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多元文化 > 对话与交流 > 正文
复兴中华文化:人类未来之路
来源:《文化的重建》 作者:吴琼恩 发表时间:2017-06-29 14:01:48
字号: [双击滚屏]
现在我们要有志气,中国的民族主义站起来了,中国的文化主义也要站起来,要两条腿站起来,我们可以引导这个世界文明的发展。我们儒释道的思想起来,保证可以超越西方文明,而且西方文明应该向我们学习,我们可以当世界人类文化的领头羊。所以南怀瑾老师高瞻远瞩啊,原来金温铁路是修一条路,能走的路。他最大的宏愿是修一条整个民族都能走得通的路,乃至于世界人类都走得通的路,这就是恢复中国传统文化,这就是习近平当前要强调全面恢复国学的道理。



各位先进:


今天我在这里做这个演讲,说实在,很不敢当。因为南老师的冥诞,我有责任和义务把跟南老师三十多年的学习心得在这里跟各位报告。因为我长期以来从事学术工作,难免有一点掉书袋子,请各位原谅。


反对科学主义,不反对科学方法


我一直从科学哲学的角度来研究学问,我认为科学并不是在追求真理,顶多是追求接近真理。所以我们要运用科学的方法,但是不可以把科学过度膨胀,如果那样的话,那就是科学主义。我们反对科学主义,不反对科学方法,这里面有很深的学术的思想,必须要跟各位报告。但是,我个人的学问有限、思想有限、经验有限,如果我有些批评、批判的地方,有不对的地方,请各位原谅,都是学术上的观点。为什么这样讲呢?世界知名的科学哲学家卡尔•波普尔讲过一句话:“科学不是在追求真理,顶多是追求接近真理。一个科学的命题,百分之百正确的命题是重言反复。”重言反复就是废话。这一张桌子就是桌子,百分之百正确,这个就不是科学命题,这是废话。所以一个科学的命题,必须要有可错性,可证为误性,可以证明它是错的。你消除了错误,使这个科学的命题逐渐接近真理。


这三四百年来,科学在往前发展,但都只是接近真理。牛顿去世的时候,英国人很得意啊,他们说:“伟大的牛顿,你发现了宇宙的真理。”现在不能这样讲,牛顿当然是了不起,但是到了20世纪,他的科学观、世界观完全被爱因斯坦取代。牛顿运动三大定律,到今天还是有用的,只不过它的应用范围是有限的。宇宙那么大,你好意思说它就是真理吗?


当代物理学世界观与中国儒释道思想相通


爱因斯坦起来以后,他转变了世界观,在学术上的名词叫作“Paradigm”,大陆译作“范式”,台湾译作“典范”,意思都一样。这就是说,我们观察世界的方式已经转变了。刚刚周瑞金先生提到了朱清时校长的科学观点,我非常高兴、非常赞叹。还有杨振宁先生也讲到当代的科学的观点,跟我们这个佛法已经很接近了。杨振宁先生可能没有研究佛经,以南老师的话,他讲的应该是佛法,我们不讲佛学,讲佛法。


那么这个世界观怎么转变呢?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取代了牛顿的“时空决定论”。20世纪20年代,量子理论的心物一元论取代了牛顿的科学典范的唯物论,我们从这个“典范”的观点看得很清楚。马克思是19世纪的人,他的唯物论就是牛顿的典范之下的产物。1977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普里高津,他好像来过中国,他的混沌理论的非线性思考,就是曲线的思考方式,老庄、道家的思考方式则与西方人的直线的思考方式相反。普里高津在1984年出了一本书,叫作《混沌中的秩序》,里面有一句话:“越是当代物理学的世界观,越是跟中国传统儒释道思想是相通的。”然后他又引用了《庄子•天下篇》的一段话,说他的混沌的思想跟中国的道家,尤其是庄子的思想是相通的,这是他1984年在《混沌中的秩序》中写的。所以20世纪人类的世界观已经在转变了。转变得怎么样啊?越是当代物理学的世界观,越是跟中国传统儒释道的思想相通,这个话不是说我们在这里自抬身价,说我们中国人怎么了不起。不是,这种讲话在西方国家已经多得不得了。其实我接近南老师那么久,他老早就讲了。但是我到国外念书的时候,才慢慢体会到这个。这是让我们中国人慢慢地对自己的文化有信心。


大家都知道,1949年我们中国人站起来了,这是中国的民族主义刚刚开始。你看那个开国大典阅兵,几支破枪,世界各国的武器都有,那个服装、装备也不行,但是已经不简单啦。中国百年受到帝国主义的侵略,我们多悲惨,好不容易这样起来。但是,还不行。中国的未来,一定要两条腿站起来,一条是中国的民族主义,一条是中国的文化主义。我们一开始受到了很多的灾难,五四运动又打倒孔家店,我们这个民族对自己的文化一点信心都没有,这是非常可惜的事情。当然中国连年的战乱,20世纪初这些学术思想的变化,大家逃难都来不及了,哪有闲情逸致知道那么多国外的学术思想的变化。等我们国家慢慢强盛起来,经济也富起来了,我们知道了学术的行情,就不难提高我们对自己文化的信心。所以现在,我觉得习总书记要全面恢复国学,这个就是我们国家强盛的开始,是中国的民族主义跟中国的文化主义两条腿要一起站起来的时候。所以这个时候,我们也更知道南老师的苦心。


我们跟着南(怀瑾)老师,他有些话,我们年轻的时候听不懂,事后慢慢研究。哎呀,我在美国念了那么多书,回来一看、一翻,很多南老师都讲过的,我年轻的时候不晓得重视。我们自己也有毛病,非得要到美国绕一圈,才看到南老师了不起啊。比方说,南老师在《老子他说》老早就讲过:“丁卯年(1987年)以后,我们的民族气运与国运,正好开始回转走向康熙、乾隆那样的盛世,而且可以持续两三百年之久。”你不信,去查《老子他说》。后来我才发现,我早就看到了,怎么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这是了不起的地方,南老师是了不起的先知啊。我不是在替南老师吹哦,要替他吹牛也要有点学术基础啊,不能乱吹牛。


当代物理学的世界观,现在越看越是跟中国传统儒释道的思想相通。通在哪里?通在时空相对论、心物一元论、非线性的思考。非线性的思考又是曲线的思考。西方人过去受牛顿的物理学观念的影响,认为做好事固然有好的结果,好事做得越多结果越好,这是你们外国人的想法。我们中国人不是这样,中国人是曲线的思考,好事固然要做,做到某一个转折点,你要注意,要拐弯哦,好事变坏事。你看有没有?生活上,我们常常去人家家里做客,乡下的老太太非常热心,拼命夹菜给你吃,她绝对是好意。但是她好事做得太多了,使你吃不下饭。你那个筷子有没有口水?干不干净?是不是这样?这个好坏是相对的嘛,对不对?你现在做好事也要替对方着想,你没有替对方着想,只是自己一厢情愿,自己认为是好事,拼命做,有时候人家讨厌。像我在台湾,最讨厌一种佛教徒,一下子“阿弥陀佛”,一下子“佛菩萨”,我说这种人不晓得是什么人。有一次听南老师聊天,他说,这种人叫“佛油子”。南老师很有趣啊,他有时候聊天,会谈到正式场合不会讲的东西,他说的“佛油子”就是佛的教条主义者。


普遍论必然走向帝国主义


讲到这个教条主义者,不得不说1996年美国哈佛大学亨廷顿教授写的《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我看好多人大概翻了几页就写评论了,现在要卖稿费嘛。大家都写他是儒家跟伊斯兰教联合起来要跟西方的基督教文化斗争。没有啊,不是这样啦。他是分析问题,不是代表他的主张。我现在可以证明,这本书从第一页到最后一页,英文版我都看完了,后来我又看繁体中文版,他最精彩的就是他的结论。我背给诸位听,你就知道亨廷顿没有说要主张文明斗争,他还是很内行、很谦虚的。他说:“帝国主义就是讲普遍论必然的、逻辑的结果。”过去,美国人说,亚洲落后的国家要现代化,一定要学美国的两党制、市场经济,好的坏的通通要学。


你们都知道台湾有个李敖,20世纪60年代的时候,他主张全盘西化论,幼稚啊。我去过李敖的家,有一点交情。他哗众取宠,文笔非常好,但是讲这种话没有料啊。他现在不敢讲,为什么不敢讲了?中国要崛起了嘛。全盘西化论,开玩笑啊。那不就是亨廷顿讲的帝国主义啊?亚洲落后国家,全部都要学美国的市场经济、两党制,什么都要学,那还得了啊。这是亨廷顿讲的,你看,他很谦虚啊。他又讲了一句,更谦虚。他说,保护西方文明,不是因为西方文明的价值有普遍性,而是它有特殊性。了不起吧?他没有说他西方文明的价值有普遍性。也就是说,我们保护西双版纳的文明价值,不是因为西双版纳的文明价值有普遍性,而是它有独特性。


人家啊,做学问还是有反省,还是有他谦虚的一面。做学问的人,不管他怎么样,哈佛大学,不管学术怎么样,至少懂得学术的规范,很严肃,不能随便卖狗皮膏药。这样写写文章,全盘西化论,这样吹牛是不行的,你这样没办法在哈佛大学立足的。所以保护西方文明不是因为西方文明的价值有普遍性,而是它有特殊性。所以我们自己要反省了,你跟西方人学东西,老是追着他尾巴走干什么。但是亨廷顿没有跟我们南老师学啊,他讲那个普遍性,是指外在文化现象的普遍性,当然市场经济、政党、政治等,那个都是外在的东西嘛。


君子有三畏


真正有一个普遍性的,就是我们人的内心,对不对?我们这个仁心、爱心、佛心,刚刚讲的这个佛心,这个是不分种族,不分黑人白人黄种人,这个才是真的有普遍性。所以孔子了不起的地方在哪里呢?当时古代夏朝商朝,只有国君皇帝才有资格祭天,老百姓不可以祭天的。但是孔子了不起,他是第一个在天人之际,从他开始打破了这个传统观点。原来只有国君才可以有资格祭天,从孔子开始,祭天可以有个人来祭天,不一定专属国君。


所以,《论语》讲:“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 畏天命,这个宇宙的大生命,我们还有很多都不知道啊,你科学好意思说你追求了什么真理呢?科学的理论之所以成为科学理论,要有可错性,随时要接受推翻、改正错误的,所以科学的方法就是批判的方法,批判错误,接近真理,使它更接近真理。不是吗?我们现在科学理论日新月异,一直在修正过去的错误,使我们更接近真理。所以牛顿,后人可以说他发现了宇宙的真理,这么样的大话可以这样讲下去吗?爱因斯坦讲了,宇宙除了物理的世界有规律可循,还有许许多多我们不知道的啊。


所以要抱着一颗虔诚的心、敬畏的心,面对这个宇宙的世界。在我们地球上,人类的经验现象之外,还有一个超越的世界,除了物理的有规则的世界之外,还有很多神秘的、我们不知道的超越的世界。这个叫作虔诚的宗教人。南老师是很务实的人,他不是一个教条主义者,你看他都不讲宗教。但是,虔诚的宗教精神是每一个人都要的。从台湾早期20世纪60年代民间的歌曲就知道社会的演变。台湾早期唱的歌都是很悲伤的哭调,很可怜的,那是历史形成的,没办法。日本统治了五十年,然后再来国民党的统治。我就事实讲,我不是批判国民党啊,不要误会。蒋经国去世以后,台湾经济有段时期很好。有钱哪,文化的底蕴不够,不懂得富而好礼,结果有了钱翘尾巴,得意呀,有所谓的“四小龙”之说。最近台湾的管中闵说四小龙已经过去了,今后不要讲啦。新加坡的GDP,人均GDP,是台湾的两倍了;韩国,参加G20世界经济会议,根本不把台湾放在眼里;香港啊,挂在巨龙的背上,飞起来根本看不到台湾。可是那个时候,台湾是四小龙之一,很得意啊,外汇存底世界第二,老实讲也不容易。所以那个时候,台湾流行歌曲有一首叫《做“总统”大家都有机会》,还有一首叫《向前行》,什么都不怕。我在台湾演讲就说:“什么都不怕是小人也!”孔子不是讲“畏天命”,还有三畏啊,什么叫君子?君子有三畏。你面对这个神秘、很多都搞不清楚的宇宙,你不怀着虔敬的心,你还什么都不怕?你想做流氓啊?第一个畏天命,这个就是宗教的精神。我们不是讲教条主义,不是搞宗教,南老师不搞宗教,但是这种虔敬的宗教精神是人人都需要的。这就是畏天命、畏大人。你什么都不怕,有学问的人你也不尊敬一下,这个都是问题,这个不太好。我们讲尊敬有德有学问的人,不是说官大了摆架子。


外重者内拙


南老师生前要我看《庄子》,要看百千万遍。我没有看百千万遍,我看了两遍,也是受用无穷。后来看了曾国藩,他也一再地告诫他的弟子,《庄子》要看十几遍,跟南老师的意思差不多。我再看的时候才懂,原来南老师在香港的时候,讲话有很多苦心。他举庄子的话说:“帝王之功,圣人之余事也。”南老师讲的话,我知道都有深意,这个话等于骂人哦,但是他骂得很温和啊,对不对?像孔子一样,孔子骂学生骂得很温和啊。孔子讲:“三年学,不至于谷,不易得也。”《论语》里讲,跟我做学问做了三年,不至于谷啊。稻谷的“谷”,引申为吃饭的东西,就是名利啊。你们来跟我做学问,都是为名为利来学的,不是真正的求学,所以跟我做了学问三年,不至于为名为利的,这样的学生不容易看得到啊!这不是在骂学生吗?圣人讲话很温和,学生有时候被骂都不知道,那是可悲啊。


所以南老师就讲《庄子》“外重者内拙”,说的是一个人很重视外表。漂亮的小姐出个门,化妆化两个钟头再出去,你太重视外表了吧。你到了外地,一切要随地主之谊,还摆着你的威风,干什么?这个就是“外重者内拙”,重视外表的人的内心是很自卑的,没有信心。我在台湾碰到某某名人,他一天到晚跟我说,我最近也常看书,看什么什么书。我心里想,偶尔讲一两遍,或者有什么新书看也可以。可是他老讲这个,很自卑啊。你看书看什么老跟我讲干什么?我们教书的人,读书本来就是我的本分,那我要不要跟人家讲我一天到晚看书啊?都是假的。


所以这个时代,有很多假人。现在正在坐牢的陈水扁,常常喜欢说“拢是假的”(闽南语),没有几个真人。你不要以为人家不知道,你假人,我真人,我当然就知道你是怎么回事,所以“外重者内拙”。我在香港体会到南老师的苦心,他经常讲,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帝王之功,圣人之余事也”。听到这句话,我悚然一惊啊。当时《庄子》我还没有看完,回去赶快查,当时是20世纪90年代初期。“帝王之功”,这个功业啊,最高的权力,人人都喜欢。对于修道的、有道的圣人来讲,是多余的事情。修道忙都忙不完了,你还一天到晚追求权力?当然我不是说权力不可以追求,而是说要淡泊权力的人才能够真正有效地运用权力。如果心心念念要追求权力,到时候位置给你拿到了,你就不会尊重道德、宗教、文化、艺术,是不是?


所以,我们讲为什么孔子的思想是当代西方文明向上提升的发展方向。西方的文明,讲来讲去,一开始天人对立,只想到保护自己。我的权利受损,法律要保护。你这样讲,也不是说不对,但是处处都是以自我为中心。你侵犯我的权利,我用法律来对付你,这样子走到极端,就会发生严重的问题。我举个台湾的例子。有一个小学四年级的学生,他爸爸叫他少看电视多用功,这个小学四年级的儿子是真宝贝啊,跟他爸爸吵起来了。两个人吵到派出所去协调,派出所协调了三个小时。警察就问这个小朋友:“你要听你爸爸的话,少看一点电视。”小朋友说:“政府又没有规定我们不能看电视,看电视是我的权利。”“利害”那个“利”,不是“力量”那个“力”。权力英文是power,权利(right)是法律上保障你的人格权。你的人格权受到侵害,你可以依据法律来保护你自己,这是西方文化的发展,走向这个方向。


你看我们小学四年级的小朋友,他就懂得怎么样保护他的权利。他说,政府并没有限制我们看电视,这是我的权利。哦哟,这个小鬼也知道这个。更糟糕的是,两年前台湾大学毕业典礼是九点钟举行,有几个大学毕业生,不晓得是睡觉晚了还是怎么样,结果迟到了,九点多才到。典礼会场门就关起来了,也不过是暂时关一下。那几个学生在外面就大吼大叫:“这个毕业典礼是我们的权利,你怎么把门关起来,不让我们进去?”这学生只想到自己,没有想到别人。为什么说没有想到别人?一个庄严的毕业典礼,两三分钟几个人进来,三五分钟又来几个人,你说这个典礼有没有庄严哪?当然要暂时关闭一下嘛。你这个学生只想到你自己。“毕业典礼是我们的权利,为什么要关门?”这样就跟人家吵架,完全没有考虑对方,只考虑到自己。这就是台湾今天吵吵闹闹的真正的文化思想的根源。


当然,过去很多大陆人欣赏台湾的文化根底,是不错,也有不错的地方,但是不要看到表面,不要看到宣传的地方。什么台湾最美的景观是人,但是台湾最丑陋的景观也是人啊。你们到台湾去看电视就晓得啦。这个名嘴是最丑陋的。三年前,台湾的《联合报》有一个职业声望调查,那个名嘴排名第几,你们知道吗?第十九名。第二十名是谁?妓女,应召女郎。最近《纽约时报》讲,台湾的媒体舆论乱七八糟,乱讲话。这名嘴啊,没有文化,胡说八道。这个我就不再讲了,再讲下去,等下有人误会我,说我来这里卖台啊。我只是说有这个现象,提醒大家注意,这个就是文化没有根底。所以台湾1987年戒严令解除以后,言论自由了,这个他律、外在的压力没有了。他律解除了,这个内律也没有了,内律就是自己对自己的行为后果负责。修养不行就放言高论。


我今天这样讲放言高论,不是我批评,前几天台湾报纸登了。《纽约时报》大牌的记者讲,台湾言论糟糕了,煽情,看着没有什么内容,看不到精彩的文章。这个就是文化不行哪。像孔子的思想里面,重视我们内在的修为,不是说只有他律,还要重视内在的纪律。他律不在的时候,我们自己要面对自己的良心。所以孔子的思想讲究慎独,当你独处的时候,自己面对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你不要乱来,这是修养的问题。这个了不起。你看美国现在,只要不违反法律,狗屁的事乱搞你管不着,这样不好啊。


所以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连亨廷顿都谦虚了,他说:“西方的文明价值没有普遍性,只有独特性,保护西方文明的价值是因为它有独特性,不是因为普遍性。”他们慢慢地体会到东方的思想,尤其中国文化的可贵之处。这些可贵的地方,年轻人看到了吗?20世纪80年代的年轻人满脑子只想到美国去,这个不行的。所以最近习近平很多做法,我很欣赏,比方说,大学考试,即所谓的“高考”,英文的比重下降。这个是对的。他没有排斥英文,试想一个人从幼稚园开始一天到晚叽叽呱呱地学英文,这个也不像话。你学英文可以,比重下降,要全面地恢复国学。我觉得就是要让中国的民族主义站起来,以后还要中国的文化主义。现在我们有这个信心了,中国人可以做到科技进步,登陆月球、航空母舰、导弹,你西方人会的我中国人都会。下一波,中国文化精彩的东西出来,你西方人要好好学。


最近台湾有一本新书,讲什么正念减压的书,很厚,说三十年来救了多少人,经典著作。我看了两章,我笑笑,这个都是抄中国人的东西,你看南老师的书更精彩嘛。当然,西方人的东西也有他的长处,他一步一步,逻辑很严谨,跟你讲得很清楚。中国人有时智慧太高,“平常心就是道”, 这一句话,搞了半天,这里面好多没有讲清楚,还要慢慢地体会,是不是?“平常心就是道”,你当个高级官员又怎么样?你平常心对待就好了嘛,你不要要求这个、要求人家这样子对你,他自己就没有做到。所以中国人往往几句话,点一下,最后慢慢体会,中国人精彩的东西多了,像南老师那里,你跟他学你都学不完哪,三教九流的什么都有。学功夫啊,像南老师在台湾的时候,我记得信义路九楼,还有官员都来跟南老师学太极拳、打坐,很多哎。你没有两把刷子,那些官员跟你学?哪有二十八颗星等人来跟你学这个?他自己都是头,还跟南老师学?是不是?当然,你要是蒋经国,你心里做何感想?将来这些二十八颗星的将军,是听我蒋某人还是听南怀瑾的啊?所以南老师1985年非走不可,就是这个原因。


中国文化精神的优越性


刚刚周瑞金先生提到彼得•圣吉的《第五项修炼》,1992年当时这本书一出来,我在政大教书当作教本。彼得•圣吉这本书,说实在的是不错,但是当你再看看中国的书,就只好笑笑。为什么?他说系统思考很好。物理学认为物理现象有一个“自我动”,有一个“生态动”。自我动,比方说我刚刚讲的台大的学生只想到自己,毕业典礼是我们的日子,你怎么不让我进去?这是自我动,但是你没有生态动。生态动就是超越自我中心,从大环境,整体来看。你不要自我中心,你要站在整体的环境中。今天是神圣的典礼,我这样子进进出出,打扰人家,我要替对方想,这就是生态动,整体来动。两个要达到均衡,阴阳平衡,这样就好了。这不是中国儒家思想吗?道家也是这样,佛家也是这样,怎么只想到自己,讲权利,讲了半天只有自我中心?彼得•圣吉讲系统思考,也是这个道理。


我们儒家没有吗?《大学》里讲:“所恶于左,毋以交于右。”你讨厌左边的人怎么对你,你不要拿来对付右边的。“所恶于右,毋以交于左。”“所恶于前,毋以先后。”一排队的时候,你讨厌前面的人不守秩序,你不要拿这个方式对付后面的人,对不对?我有一年从南昌坐飞机直飞台北,大家都在排队,大陆的同胞有五六个。人家告诉你,你们还是排队吧。你猜他们怎么讲?他们说:“哎,我们也不会挤在你们前面,你看,那个没有秩序,他们都不排队。”人家不排队,你就不排队啊?太不负责了吧?所以我们也只好笑笑,碰到这个没办法。所恶于后,毋以从前。” 你讨厌以后来接你的位置的人对你不好,你就不要对卸任的人不礼貌。你是前任的科长,你移交的时候,你档案要交接清楚,交给后面的人好办事。所恶于上,毋以使下;所恶于下,毋以事上。”上面的人怎么对你,你不要拿来对付下面的人。下面的人,你也不要随便拿来对付长官。前后左右都要考虑到,这叫作契矩之道,又叫作六合之道。南老师《大学微言》里面讲得很清楚。请问这个不是系统思考,是什么?这个就是系统思考。《第五项修炼》的作者很了不起,他还举了一个例子,也让我长见识。他说煮蛙的故事。这个青蛙,你把它丢到热水里面,它马上跳出来,本能的反应,动物性的本能。如果你把青蛙放到温水里面,底下温水加温,温度逐渐地升高,青蛙就会死掉。


其实《易经》早就讲清楚了。台湾有一个名人,我就不好意思讲他的名字了。20世纪90年代,有一次,台湾国民党选举失败,县市长选举失败,那个时候正好煮蛙的故事在台湾流行起来。他当国民党的秘书长,就说,我们国民党要向青蛙学习,就讲了彼得•圣吉。我说幼稚啊,你还当国民党的秘书长?书都没有念通,你就乱讲话。为什么呢?是青蛙要向人类学习,学不来嘛。我说,你不信,我把你的手放在热水里面,青蛙会跳出来,你的手会不会跳出来?你也会啊,这是动物性的本能,有什么好学习的。青蛙会,你也会啊。但是,如果把小孩子放在温水里面,水加温,这个人会怎么想?温度差不多了,小朋友一看不行,他就会赶快跑掉,因为人才有忧患意识嘛。危机还没有来,我事先就想到要预作防范,这就是忧患意识。青蛙是没有忧患意识的,因为它不会思考,所以它最后被煮死了。所以,彼得•圣吉讲的系统思考,你看看儒家的书就有,道家佛家也有。这个忧患意识,《易经》里面也有讲到,“作易者其有忧患乎”,随处都有。你说我们的文化是不是比他高明?他看到我们的古书,他当然只有赞叹。你念懂了,只有赞叹。


亨廷顿觉悟了,慢慢也看出中国文化有它高明的地方,那你就不要那么狂妄啦,不要说你西方文明有普遍性,都要亚洲人现代化,什么都要学你美国的,没这回事。他们以前多狂妄啊,殖民统治亚洲的时候,他认为你们亚洲人落后啊,我们来帮你殖民统治,这是白种人的负担。你看这多狂妄的事。现在我们要有志气,中国的民族主义站起来了,中国的文化主义也要站起来,要两条腿站起来,我们可以引导这个世界文明的发展。


我们现在经济力量慢慢起来了,将来就是文化要起来。过去穷,现在突然间暴发户,难免稍微要得意一阵子,世界奢侈品,中国人消费量最大。大陆游客到台湾消费,买一大堆,太阳饼啊、凤梨酥啊,买好几箱运回去。现在难免有点狂热,出出气,过去穷,穷得太厉害,但是不能老停留在这个地步,不能这样,要有文化,要懂得责任。儒家的思想也讲责任,你看我们讲“为人君”,做国君的要怎么样?“止于仁”,就是你要有责任,要发挥你的仁性。“为人臣止于敬”,要尽忠职守。“为人子止于孝;为人父止于慈。”“与国人交”,跟同胞们交往,“止于信”。刚刚周瑞金先生讲,他们温州人做生意,再怎么灵巧,还是很有信用,这个就不错。这个“温州模式”要好好发扬,“止于信”。


超越实用主义


现在的市场经济是一个新局面,市场经济范围要扩大,也要讲究信用。美国有一个世界级的金融专家叫索罗斯,他就讲,市场经济渗透到不该渗透的领域,渗透到家庭,渗透到学校。为什么呢?就是太强调市场经济的交换价值。学生跟老师也没有什么尊师重道的心理,这个论文是你指导的,他过年过节给你送个茶叶,老师长老师短,论文一通过,不见了。他这个是交换,在这个交换价值之上,没有一个尊师重道的价值理性。价值理性就是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为人君止于仁;为人臣止于敬;为人父止于慈;为人子止于孝;与国人交止于信。”这是你该学的价值理性,永远都应该这么做,不是说交换一下就好了。从社会学上讲,父子之间,肤浅的层面也有交换的意义。比方说,我现在对儿女们教得好、尽责任,也是换取将来儿女对我们的孝顺,这个也是市场经济的观念。


但是,你要认识到,这个不只是交换,不是短期交换,还有长期的价值理性。你该这么做,永远这么做,这交换价值上面还有一个东西的。所以从市场经济再度讲,你的价格比较便宜,我跟你买了,交换一下,我们尽了公民的责任义务以及礼貌之外,其他也就不一定要认识。但是,你还是要做人,要坚持那个价值理性啊。做生意你要讲点礼貌啊,不要那么现实。上个月我到江西景德镇,是北京的全国台联安排的。后来我跟他们讲,景德镇的服务人员啊,不敢领教,进门就问:“要什么?”我说我东西还没有看好,你就问我要什么,太没礼貌了。


我跟她们讲,你们两位小姐可不可以先学一学台湾?我不是说台湾了不起,台湾人很会做生意,“欢迎光临”这四个字你不会先讲啊?你怎么进来就问“要什么”?这就是文化,价值理性。她们的生意还做得不够,生意做得好,自然会欢迎光临。尽管她们的东西是假的,你管它真的还是假的,至少你听起来舒服一点。当然,文明的进程除了见客人要“欢迎光临”以外,以后慢慢还要货真价实,还要守信用,这要慢慢提高才可以。


所以同理可见,文明慢慢从实用的价值向上提升。像过去我们中国百年来的国难,要逃命,命都没有了,这叫逃难,当然难免要着重一些实用价值。但是,你看孔子儒家,要超越实用,不能那么短期地只讲实用,对不对?孔子讲:“三年学,不至于谷,不易得也。”你们学习就好好学习,不要太现实,只是为了名利来学习。“吾不试,故艺。”“试”就是考试的“试”,我做任何事情没有带着企图心,我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所以才会达到艺术的境界。我读书就是读书,不是说明天考试我才读书,没有一个企图心。我读书不为了考试分数,不为了名不为了利,我读书就该读书。这个道理通了就通了。再看打坐,打坐不是为了身体健康,你有实用的目的就不对了,你就做不好。你打坐就好好坐,自然就会身体健康,应该是这样,对不对?


所以,艺术的境界就是无所为而为,实用的境界就是有所为而为。打坐,你就打坐,不要为了身体健康。读书,你就好好读书,你读书好,你才有成就。人家认同你的学术成就,才给你诺贝尔奖,而不是说,你为了诺贝尔奖才好好做实验,不是这样,脑筋要转过来。我们要超越实用主义,很多的观念要转一转。比方说有人跟我讲,1956年大陆实施简体字,当时那么多农民不识字,你当然要简化嘛。是,没有错,但是一时就好了,文明要向上提升。


为什么小学生不向大学生学习,而是大学生要向小学生学习呢?脑筋转一下就好了嘛。为什么老实用啊?你感冒了,医生给你开一个药,你吃吃看,你如果吃得好,这个是外部检验。但是真理的检验有两个,一个是外部检验,还有一个是内部检验。谁是内部检验?就是医生。医生是专家,他不要吃,他只是告诉你这个药是什么成分,你吃了保证好,这是专家讲的话,是内部检验。哪有说只有外部检验的?这个道理很简单。大陆不是没有人哦,大陆有学问的高手很多,但是声音没有出来。现在我们的中国是怎么样呢?过去讲实用,时代很苦,现在慢慢好起来啦,大家要开始提高我们的文化,我们的专业水准、专业的规范都要提升起来,所以要恢复儒释道的思想。


我们儒释道的思想起来,保证可以超越西方文明,而且西方文明应该向我们学习,我们可以当世界人类文化的领头羊。所以南老师高瞻远瞩啊,原来金温铁路是修一条路,能走的路。他最大的宏愿是修一条整个民族都能走得通的路,乃至于世界人类都走得通的路,这就是恢复中国传统文化,这就是习近平当前要强调全面恢复国学的道理。谢谢各位。


2014年3月2日讲于上海恒南书院


吴琼恩:美国奥斯汀德州大学哲学博士,曾任台湾政治大学公共行政系所主任、华夏行政学会理事长、华夏青年交流协会理事长、《海峡评论》杂志社社长。现任中国政法大学特聘教授,北京大学、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云南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国家行政学院等十二所大学客座教授。他专长于中国管理哲学、两岸关系研究、组织理论与管理等领域,对两岸问题和天下时局有着深刻的见解。

【责任编辑:流水】

标签:复兴 中华文化 人类 未来之路 南怀瑾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