处事方法。法师常会找个好的缘起,用自己的经验和善巧的言行来指点和引导我的修学。有一段时间,我总以为是在乱发脾气,但时间可以让我更充分地领会法师的良苦用心。自然地,那种“事情本可以这样做”的心就慢慢淡化了,对法师的恭敬心就渐渐增长了。


      事情发生了一桩又一桩。2009 年因为搞建筑,用水比较紧张,雨量也比去年少,大家节约的意识比以前好了很多。很多时候,在外在情况的迫使下,大家才会逆着自己的习性,不得不做出一些举措。我也一样,太多的事情开始让我疑惑。学佛不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吗?为什么我的进步总是要用无奈、彷徨、难受来换取呢?最难忍受的是它总是来无影去无踪。也许是自己学得不够,还没有能力去转境吧!也或许,自己已经适应了那些东西,不愿意去寻根问底。还有可能是自己的业障,需要忏悔净除。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我真的不了解。


      我的五堂功课还没有背完,而大家都已经背得差不多了,自己那“白板”的成绩总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专门花了两天的时间背诵,效果不错,还想继续下去。想想,还是班导法师的鼓励方式最有成效。


      偶尔一场班会,本想借机倒头大睡,缓解体力的。但又一想,缺少我一个,多少会让大家以为, 我是一个不太重视团体的人,会让我在和大家的缘分上产生障碍。所以,还是选择去参加。会上,每一位同学都很会表达,我可以听得出他们的理路,可以感觉到他们的善意。净人甲被表扬了,掌声异常响亮。听着掌声,我的心里竟然难过,为什么事情会是这个样子?大家向净人甲投去关爱和感恩的目光,那里面似乎还有一些收获的味道。我又问自己:事情为什么是这个样子? 我越来越发现,他们的团体意识远比我强。发生在我身边一件又一件的事情, 让我一次又一次地问自己:差距的原因到底在哪里?为什么我看到的总是结果?


      起初,我认为净人乙很喜欢乱窜座位,像个小孩子,大家能理解和包容他的举动,我也似乎能明白他那颗纯洁的心。他窜来窜去,每一位同学都被他串进了游戏里,都得到了大家的观功念恩。无奈中的我也被他一通“ 胡闹”给串成了主人公,接受大家对我的观功念恩。我彷徨,我无奈地问自己:事情为什么是这个样子?差距的原因究竟何在?


      偶尔看了几本书,看一些大德的发言,突然发现他们的发言里有太多值得回味的东西。本想借提问的方式,将这个收获告诉净人丙,谁知他的一番话犹如惊雷,原来他发现很久了…… 我彷徨,无奈地问自己:事情为什么是这个样子?


      后来借提问的方式试探了一下我和净人丙之间的距离。原来他的心灵又成长了一大步。平日里他的举止看似古怪,却不知其中真意,水平实难度量,让我得到的还是彷徨和无奈,事情为什么是这样的?


       一桌饭,一盒巧克力,三个人之间的一场口角。也许,他很相信自己,像是我错得理所当然。我明知道解铃还须系铃人,见到他的每一面, 我都极力想给他一个笑脸, 结果却是难上加难。一次又一次,都是在重复同样的举动。为什么事情是这样的呢?


      课上班导法师句句对大家说“对不起”,从他的音声里面能听得出他的功德。最终,我还是被打败了。无奈、无力地趴在桌子上,问自己, 事情为什么是这样的? 一次又一次,我的心越来越敏感于我和同学们的差距,真的想找个洞钻进去,独自一人安静地睡会儿。可是我明白: 醒来的时候,天还是那样的天,人还是那样的人,我还是原本的我,根本没有变化,还会照样难受,因为我没有正面去解决这些问题。

 

      早上一通电话,听得出贤甲法师很累,于是鼓了鼓勇气,泡上一杯人参茶,去他的寮房。看到他躺在床上,一点气力都没有的样子,我勉勉强强地伸出生硬的双手,给他按摩。我的脑海里,回想起了小马当初在医院给法师洗脚的场景。他的动作是那样熟练自如。为什么我不能和小马一样具弟子相? 过了半晌,我暗暗地想,我从小和父亲关系不好,几乎没有独处过,语言上的交流也几乎没有。今天这桩事,算是生平头一次。一次又一次,我越来越发现,每个人的身上都有着我不能比的优点,每个人的心灵都比我更能与佛法相应,这种心灵上的差距感越来越强。我很想消除这种差距感,可我又没有办法,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去改善这种状况。我着急,不知所措,只有无奈彷徨地看着,傻傻地站在那里。


      佛法的入门是皈依,正皈依为法。法是什么?法相是什么?法的内涵又是什么?我皈依了吗?实际上,我皈依的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用一生来修持皈依?


      法是什么呢?真的很难体悟。可我心里知道,佛法能让我生活得更快乐;能让我在处理问题的时候更加自如;能让我步步增上,成为一位大德。


      一切问题的答案似乎很简单,又好像很难很难……

 

 

【责任编辑:崔松梅】

标签: 解脱 意乐 观察 缘起 皈依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