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多元文化 > 读书汇 > 新书架 > 正文
迈向盛世中国的最后一里路:《文化的重建》自序
来源:《文化的重建》 作者:吴琼恩 发表时间:2017-07-16 23:00:36
字号: [双击滚屏]
在当前中西文化盛衰起伏的转折关头,中华文化第三波的崛起,扭转西方文化已走向发展尽头的颓势,开启人类新的文化机运。中国人当重建民族自信心与文化自信心,抓住这一不同凡响的历史机遇。眼下是中华文化第三波崛起的关键时刻,西方文明价值则在衰退中愈见其长处转化为短处。面对中国的崛起与西方的没落,作者以当前台湾当局的前途和中国统一为主要关注点,从中西文化四百年来盛衰起伏的比较,深入分析两岸关系与文化战略,阐明中华文化第三波的崛起既能化解跨文化的冲突,又能帮助世界重建文化新秩序。


作者:吴琼恩

版次:2017年4月第1版

出版发行:九州出版社


    2015 年,美国诺贝尔奖得主、经济学大师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 )认为是中国崛起的第一年,他是从全球经济发展的角度如此论断的。其实,从中国文化发展的角度来看,“人统之正,托始文王”, 此种偏重德性之知的特征,在历经西方文明偏向工具理性(Instrumental Reason )过度膨胀的发展后,益显其“价值理性”的优越性,弥足珍贵。


    从2013 年起,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再三强调中国传统文化“价值理性”的重要性,并全力反腐倡廉,勉励国人诚信做人。此与美国近二十年来强调社会资本(capital )的重要性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更与2008 年已开始的第三次工业革命逐渐重视“点对点的横向联系”相互适应密切相关。对于这一文化价值转变的新趋势,台湾政界绝大部分仍在朦胧中,多半仍不知所云,在石火光中闹不休。中国领导人如习近平、李克强、王岐山等人是深有体会的。中国国运的崛起和世界文化秩序的转变均在于斯。


    本书虽然以当前台湾走向和中国崛起为主要关注点,但却从中西文化四百年来的盛衰起伏进行比较分析。在20 世纪90 年代初期,即已见中国文化的即将崛起。这固然是在恩师南怀瑾先生1985 年7 月5 日离台赴美前,我已在台北市信义路讲堂耳濡目染,更在他的名著《老子他说》中发现有如下的一段话:“回顾历史的陈迹,展望未来,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动乱的时代,大概不会再延续太久了,照历史法则的推演(或为宋朝邵康节《皇极经世》的推演——笔者注),应该是丁卯年(1987 年)以后,我们的民族气运与国运,正好开始回转走向康熙、乾隆那样的盛世,而且可以持续两三百年之久,希望现代青年好好把握这个机会,那么,就更要懂得老子的思想学说。”1987 年7 月15 日,台湾解除戒严令,同年11 月2 日开放探亲;第二年也就是1988 年1 月13 日,蒋经国去世,李登辉上台,两岸关系开始千变万化。


    历经二十多年的演变,两岸关系从设立海协会、海基会开始,台湾当局经“九二共识”“九三辜汪会谈”,李登辉1999 年7 月9 日的“两国论”,陈水扁2001 年的“一边一国论”,马英九在2008 年开放直航,一直到中国大陆2008 年北京奥运会、2009 年国庆阅兵、2010 年上海世博会,当年中国的GDP 已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自2012 年习近平上任后,开始反腐倡廉,又不断警告官员不可以崇洋媚外,大力宣扬国学的重要性,鼓励国民要读《论语》和《孔子家语》,以恢复中国人讲诚信的优良传统。2013 年又倡议设立于北京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AIIB),成为21 世纪以来最大的国际组织,声势惊人,迄今为止(笔者执笔至今为2015 年4 月4 日)已有五十七国申请为创始会员机构。


    2014 年11 月7 日又在北京雁栖湖举办新一届的APEC 国际会议,提出国际外交“一带一路”的大战略新构想,使世界有识之士终于看到了欧亚大陆自古以来即以领导人类文明的发展方向而闻名于世。20 世纪中叶以后,由美国及其所代表的西方文明,由17 世纪的荷兰、18 世纪的法国,延续到19 世纪的英国,再由20 世纪的美国主导盛行迄今,已开始出现软疲无力的迹象,益见西方先哲的远见卓识。例如20 世纪初有德国的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一书出版,中期有英国史学家汤因比的《历史研究》一书出版,后期更有亨廷顿(Huntington.Samuel.P)的《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一书出版。亨廷顿更在此书总结道:“帝国主义就是普遍论必然的逻辑的结果。”1997 年,美国外交家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ński )更在他所著的《大棋局》一书中强调欧亚文明终将重新领导人类文化前进的方向。2011 年8 月22 日出版的《时代周刊》,更在封面以“欧洲或整个西方的衰亡”为题报道。同年8 月15 日《时代周刊》封面大标题更有法里德•扎卡瑞亚(美国《外事务季刊交》刊物的主编)所谓强权美国的衰落:美债危机何以伤及成长与其在世界的国家地位。


    从以上知名人士所见,我们终于看到现在的中国已然超越前进,愈来愈接近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那就是中华民族与第三波中国文化的两条腿一起站立起来。这才是中国真正站立起来了。试看1949 年的中国,是一条腿站起来的时代。国民党仓皇逃离大陆,落脚台湾,依靠美国的保护苟延残喘。1949 年4 月8 日,杨达写了《一个支离破碎的家》一文,因起草《和平宣言》,呼吁各省籍同胞互信互爱而锒铛入狱,还谪绿岛,开始了他长达十二年的孤苦生涯。请问这可是中国的民族主义精神?至于1971 年的海内外学生保钓运动,国民党更失去了中国民族主义立场,企求学生追求保守平安的日子(孤影发表的《一个小市民的心声》即为明显的例子)。时序到了1979 年美台“断交”,更有一知名文人丁中江发表《我本将心向明月,谁知明月照沟渠》,此种依靠美国强权保护的疲软心态,一时成为笑柄,留传至今。蒋经国1988 年1 月13 日逝世前,解除戒严令,开放探亲,事前并未与美国商量,尚存一丝民族主义尊严。及2005 年连战和宋楚瑜接连访问大陆,开始流行“两岸一家亲”的说法,这都是中国民族主义的凝聚力重新复苏。


    1949 年中国民族主义站起来,结束了1840 年鸦片战争以来民族的耻辱,结束了四分五裂的政局。而今台湾的当局摇尾乞怜于美国强权的保护,已明显可见日薄西山。所幸在中国大陆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崛起于世,紧接着是习近平的反腐倡廉及全面恢复国学。尽管中国,1949 年使民族主义的一条腿站立起来,但还必须恢复中国文化的自信心,吸收西方文明之所长,并加以整合和融会贯通,创造第三波中国文化的来临(中国文化中第一波原生文化以孔子为代表,儒释道融合创生的宋明理学是为第二波中国文化。自中西文化融会贯通,将近两百年,整合中、西、印等各支文化精神,是为第三波中国文化)。当20 世纪60 年代的“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进行时,蒋介石在台湾极力恢复中国文化精神,略有功勋。直至习近平上任,深知中国文化的高明,面对西方文化的侵袭,毫无自卑感,比起钱穆对唐君毅、牟宗三的偏见,余英时偏向中国文化的实证面,刘晓波主张美国殖民中国两百年的幼稚论,还有章家敦的中国崩溃论及苏起仍迷信美国不信中国崛起的实用论(当1999 年7 月7 日李登辉提出“两国论”,苏起立即宣告从此放弃一个中国政策),我们终于看见习近平的文化自信心和高明的谋略,及被其清理的贪污、腐败现象,中国前途和中国文化的远景已光明在望,前贤早已论之。


    游学日本和欧美十三年,并精通二十二种语言,且力行孔孟之道的陈寅恪说:“中国自今以后,即使能忠实输入北美或东欧思想,其结局当亦等于玄奘唯识之学,在吾国思想上既不能居最高之地位,且亦终归于歇绝者。华夏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后渐衰微,终必复振。”(转引自《联合报》2012 年12 月7 日龚济的《曾经活过的清大精神》)此一观点与20 世纪80 年代西方一些物理学等学科的诺贝尔奖得主所言有异曲同工之妙。他们认为当代物理学的世界观与中国传统儒释道的世界观相通。爱因斯坦所呈现的时空相对论、心物一元论、非线性思考均与儒释道的世界观相通,因而取代了牛顿理论。可以说,愈是现代物理学的世界观,愈与中国传统儒释道的世界观相通。牛顿或有其时空脉络性,其理论思维在有限的脉络下或有其解释力和预测力,但绝不代表普遍真理。卡尔•波普尔(Karl Popper )早说过:“科学命题不是追求真理,而是接近真理。”千万不可把某一物理命题视为真理,何况人文社会科学哲学的命题,怎能视为绝对真理或普遍真理呢?托马斯•皮克迪(Thomas Piketty )在《21 世纪资本论》一书中说:“经济学领域尚未跳脱对数学和纯理论性推想的幼稚偏爱。这些理论性推想常带有高度意识形态,而缺乏历史研究根据,也欠缺与其他社会科学的互动……如此可以轻易戴上‘科学客观性’的帽子,也不用回复周遭世界提出的更加复杂的问题。” 


    从科学哲学的角度言之,这种所谓的“科学的客观性”是一种脱离社会现实(social reality )的“抽象经验论(Abstracted empiricism)”或“工具性的实证论”,以美国和台湾地区的学界最为流行,因而无济于对中国经济形势的深度了解。中国的问题必须放在中国历史长久的文化脉络中来理解其意义,何况曾经引导人类文化前进方向的中国文化,岂能因一时的落后挨打而消失无踪?但这五百年来,随着西方资本主义和工业革命的来临,中国虽然落后了,中国人岂无高明之士如陈寅恪和南怀瑾等人看出中西文化整体特征而画龙点睛、补偏救弊?哪有像自称康德专家的孔子信徒,言行不一,经常诋毁他人不是,自以为真理的代表;又有自称台湾史专家的韩非信徒,顺着批孔扬秦的潮流,为中国人历经挨打、挨饿、挨骂等耍嘴皮式的饶舌,却提不出正面的思想理论,亦无知于第三次工业革命已然来临。他们早已预设社会实体的永恒不变,更受20 世纪60 年代美国逻辑实证论的影响,凡事倡言科学命题必备事实与逻辑的落后观点,自以为是真理的代表,又爱教训人。此所以台湾“左统”思想境界的失败与肤浅,好比殷海光先生要以逻辑实证论的研究途径写《中国文化的展望》,却无知于迈克尔•波兰尼(Michael Polanyi )早在1966 年已提出“个人的知识(Personal Knowledge)”或“默会的知识”的概念。波兰尼说:“我们所知道的超过我们所能说的(we can know more than what we can tell)。”早已与中国人的“言有尽而意无穷”意思相通,何待那些后知后觉者独领风骚,还不知谦虚为何物,常以真理的代表自居教训人,好辩好斗,如此这般又怎能扩大统一的力量?


    至于台湾的“右统”,虽有中国文化的根底,高手或有之,教条主义者却不少。最可怕者是那些从事儒释道心性之学者,自以为佛菩萨,东拉西扯到处教训人,或看不起人或自以为是,虽修行功夫或有可观之处,亦值得欣赏,却不见《金刚经》佛陀对前世仇人割裂身躯仍毫无一点瞋恨心的怨言,其境界差距简直不可以道里计。台湾的“右统”从“反攻大陆”到“反共无望论”,再演变为“宁共勿独论”,第四阶段则为与“左统”的合流,而有中国民族主义的“两岸一家亲论”。第五阶段的“中国文化崛起的整合论”,不仅是“左统”与“右统”的整合论,更是人类史上第一次中、西、印的大整合,是以中国“一带一路”的大战略为起跑点的世界新文明动态。


    最后,笔者虽汇集一些作品,权作关怀两岸将来统一预备之作。虽已陈述要点如上,仍有一些重点留作将来继续研究之发挥,以就教于海内外大家及恩师南怀瑾先生在天之灵。


    一、异化问题


    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社会是人类异化(Alienation )的新阶段。其实异化现象自古以来就有。一个人的所作所为,无法掌握其成果,而诉之于不可测的机运或命运,即为无力感(sense of powerlessness )的异化现象之一。青年马克思同情无产阶级无法掌握生产工具,为求温饱而不得不工作,产生异化现象,剩余价值被剥削。老年马克思则从同情转向对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的批判,并号召无产阶级起来推翻资本主义社会,以求建立没有阶级的共产主义社会。其实,异化问题更是人类心性主体的修行问题。2014 年3 月18 日至4 月上旬,台湾爆发“太阳花学运”, 其学运领袖之一陈为廷拟参加同年11 月29 日的选举,因爆发无数次性骚扰案件而宣告退选。心理学家分析,犯有性骚扰和吸毒者,即有耐不住的孤独感,此与权力饥渴甚者有同样的心理根源。庄子说:“帝王之功,圣人之余事也。”孔子说:“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可见耐得住寂寞的专注精神才是心性之学的内圣功夫,是解决异化问题的基本功,也是成就大事业的专业精神所必须具备的条件。


    二、工具理性问题


    最早强调工具理性问题者是休谟(David Hume,1711—1776),他谈道德问题时曾说:“理性为欲望服务(Reason serves desire)。”他疏忽欲望之上还有价值理性的心性之学,正是中国儒释道的核心精神,而为美国知名的心理学大师马斯洛(Maslow)1969 年所提出的“超个人心理学”所特重者。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以个人的欲望为分析单位,强调物竞天择,而在2008 年金融海啸后逐渐兴起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强调协同合作的横向联系,即将逐渐取代前两次工业革命中央集权的资源垂直整合。例如铁路公司、AT&T 、汽车和石油公司皆朝向资源的垂直整合,即将逐渐转向横向扩展的协同合作,使“取用权”将逐渐替代“所有权”。而第三次工业革命所必须建立的社会资本(social capital )更有赖于超越工具理性的思维,建立以中国传统儒释道为核心的价值理性作为基础,成为第三波中国文化整合西方文明的精神,挽救资本主义后期工具理性过度膨胀的危机。这也是习近平作为当代世界级政治家的高瞻远瞩。


    三、在天崩地裂、价值虚无化和泛实用主义流行的年代,如何克服近两百年盛行的否定性思维


    自康德对实体性形而上学的批判,转向知识论十二范畴的建构,再一变成为黑格尔主体性的形而上学,到了20 世纪20 年代又有以卡纳普(Rudolf Canape,1891—1970 )为代表主张取消形而上学。哈伯玛斯也放弃了主体性形而上学,强调交互主体性(inter subjectivity )的社会哲学。左派理论家、世界体系的创建者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 )也质疑:“阶级是否是社会与政治领域中唯一重要的操作单位?”我的好朋友王晓波教授,常不经意流露阶级斗争的观点。2014 年11 月马克思主义专家姜新立教授给我一信,认为王晓波是一有活力的中国民族主义者。评论得当,他受已过时的逻辑实证论和浅薄实用论的影响而不自知,更不知20 世纪初期体力劳动的无产阶级占多数;50 年代中后期已是朝九晚五的服务阶层占多数;到了90 年代已是创意阶层(creative class )愈来愈多,几乎占人口1/4 ,现在2015 年的创意阶层只多不少。他们可在家上班,工作、生活、旅游三合一,一人创意工作,富可与资本家同比,例如周杰伦、蔡依林等及其他科学家、艺术家、建筑师等,难以简单二元归类。那些“左统”分子几乎不知第三次工业革命即将来临的时代意义,只能抱残守缺,预设社会形势不变下,每年搞“二二八”纪念,说些不痛不痒的话,却无能扩展在台湾的文化思想方向,又自以为是真理的代言人。台湾这批“左统”分子很可怜,仍陷入否定性思维的迷雾中。“右统”则往往堕入传统的心性之学,加上无知于客观社会形势的理解,抱着“中华民国”的口号恋恋不舍,又提不出前瞻性思维。他们若能看一看黄宗羲的《明夷待访录》,即知民族统一或国家统一乃中国文化真精神。中共已认同中国文化了,国家富强与中国文化第三波的整合即将完成。这种统一的认同,才是民族的大是大非,又何必计较眼前哀声叹气没什么出息的“右统”和“左统”呢?一加一大于二,只要发挥整合的力量,大处着眼,中国的前途绝对是光明的。


   四、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来临与中国统一的愿景


    当1949 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成立后,中国的命运只是“一条腿站立起来”。中共对待中国文化仍延续五四以来的思维,摇旗呐喊者两岸皆有。好比2013 年习近平访问山东曲阜,鼓励大家要看《论语》和《孔子家语》。笔者也鼓励一位北大博士毕业的教授应读《孔子家语》,尤其是第五卷《儒行篇》,不要别人提示才去看,否则岂是有独立思考、向熊十力和梁漱溟学习的好汉?那位教授默然无语。第三次工业革命已然来临,《互联网革命》作者,也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作者杰里米•里夫金(Jeremy Rifkin )早在2013 年9 月10 日接受北京的《参考消息》采访时,在《为什么中国可以领导第三次工业革命?》一文中说:“英国和美国各引领了一次工业革命。21 世纪,中国将有望引领第三次工业革命。中国有世界上最丰富的可再生能源,中国有机会创造一种合作分享的经济体系……真正让每个人都参与经济增长当中。除此之外,没有其他道路可走……如果中国选择过渡到第三次工业革命这一全新的经济发展模式,将很可能引领亚洲乃至全世界进入下一个伟大的经济时代。” 


    第三次工业革命以点对点,强调横向扩展的协同合作精神,发挥中国传统以诚信为价值理性的文化,而超越西方资本主义以诚信为工具理性的文化。这一问题在《互联网革命》一书中已有详尽分析说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范亚伦(Aaron L. Friedberg )在2011 年的著作《美国回得了亚洲吗?》中提到,只要中国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领头羊,美国再怎么采取既遏制又结盟的“围和(congagement)”战略,终将无济于事。他们是现实主义加实用主义,我们则是长治久安的道义原则加现实的权变能力。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终将来临,中国民族主义和中国文化最终将屹立于东方,引领人类的新文化前途。


2015 年4 月20 日完稿


《文化的重建:迈向盛世中国的最后一里路》


(南怀瑾弟子吴琼恩教授,援引南怀瑾、李光耀等人的观点,对龙应台、余英时、陈水扁、亨廷顿等人进行批驳,谈第三波中国文化的崛起)


★追随南怀瑾30余年,以深厚的中国文化功底谈中国文化的崛起
★痛批龙应台缺失民族同情心、驳斥余英时对中国民族主义的扭曲、批判陈水扁的政治表演等,针砭时弊,透过文化视角看中国的前途 
★驳斥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等谬误,阐述中国文明对西方文明的借鉴意义
★阐明前沿的物理学与中国传统儒释道的相同之处
★作者坚信中国的未来,是中国的民族主义和中国的文化主义两条腿都站起来

★作者任《海峡评论》社长多年,书中透露不为人知的历史真相,厘清两岸的历史疑团 


●作者简介


吴琼恩,美国奥斯汀德州大学哲学博士,曾任台湾政治大学公共行政系所主任、华夏行政学会理事长、华夏青年交流协会理事长、《海峡评论》杂志社社长。现任中国政法大学特聘教授,北京大学、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云南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国家行政学院等十二所大学客座教授。他专长于中国管理哲学、两岸关系研究、组织理论与管理等领域,对两岸问题和天下时局有着深刻的见解。


●内容简介


在当前中西文化盛衰起伏的转折关头,中华文化第三波的崛起,扭转西方文化已走向发展尽头的颓势,开启人类新的文化机运。中国人当重建民族自信心与文化自信心,抓住这一不同凡响的历史机遇。西方文明的崛起是“以力服人”所变现出来的霸道思想,而第三波中华文化是“以德服人”的王道思想,相容并蓄,道并行而不相悖,这即是中国人的“文明多元论”,而非衰世中的西方文明的“文明冲突论”。


眼下是中华文化第三波崛起的关键时刻,西方文明价值则在衰退中愈见其长处转化为短处。面对中国的崛起与西方的没落,作者以当前台湾当局的前途和中国统一为主要关注点,从中西文化四百年来盛衰起伏的比较,深入分析两岸关系与文化战略,阐明中华文化第三波的崛起既能化解跨文化的冲突,又能帮助世界重建文化新秩序。


●编辑推荐


华夏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后渐衰微,终必复振。当代物理学的世界观与中国传统儒释道的的世界观的相同性正逐渐被认识。亦如作者所言“中华文化以孔子为代表是为第一波原生文化;儒释道融合创生的宋明理学是为第二波中华文化;自中西文化融会贯通,将近两百年,整合中、西、印乃至回教等各支文化,是为第三波中华文化。” 中国国运的崛起和世界文化新秩序的转变均在于斯。当前,无论从哪个视角看,中国的崛起已逐渐成为世界共识,中华民族与文化双足挺立的时代宣告来临,第三波中国文化正在崛起。作者以追随南怀瑾先生三十余年的学养,加之任《海峡评论》总编多年而养成的天下视角,不仅对两岸问题有着深刻见解,对中国的前途与文化的重建更有独到见地。


●世界名人对中国崛起的预见


中国崛起的幅度太大,今后三四十年,世界必须寻找一个新的均势。我们不可能假装只是另一个玩家,这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玩家。

——李光耀


我们的民族气运与国运,正好开始回转走向康熙、乾隆那样的盛世,而且可以持续两三百年之久,希望现代青年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南怀瑾《老子他说》


中国自今以后,即使能忠实输入北美或东欧思想,其结局当亦等于玄奘唯识之学,在吾国思想上既不能居最高之地位,且亦终归于歇绝者。华夏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后渐衰微,终必复振。

——陈寅恪


从全球经济发展的角度论断,2015 年是中国崛起的第一年。

——美国诺贝尔奖得主、经济学大师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 )


21 世纪,中国将有望引领第三次工业革命……中国将很可能引领亚洲乃至全世界进入下一个伟大的经济时代。

——《互联网革命》、《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作者杰里米•里夫金(Jeremy Rifkin )


【责任编辑:流水】

标签:盛世中国 文化的重建 自序 中华文化 西方文明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