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首页> 龙泉寺> 僧团>
看你不顺眼 是我有问题
来源:龙泉之声中文站 作者:成蹊 发表时间:2014-10-14 05:39:45
字号: [双击滚屏]
感恩这位师兄给我示现的境界,让我明白了怎样与人互动。学的法之所以用不上,是因为没有很好地串习它、转动自己的心,此时我才真正明白了贤乙法师讲的“当你看别人不顺眼时,一定是自己有问题”。

       这段时间在大寮里承担做事,由于时间久了,事项都比较熟练,崩紧的心也放了下来,再也不怕做错事挨批评了,感觉很轻松,由于没挨批评,心情也很好,很安逸。



       有一天,陪同典座法师(主管大寮)一起爬山,法师问到:“你现在几点起床,还是2:30吗?”我说:“已有两天没有按时起了。”又问:“现在定课还是以前那些吗?”我说:“减了许多,现在只想一门心思学好广论。”“现在的感觉是什么?”我说:“很好,烦恼轻了,心情也很好。”法师说:“你觉得很好,你知道好的背后隐藏着什么吗?是你的心力在下降!”开始我想,没有啊!学习功课,比平时用功,而且也比较能坐得住了。法师又说:“回去好好反省,反省出来赶忙刹车还来得及,滑到底再想努力就迟了。”


       通过反省,确实我的心力在下滑,在大寮里承担的心降下来了,能不去就不去。表面上在学习,以为很用功,其实都是在散乱中度过的。另外有一点,觉得做什么都没有意义,心里空荡荡的,就请法师帮助我。法师说:“你要一生这样安逸地过下来,恐怕连自己都救不了,谈何度众生呀!师父给我们创造最好的环境学习,如果不发心,不努力,一定成就不了。吃下去的东西将来要一口一口的还。”法师还举了《法华经》中的一个故事,同样受阳光雨露的滋润的生命,为什么长出来的有的是大树,有的是小草呢?发大愿你就能长成大树,不过还要经过风雨雷电甚至冰雹的洗礼。如同我们修行,不经过苦,想修行成功是不可能的。想想这些日子一直没有境界,加上大家也没有出坡,自己也没有再祈求境界了。听到法师的话后,真诚祈求三宝,给我境界,让我提升。


       祈求过后,境界来了。


       那天晚上21:30,我在佛堂用功,一位师兄叫我过去,我心想,你有事情找我,不进屋里来,反而要我出去,真是太没有规矩了。我没有出去,他走进来说,他还没用药石。当时我就在心里嘀咕,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来麻烦我。于是便告诉他,你找典座法师去,我做不了主。这位师兄沮丧地说,我不吃了。我想正好少了麻烦。到了晚上10:30,我回寮休息,他还没有睡觉,正和另一师兄在说话,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我听得清楚,我敲了三下,他不讲话了。我想师兄会不会为这事更不高兴呢?


       第二天早斋行堂时,由于馒头不够,行到他那里恰好没有了,我赶紧跑过去问他够吗?他说不够,我飞快地跑到大寮给他取了两个,结果他只用了一个。我这样做,是觉得他昨天晚上没吃,可能会很饿,我想弥补一下昨天的冒失之处。


       后来又发生了一件事,上午在大寮里,师兄熬药时,也不看着药锅,跑出去了,结果水冒出来把火淹灭了,幸好我在场,及时把火关了。后来他来了,我提醒了他几句,可他连一句感恩的话也没有。我顿时腹诽起来:“你这个没有礼貌的家伙,学的法很多,却不知道行持,正如常师父讲的,说起来头头是道,行起来一无是处。”我用法镜照他,在他身上显现的全是过错,他自从来到僧团后,和很多人都闹矛盾,有人给他下跪、还有人要打他,非常不招人喜欢;而且自己做错了,还喜欢往别人身上推,害得我有一次错怪了别人,让别人对我观过。


       这件事过去以后,我发现他每见到我,连招呼也不打。有时和他说话也爱理不理的,我想他一定对我观过了,让他观吧,反正我又没错。不愿意理我,我还不愿意理你呢?就这样,谁也不理谁,持续了几天。我用业果法则行忍辱,心里却很痛苦。法师曾经讲过“当你看别人不顺眼观过的时候,你就想是自己错了。”可是这个“对治法”对我起不了作用,因为我找不到自己错在哪里。我低落的心情让同行们看出来了,他们建议我去找班导法师。我想法师身体不太好,还是不麻烦他了,自己调吧。


       下午出坡,和两位师兄说了这些事,他们很愿意帮我,帮我分析这位师兄的功德,说他如何善护他意,关怀他人等等。可是这些话我听不进去,反而认为是因为他们关系近,他们在帮他说话。执着的时候,真是法不入心啊!但表面上没有表露出来,事后他们又找那位师兄谈话,问他对我观过了没有?想和我沟通吗?那位师兄说“不想”,他们回来告诉我了,我心里很痛苦。痛苦的是他根本没有把我放在心上。


       晚上21:00我开始做功课——忏悔,这件事我错了吗?我心中始终坚持自己是对的,所以不想拜,苦恼越来越重,怎么办?放弃吗?想一想,不能放弃,如果这个境界过不去,肯定还会有下一个。这几天,我天天都在观别人的过,觉得他们都对我不好,弄得自己心力很低。想缘光明面,可怎么也缘不起来,全是过失。为什么我看他不顺眼,而别人看他却很好呢?难道真的是我错了吗?我一定要突破这个境界,于是接着拜佛,不找出原因誓不罢休。


       慢慢地,心平静了,脑子也清净了。突然想到班导法师的一句话“如果观过的话,菩提心就生不起来,就是在造远离佛道的因。”我又想到了要修忍辱波罗蜜,这么一个小境界都过不去,如果人家真的骂你打你,那你怎么办呢?去拼命吗?这还叫修行吗?这位师兄只是冷落了我,我就苦得不得了,以后的修行还有比这更苦的呢?想到这些,心一下子调伏了。


       第二天早晨上课,贤甲法师讲他的生命故事,说他在清华上大学时,为了取得好成绩,于是就努力营造自己在老师心目中的形象,每一次的“答疑课”他都去参加,这样“印象分”很高,每次都考得很好。法师现在反省说,当时亲近老师是为了求名,现在一直在为这件事忏悔。在法师的眼中,这样的事都算大恶业,那么我所造的这些是什么呢?想到这些,心里更加平静了。回忆在世间的时光,总和人相处不好,来僧团仍然如此,虽然没有和人正面吵,但观过很严重,这个习气不改的话,以后还会有更大的苦受,肯定修不上去。


       通过自己认真的反省,发现我真的错了:第一,我根本没有慈悲心,那位师兄很饿才来找我,可当时只顾着自己用功,没有考虑到别人的感受。即使自己做不了主,也该好言安慰,即使仍然吃不到,起码他心里会舒服些。在寮房讲话,我如果能用商量的语气跟他说话,也许人家就不会生烦恼。熬药时如果我能帮他看守,这样他不但会欢喜而且会感恩,这样自己也可以积到资粮。第二是没有智慧,不能善巧地与人沟通,明明是增长福报的机会,结果却损了福报。第三是自己有慢心,觉得很用功,行持很好,用法镜照别人,觉得人家会讲不会做,而恰恰看不到自己的不足,我是既不会讲,也不会做,所以我要比他更努力学习。


       自己的心调伏了,对那位师兄的看法,有了明显的改变,虽然还没有向他主动道歉,但不观过了。他的言行对我来说,不受影响了。心调伏了,身语也跟着变化,不再象毒箭一样观照别人,用柔和的眼睛去看大家,发现他们都很好,正如法师讲过“人为什么见到蛇后很恐惧,因为蛇的身上,具有强烈的嗔恨种子。”我们用嗔恨的心对待别人时,回馈给自己的也是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感恩这位师兄给我示现的境界,让我明白了怎样与人互动。学的法之所以用不上,是因为没有很好地串习它、转动自己的心,此时我才真正明白了贤乙法师讲的“当你看别人不顺眼时,一定是自己有问题”。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这是为什么呢?是因为我们没有强烈祈求三宝的心,深刻地反省自心,如果有了这两者,就行之也易了。因此我发愿以后好好学习佛法,时常串习善法,如理如法地行持,以自己的功德去影响人,而不是强硬地去要求人。

【责任编辑:顾阳】

标签:典座 烦恼 承担 境界 行堂 观过 串习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