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多元文化 > > 正文
聂振弢:不读经典,岂辨“糟粕”?
来源:教育家杂志 作者:吴爽 发表时间:2017-07-20 07:23:54
字号: [双击滚屏]
聂振弢说,“教师的素质提高最关键,这是打破教育瓶颈的第一把钥匙。当老师奠定了深厚的国学功底,教育的功利性就会弱化很多。经典著作,老师更应该多读,五万多字的《四书》,熟读成诵当成为时代要求。经学为主,四书打头,集中识字,经典启蒙。

 

振弢简


著名文化学者,南阳师范学院教授、中国 冯友兰研究会常务理事、河南省孔子学会副会 长。他酷爱读书,勤于著述。自20世纪80年代 至今,一直积极致力于弘扬传统国学,在国内 外义务讲学2000多场。现年74岁高龄的他,依 然积极投身于国学教育事业,乐此不疲。


2017年4月22日,首届国学(汉学)教育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河南省南阳师范学院举行,来自英国、日本、韩国、马来西亚、中国台湾地区的90余 名专家学者汇聚一堂,研讨国学(汉学)教育。而这次活动的发起者,正是南阳师范学院年逾七旬的教授聂振弢。


在很多人看来,聂振弢的人生颇具传奇色 彩。初中毕业即辍学,甘坐冷板凳18年,读书不止,笔耕不辍。从中学代课教师到大学教授,琴棋书画样样在行,诗词曲赋如数家珍。国家语委咨询委员会副主任柳斌曾这样评价他:教育家一定是自然生成、社会公认的,聂振弢教授就堪称 当代的教育家。

学国学、教国学,几十年来,他始终在为国学教育事业鼓呼,足迹遍及海内外。国学教材怎么选,国学师资如何培养,孔子的教育思想和教育艺术又有哪些可供借鉴之处,聂振弢有他自己的思考。


出生书香门第,练就国学童子功


聂振弢出生于河南省南阳市西峡县。他被外祖母视如掌珠,爱如怀宝,外祖母是出生于“一门 三进士”——父亲、祖父、叔父均是清末进士—— 的大家闺秀,聂振弢回忆起外祖母时说:“老太太 聪慧好学,三百千千、四书五经以及四大名著都 背得滚瓜烂熟。我小时候,她给我讲故事,讲到诗 就背诗,讲到词就背词。”由于自幼受到博闻强记的外祖母的熏染陶冶,打下了坚实的国学功底,外祖母因此也成为聂振弢的国学启蒙老师。


后来,因为家庭的问题,聂振弢初中毕业即辍学回家。而外祖母潜移默化的影响,让聂振弢养成了伴随他一生的良好读书习惯。他把四乡邻里的书都搜集起来,白天读书,晚上抄书,不时地写些感悟,这书一抄就抄了18年。聂振弢说,“农闲时,那真的是我的春天。特别是雨夜,那是最为宁静怡人的时刻。我曾经作一首顺口溜: 亦无人迹亦无风,窗外淅淅来雨声,案头明烛三 更夜,砚旁茶花一枝红。这是我十几岁还不懂平 仄格律时写的,可见当时的心境。”


读书使人增长智慧。聂振弢说:“从外祖母那里听来的故事,现在想起来最重要的是两部书,一部是《聊斋志异》,它使我知道了什么是人情,什么是人性;另一部是《东周列国志》,它使 我知道了中华民族历史的源头何在;读《论语》 让自己知道了仁人君子,孝悌忠信;读《孟子》让自己知道了什么是中华男儿大丈夫……”
不急于教学生辨“糟粕”或“精华”。


2017年年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 印发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与此同时,各个学校掀起了强 劲的“国学热”,那么究竟什么是“国学”呢?


在聂振弢看来,“国学就是儒学为主(汉代定位叫经学),儒道互补,或者是儒释道互补的文化。国学包含着传统语言和传统文化,也就是我们的母语、母文化。” 


当学校、教师、家长越来越注重国学这一传统文化教育的同时,一个难题也摆在了他们的面前:面对市面上版本乱花迷眼、良莠不齐的国学类书籍,该如何选择呢?聂振弢回答道:“书读百遍,其义自见。书读得多了,自然而然就能判断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正确的判断来自你所读的一百本经典。不要着急去分辨什么是‘精华’,什么是‘糟粕’,这如同吃饭,汲取什么,吸收什么,抛掉什么,扬弃什么,这是一种自然的选择,是人体自身所具有的本能,读书也一样。当今人们的通病就是读书读得不够,该读的书没有读,‘营养不良’,这是个大问题。”


譬如《弟子规》中有言:“亲有疾,药先尝。” 有人认为,这是“糟粕”。聂振弢对此表示这一点 自己就做过。“我母亲,我祖母,生病的时候,那汤药就得亲口尝一尝,试试烫不烫,然后亲手奉上。过去熬药都是草药啊,药引子常有红糖,加的 多了少了都不行,都需要尝一尝。‘亲有疾,药先尝’,就是如此。尝一尝就是舔一舔,试一试,并 是喝半碗,要是喝半碗,那真是个大傻瓜呀。”


说到这儿,聂振弢想起了一件童年趣事。 “小时候我的外祖母教我背《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 迁……’当时并不理解文意,我就问外祖母‘狗 (苟)不叫(教)猫叫(教)?”外祖母不但没有责备,还夸外孙儿真聪明,知道‘狗’不叫‘猫’ 叫呢!外祖母的夸奖,用现在的观点来看,那是一种赏识教育,她知道长大以后自然知道什么是 “苟不教,性乃迁”。聂振弢说,“是非之心,智之端也。吸取老祖先的智慧就是向先贤‘取法’, 唯有多读书才能得之。特别是三百千千、四书五经,是国学的扎根工程,奠基工程,唐宋以降,千百年来,硕学大儒,高官显宦,包括民国期间的大师们,无不出于此门。我们传统文化里包含的智慧,都要多了解,你肚子里装得多了,有学问了,才行。没有这个功底成不了大器。”


在提及学习优秀传统文化的意义时,聂振弢强调,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相得益彰,不可偏颇。他说,世界上就两门功课,一门人文,一门科学。 科学是创造了物质文明的,让人吃饱穿暖,过得舒适、便捷。人文是熔铸精神文明的,是教导如何做人的。这两门功课不可或缺,但必须要分个先后次序,即科学的发展,一定要在人文思想、人文 情怀、人文精神的引领下,根据人类的需要,有序的、有掌控的发展。否则,科学无序的发展,失控 的发展,会毁了人类自己!中国的传统文化,传统教育不是没有科学,我国的四大发明、张衡地动仪、郑和下西洋乃至春种、夏耘、秋收、冬藏等等都是科学。但中国传统最重视的是人文教育,即如何做人第一。这是适用于全人类的教育思想理念,具有其世界意义和当代价值。


纵观民国一代的大师,聂振弢总结道,“那一代大师的成因,一是国学功底硬,二是留洋看世界。国学功底硬,就是精通母语,谙熟母文化; 留洋看世界,就是不拒绝全人类创造的文明。而国学功底硬是必要条件,留洋看世界是充分条件,他们之间也是有个严密的逻辑关系的。哲学家、教育家涂又光先生曾经说,从小学到初中,应该把人文经典像牛吃草一样吃一肚子,从初中到高中,再把科学经典像牛吃草一样吃一肚子,这样到大学再反刍,吸收营养,然后再加深拓展,大学生就很厉害了。这话讲得很好,但现在不是这样, 有点乱了。应该按照人文与科学认知规律,生理发展,心理发展,循序渐进,进行教育。”


国学教育,教师发挥着重要的引领作用,目前主要问题是缺乏师资,师资的匮乏正制约着传统文化的继承传播。打通传统文化进入中小学课 堂的“最后一里路”,化解培养国学教师的长期性与国学教育的紧迫性之间的矛盾,成为当前国学教育的一大要务。


聂振弢说,“教师的素质提高最关键,这是打破教育瓶颈的第一把钥匙。当老师奠定了深厚的国学功底,教育的功利性就会弱化很多。经典著作,老师更应该多读,五万多字的《四书》,熟读成诵当成为时代要求。经学为主,四书打头,集中识字,经典启蒙。从童少时代就该这样,据前人统计《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三本书总共 2720个字,这是幼儿园都可以完成的识字任务,到小学就可以看懂书报了。但我们现在的小学课本从一年级到六年级才2680多字,还不到3000字,这个识字量,对儿童记忆的黄金阶段是一个浪费。给学生一杯水,教师要有一桶水,我作为一个老师,我希望第一要有个清晰的教育理念,第二有个比较深厚的人文学养,第三应该有比一般人多一点奉献精神。”


汲取孔子的教育思想和教育艺术


八十多年前,钱伟长先生留美的时候,提出 “教育发达,则国家发达;教育落后,则国家落后。”聂振弢说这是个经典论断!他说:“教育不发达,将成为国家发展民族进步的瓶颈。因此,我们应该好好汲取2500年来以孔子为首的教育思想和经验。”


对孔子的教育,聂振弢有四点概括。


第一,伟大的教育思想——有教无类。 所有的人都要受教育。因为人不受教育,就与鸟兽无别,人为什么成为人?就是文化教育。“有教无类”这牵扯到了人权问题。也就是说,人要享受 多权利,人的第一权利是生存权,但它并不是最重要的。如果只给你了生存权,不给你受教育权,你就成了教育心理学所讲的那个狼孩的故事中的“狼孩”。所以,最重要的是受教育权,我们现在小学到初中九年义务制达到90%以上,很不错,但是初中毕业后就有一批的孩子辍学,而高中毕业,也有一批学生上不了学。当今的适龄青年不能受高等教育即成才教育的话,等于文化的夭折,这是令人痛心、扼腕的!


第二,科学的教育原则——因材施教。孔子是一个伟大的唯物主义者,他承认人有天生的差异。这个差异在哪?生理差异、心理差异、先天 差异、后天差异都有,你是女的,我是男的,这是生理差异。都是男的,心里想的不一样,这是心理差异。天赋不一样,你偏向文学的,你偏向理工的,你偏向艺术的,都不一样,这是先天后天的差异。这种差异是绝对的,所以就应该看你是什么材料,我怎么教你。这些,我们现在都远 远没有做到。各级学校对学生的教育,像一个模 子拓出来似的。更重要的是客观现实需要的各种人才,不只要一种人才,什么都要,农、工、医、 学、商都要有。所以客观的需要,主观的实际情 况就要因材施教,这个我们也远远没有达到。


第三,全面的教育内容——文行忠信。天下事就两件:做什么,怎么做。教育也就两件事: 教什么,怎么教。孔子教什么?就是《论语·述而篇》的:“子以四教,文行忠信”。


文,就是文化知识的教,具体说孔子的六经,《诗经》《尚书》《仪礼》《乐经》《周易》 《春秋》。《礼记·经解篇》说:“温柔敦厚,诗教 也。疏通知远,书教也。广博易良,乐教也。絜静精 微,易教也。恭俭庄敬,礼教也。属辞比事,春秋教也。”孔子《六经》这化育之功,对中华民族发展 进步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行,就是把知识转化为能力和才干,文和行的关系,也就是《论语》开篇“学而时习之不亦说 乎”中的“学”和“习”的关系。《礼记·月令》说 “季夏之月,鹰乃学习”。到了阴历六月,小鹰该出窝了,这时候老鹰就带着小鹰到蓝天翱翔,培养它的臂力,培养它的眼力,培养它的生存能力,这 就是“习”,也就是“文行忠信”的“行”。但是,有知识,有才干,缺少了忠信二字还是不行的。


忠信,这是一个人不可或缺的品德教育。忠,就是用心做事,信,就是说话算话,这是个做人教育的大事。人不怕做不成事,就是怕你不用心, 只要用心,一定能把事做成,不用心,你绝对做不成。就是俗话说的“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信,发自内心的诚恳。说的话一定兑现,要说话算话。由此可见,孔子在那时候已经和我们今天“德 育为首,全面发展”的教育方针已不谋而合了。


第四,很高的教育艺术——循循善诱。怎么教,就是教育方法论。孔子被称为万代师表,就是他不仅有全面的教学内容,还有高超的教学方法。方法高了就是“艺术”。孔子的教学艺术包括 循序渐进,启发式教育,特别是“循循善诱”这一 条。颜回说:“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既竭吾才。”老师能够把学生教的想不跟走都不行,这就是孔子教育艺术的效果。

 

总之,孔子的教育思想,教育原则,教育内容和教 育艺术是我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在今天仍然有着很高的时代意义和普世价值。


谈及未来,聂振弢先生说:“我的‘中国梦’就是办一所国学大学,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脑瘫患儿都能有机会享受优质的教育,为国学教育扎下坚实的根基。”在他的眼里,国学教育是贯穿他一生的事业。“没有继承就没有创新和发展, 我们人类踏着前人的脚印,总结过去的教训,择 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我现在已是‘70后’的人了,我常常想着三句话:鞠躬尽瘁,先忧后乐,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其实,这就是中国精神! 我认为,作为一个老师,首要是先教育而忧,我们的教育急需改革,这是大家的共识。但一个普通老师,该怎么办?那就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教育的盛衰,每个老师都与有责焉,不可推脱。用什么态度?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不死不已——这就是教师精神!”

【责任编辑:大米】

标签:经典 国学 教育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